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os Fest!》延續共融 擴闊審美光譜

105 高官與地產黨 2022-01-14 藝穗開鑼 「破隔」連結 藝文爛鬼樓 論盡紙本

文:藝文採訪組

時間:2022年01月15日 21:21

莫倩婷表示,受資源和疫情所限,今年的作品都是本地創作,希望疫情後能做得更多,規模未必很大,但可能有引進的作品 「觀眾可以不是每次都只看這班演員。他們是受訓了一段時間,但也需要更多時間去消化、創作。可能在內地或台灣的共融藝術作品能來的話,或在演出中可做多些交流的話,又會有得着一些。」(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石頭公社的《Todos Fest!》是第二年於藝穗節「穗內有萃」中舉行。今年將延續去年的方向,期望身心障礙者與長者能藉藝術表達自己,同時讓公眾能看見創造能力。策展人莫倩婷表示,希望能藉此加強社會與他們之間的接觸和溝通。綜觀過去的「穗內有萃」,對同一策劃的支持一般只有一至兩年。對於未來會否繼續舉辦,她表示方向上是會繼續,即使不是藝穗節的資源。「明年再看怎樣找到另一些資源,令這事不會只得兩年就斷了。」

共融漣漪不斷擴散 

訂閱每月紙本

《Todos Fest!》的主軸是把藝術帶入長者及身心障礙人士的生活中。今年這「節中節」的組成就包括作品《未境作業.挫敗之欲》、《舞動紋理》、《身體演異》,以及「共融藝術點策劃」放映及分享會、老友肢體學堂、共生舞工作坊等。結構與去年大致相似,但範圍又再踏出一步。除《未境作業.挫敗之欲》將透過專場集中向中學生推廣外,今年崗頂明愛老人中心也加入成為合作伙伴。另外,在首場的「共融藝術點策劃」放映後設分享會,邀來亞洲地區共融藝術節慶策劃人分享經驗,當中就包括內地首個以包容性藝術為發展方向的非營利性藝術節「北京星空藝術節」,以及來自香港、新加坡及台灣的策劃人。

《未境作業·挫敗之慾》(相片來源:Todos Fest! Facebook專頁)

今年的策劃可說是去年的延續。莫倩婷分享,去年演出後,明愛接觸他們,希望他們也將這種藝術的表達形式帶給他們中心的長者,因此今年他們將與下環老人中心合作創作《舞動紋理》,讓長者以舞蹈方式展現其創作能力。而在去年藝術節踏上舞台的《未境作業.挫敗之欲》之前曾獲文化局安排學生專場,當時演出後學生們踴躍發問,令她有感學生會對這班演員感興趣,因此希望藉此重演,與學生多進行推廣交流。另外,今次的工作坊也有共生舞體驗。「只看身心障礙人士演出與跟他們接觸,心態可能會不一樣。溝通真的是一個相處的溝通,而不是單純握握手,希望這樣的工作坊可以製造這樣的平台。」

望尋資源延續火花

網絡廣告套餐特惠中

莫倩婷表示,去年藝術節後其實沒想過要重演《未境作業.挫敗之欲》,但他們與演員有一直保持見面,「你大約想像是像業餘劇團的團訓。」而每次團訓中,他們也會跟之前曾合作的瑞士的霍拉舞蹈團(Theatre HORA)保持聯繫,「撥一小時有網上gathering,當然會設計少少練習。」(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而今年,團隊也繼續花了不少精力推廣,例如在巴士上播放影片介紹。莫倩婷坦言,明年《Todos Fest!》能再在藝穗這平台亮相的機會不大,而創作新作品需時,今年藝術節未必再演《未境作業.挫敗之欲》,因此希望在今年還有官方資源的情況下盡量多做,尤其在宣傳和推廣上。但這不代表他們之後的工作會暫停。相反,他們希望《Todos Fest!》的策劃可以延續。「我不敢說它是否一直keep住都會有的東西,但我希望最低限度不是一兩年的事情。這藝術節我們希望可以長久下去。而就算它不是一個長存的節,它作為一個被看見的平台,我想它需要多儲點時間去令有更多的人看見,它才能做到我們希望在社會上達到一個效果——有一個力量,可能做到某些想法或觀念上的改變。所以方向上都是會繼續做的,那怕不是在Fringe當中。」

培養策展需更多同行

莫倩婷表示,「穗內有萃」作為官方平台,姑勿論願景為何,為坊間藝團或獨立藝術者都是一件好事,她也慶幸有這平台令她可以嘗試透過《Todos Fest!》,令不同的身影能被看見。但目前「穗內有萃」的方針是只會支持同一個策劃一至兩年,之後藝團就要靠自己去延續。在她看來,方針的處理可以更彈性,而當中的願景與執行之間的連結能更緊密。例如現時計劃的目的是希望培養策展人,但當中的跟進並不多。「澳門沒甚麼策展人有策展經驗,藝團都是以製作為主,很少會有策劃節慶的經驗。Fringe評審過程會有些意見給你,會有一兩個工作坊告訴你甚麼叫節慶策劃,但沒有跟進,講完就沒有了。」

策展人莫倩婷

「我想,如果方針是想培養策劃人,評審會否多少少跟進過程?因為(我們)真的不懂。評審講到很厲害:要有節慶色彩、要多點推廣,但你的資源就只有這麼多。不是資源少就做得少,但它也是一個侷限,彷彿當他講時完全沒理實際需要,會就最理想的狀況給你意見,但過程你會遇到很多事。」

她表示,一般跟進過程的已是文化局的職員,這基本上已是行政執行。「到最後評審就來看你的演出, that’s it。評審都有講,幾年節慶好像不太懂去策劃。社區計劃都有中期評審,看你中間做得如何,會給你意見。藝術工作者不都是節慶策劃人,大部分藝團的行政也不是。我覺得如它想培養策展人,過程中他可以做同行者——如他負擔得到人手的話。不過評審都是外援吧?」

莫倩婷表示,藝穗是一個好的平台,但據她自己的經驗,「官辦的事就是官辦的事」,會管得較死。「官方有官方的規則,他們有他們的難處。當民辦和官辦合在一起時,彈性就會相對少。他們會相對希望你更早地設定一些東西,因為官方的行政程序會較方便,這又不是一問題,是一現象。」她笑言,變數是他們藝團常有的情況,而官方不是很能承受到變數,雙方需要互相了解、讓步,「就看誰讓步。」

(相片來源:Todos Fest! 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