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工會法》最終連罷工權都沒有的話 吳劍業:咁我寧願係冇好過有

103 蹩腳《工會法》「劇本」? 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21年12月14日 10:10

過去幾年,博彩最前線一直是本地爭取勞工權益的行動中重要一員。同時,該團體亦極力推動《工會法》的立法,以確立其作為工會的法定地位。當政府拋出《工會法》諮詢文本,博彩最前線理事長吳劍業卻擔心以此文本制定的《工會法》對日後工會的行動更「綁手綁腳」,甚至現時的街頭行動是否還能繼續也是未知之數。又指,倘《工會法》最終連罷工權都沒有的話 ,「咁我寧願係冇好過有」。

問及若有了《工會法》會否使過往工人運動盛況重現以及有利本地工會發展,吳劍業只以「不會了,目前整個局勢都不同了」作回應。

訂閱每月紙本

對於當局同時推《工會法》立法、《博彩法》《國安法》修改,吳劍業形容自己「唔係睇得好樂觀,尤其對於工人日後以行動去爭取權益,尤其我哋(團體)好容易俾人針對、好容易俾人打壓」。

路氹一帶有不少興建中的博彩設施,攝於本年十月。

不聽話勞工團體難入閘?
吳劍業:暫時未看到相關條文

文本多番強調「國家安全」以及「愛國愛澳」使人不禁聯想到過去常搞行動爭取工人權益的團體或未必能入閘。對此,吳劍業表示,暫時未見到文本有關條文可阻其團體入閘。「文本有強調(愛國愛澳)宗旨,此是針對與外國NGO有關的團體,再套入去國家安全」,而其團體未涉及外國勢力或者外國的非政府組織(NGO)。至於日後法案會否加「不擁護」《基本法》或「不效忠」特區,即用來DQ(取消資格)直選議員參選人的理由,則只能拭目以待。

網絡廣告套餐特惠中

吳劍業又坦言,以博彩最前線過往的事蹟,對能否入閘亦感「少少擔心」。但其強調,過往該會都是合法地組織或參與爭取職工權益的行動。「若佢(當局)要charge (檢控)呢啲,咁以後都不會再有呢類型行動,雖然佢都想咁,我相信佢未至於做到咁過分」。

《工會法》若最終無罷工權
日後或更綁手綁腳

博彩最前線一直爭取的《工會法》是必須具備集體談判權、罷工權以及對工會成員有保障的,吳劍業表示,若日後的《工會法》連罷工權都沒有的話,「咁我寧願係冇好過有」。

吳劍業指出,自己對該文本有保留,文本完全沒有提及罷工權等。「一開頭,我們以為《工會法》可以讓我們成為合法工會,從法律上去保障工人」。但現時的文本似會對日後行動增設障礙,「目前,我們有時可以搞街頭行動,當然會有風險,尤其是帶頭的工人,冒著失去工作的風險仍可deal一啲嘢。如果立法後,好多嘢係綁手綁腳嘅,都唔知道會否有秋後算帳嘅⋯⋯咁我寧願係冇好過有」。

他亦坦言,澳門這幾年來勞工維權空間收窄了好多,對未來是否能如常組織勞工維權行動感憂慮。在現時的情況下,對勞工團體實際上已經是「綁手綁腳」。「日後《工會法》立法後,究竟可讓我們好規矩咁樣做(維權行動)?或直頭係唔畀我們去做呢?而家真係都未知」。

博彩最前線理事長吳劍業。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參加工會秋後算帳?
吳劍業:文本未見保障細則

對於文本中有關參與工會的工人的保障,吳劍業認為,文本內容過於簡略,亦未看到對工會成員有甚麼保障細則,「工人想知道《工會法》有何條文可以保障到佢自己」;而文本對於工會代表的定義亦不夠具體。

多年參與爭取勞工權益的吳劍業表示,近年無論團體或成員均受壓力。其團體不僅受外部的壓力,其自己本人亦感到來自資方的「少少」壓力。他認為,或因自己為團體代表的身份,故公司會定期與他「傾偈」,又坦言這令自己在公司「有少少嘅壓力」。

文本建議工會申請文件內
須至少由7 名會員簽署
對小團體造障礙

文本中列出有關申請成立工會要求及程序,包括申請文件內須至少由7 名會員簽署。對此,吳劍業認為,這要求對於小規模的團體組織造成阻礙。

他又稱,不少團體其真正參與工作的人數其實不多,有時或團體爭取事項獲認同故能動員許多支持者參與,故文本要求工會需要有非常完善的架構、足夠的會員數目,否則就不能成立,對於獨立、小規模的團體而言無疑是一種阻礙。

他認為,或由於團體過去某些議題上的動員力確讓到資方感到吃驚,故當局亦偏向採取更為審慎的態度。

澳門人好忙 未必想參加工會
有人幫忙爭取係好事

吳劍業認為,現時的工人組織若由社團的模式突然轉變成為工會存在困難,其影響力亦很大機率遭到「削弱」。

他又坦言,大部分澳門人其實不會有興趣參與工人組織的工作,「其實澳門人真係好忙,即係你顧住返工,都未必顧得到你(團體)啲行動,當然有人幫佢爭取係好事,咁我等得閒,然後我幫你去參與下咁樣」。若要組成工會,要湊夠人數「入到閘」非易事。又笑言,其實當局毋需出動「愛國愛澳」作限制。

成立近十年的博彩最前線由一群從事博彩業的前線員工自發組成,自成立以來一直致力於為前線員工爭取應有權益,並以行動向政府表達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