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街,何時可否極泰來?

105 高官與地產黨 論盡紙本

文:論盡者言

時間:2022年02月16日 11:11

在迎接新一年蒞臨,網上傳遞一句祈禱之意的句子:感恩——二〇二一年,您好——二〇二二年!

說到二〇二一年,全世界的日子都過得殊為不容易,而澳門街更是艱困的一年,當中正是處於內外交困的大時勢:國際政治風雲翻騰及國內經濟等問題困結,而世紀大疫情更是沒完沒了。澳門街經濟命脈的博彩業備受打擊,社會氛圍與民生也受到一定程度影響——尚幸,過往多年博彩稅收而積累的豐厚財富,讓政府在財赤的情況下仍然可以負擔龐大的財政支出,低收入士亦可得經濟支援,有需要人士亦得到相應服務。是以,二〇二一年雖是艱困一年,但感恩,我們大家仍可安然渡過了。

訂閱每月紙本

在二〇二二年,澳門街可有憧憬嗎?人們期望,在新一年之後可以否極泰來。然則,政治現實上,澳門街原有的細小「窗口」角色似已愈來愈收窄。澳門未來前景怎樣,主導權在北京,澳門人亦只可被動地配合/緊跟。但無論怎樣,新年之際,仍然祈求,澳門街逆境中奮力求存,亦如過去老人家所說的「澳門街係蓮花寶地」、「經過運滯之後就可以否極泰來!」但願吧!

高樓與舊樓同時出現。

由賭廳風暴到向地產黨 「開炮」的新時期

去年,「洗米華事件」霎時間海內外震動,這場貴賓廳風暴曾一度令澳門博彩業蒙上厚厚陰影,前景不明朗。然後,貴賓廳風暴尚未平緩,旋即地產黨被炮轟,且炮火持續到新一年——工務局兩個前局長被廉署刑事調查,當中,在去年底前局長李燦烽與姓蕭和姓關的兩個本澳知名地產商被指派涉嫌賄賂洗錢而被羈押(路環監獄),而其餘五名涉案人士(多個地產商)分別被採取定期報到、禁止離境及接觸等強制措施。在進入新一年之際,另一個前局長賈利安也被廉署指涉嫌受賄及清洗黑錢,當中涉嫌收受巨額款項及不動產等利益,任職期間涉嫌濫用職權,在審批涉案商人之建築項目申請時作出不法行為,案件亦移送檢察院審理。不過,賈並不在澳門,據傳本身土生人士的他早已在葡萄牙生活。

博彩業是澳門經濟命脈,而房地產業則次於博彩業的較重要產業。這兩個產業表面上受到一定程度的衝擊,不過,從一個宏觀層面看,貴賓廳風暴與地產黨被開炮,可謂撼動了澳門街,或可震醒澳門人深刻省思之前十多年來的「暴發富」,澳門人同時失去了許多珍貴的東西,包括價值觀漸漸被扭曲,文化遺產一再遭到破壞⋯⋯。

或我們更應深思:「脫繮野馬」、缺乏規範的賭業,當中可有存在不義?賭場錢財滾滾,洗黑錢也罷,但更多是內地一般民眾的「輸血」(老一輩的傳統觀念視為「陰騭(陰質)錢」),不少家庭亦因此破碎。

至於長期存在的土地弊端,由特區政府負責管理的國有資源土地,過往則「官商勾結」下任由既得利益集團掠奪成黃金——由運輸工務司前司長歐文龍到工務局兩個前局長的案件,反映出澳門地產黨積弊已深——亦正是所謂的深層次矛盾。可是,要指出的是,土地資源是至為重要的資產——這是列在澳門《基本法》的「總則」裡,當中第七條明文規定:「澳門特別行政區境內的土地和自然資源,除在澳門特別行政區成立前已依法確認的私有土地外,屬於國家所有,由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負責管理、使用、開發、出租或批給個人、法人使用或開發,其收入全部歸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支配。」

最後,不必諱言,由賭廳風暴到向地產黨「開炮」,這場觸動澳門深層利益的「戰役」,人們不難聯想/解讀到,這或是來自北京的「旨意」,亦要促使澳門進入另一個「新時期」?然,還是這句,無論怎樣,但願澳門街安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