古樹不能遷  

來論 卓家村十棵古樹事件簿

文:阿綠

時間:2022年03月13日 13:13

而菜園旁的十棵古樹,正標誌着昔日村民生活:汗滴禾下土,累了在樹下納涼,村民一起閒來聊天,在來往市場的路上有大樹遮蔭……這些可能性,或是古樹的故事,也是澳門故事的一部分。

對,我在說氹仔那十棵古樹,工務局想為開路而移走的「十兄弟」。

那是十棵心葉榕,即假菩提樹。位於菜園路附近,距離氹仔昔日古村——卓家村的所在地不遠。據市政署早年出版的口述歷史所述,卓家村昔日有不少村民務農。卓家村附近有菜園路,兩者關係非常明顯。而菜園旁的十棵古樹,正標誌着昔日村民生活:汗滴禾下土,累了在樹下納涼,村民一起閒來聊天,在來往市場的路上有大樹遮蔭……這些可能性,或是古樹的故事,也是澳門故事的一部分。

訂閱每月紙本

而且,根據政府出版的古樹專書《樹載濠情》,心葉榕產於雲南西部,在印度、緬甸、越南、馬來西亞、印尼(就是「海上絲綢之路」嘛…)也有分佈。而在澳門,心葉榕是古樹數量最大、舊城區行道樹最常見的樹種,這卻在華南地區(包括香港乃至廣東省其他城市),甚而是國內其他地方都並不多見。據書中所指,估計是澳門首先從東南亞一帶引入此樹種,見證了澳門在中西文化交流中所起的橋樑作用。

市區中短短一段路即有十棵,可謂非常難得,是澳門值得驕傲的事。

至於可否遷移古樹,必須指出的是,今次是十.棵.樹,而且是十.棵.古.樹。當中的問題就在於,「盤根錯節」不只是一句成語,更是一種自然現象。雖然平常肉眼看不見,但樹根在地下會互相交織連結(所以樹癌「褐根病」可以透過病根與健康樹根的接觸傳染)。試想想,十棵大樹,一起過了一百多年,比你和我更老,他們的根現在在地下會長成甚麼樣子?!

「十兄弟」早已連成一體,要怎樣遷?怎樣搬?在沒有向公眾證明其他方案不可行的情況下,即說「本澳對於遷移古樹的角度上是有一定技術」,意圖要受《文遺法》保護的足足十棵古樹讓路,是絕對不能讓人信服的。

猶記得國內媒體曾報道,廣州市政府之前因砍伐大量老榕樹,引發中央高層關注,導致廣州市委書記張碩輔與市長溫國輝同日免職。據報道指,「廣州市大規模遷移砍伐城市樹木事件問責調查組」認定事件「破壞了城市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風貌」,錯誤嚴重,對十名領導幹部嚴肅問責。雖說別人是三千株,澳門今次面臨威脅的才十棵,但其性質「破壞了城市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文化風貌」也不能說不相似。

且法律是必須尊重的。澳門《文遺法》就提到澳門特別行政區的義務,是「藉保護文化遺產,確保澳門的文化遺產得以發揚光大和世代傳承」。

那是守望本地居民的百年樹魂。古樹見證着澳門過去的足跡,樹木的茂盛象徵着一地的繁榮。「人挪活,樹挪死」。人跟樹不同,人不故步自封,挪動一下思維,就會有更多的出路與生機。來,大家一起給古樹們一條生路吧!

(來論照登 文章僅代表來稿人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