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 暴發十五年:終走向沒落?Curtain Up!藝文爛鬼樓論盡紙本
 浙江省溫州市公安局於11月26日發起追緝涉嫌非法賭博集團首腦周焯華(太陽城集團創辦人兼主席);隨之,27日澳門司警出手拘留周焯華等十一人,被指控涉嫌非法賭博、清洗黑錢、犯罪集團三項罪名;及至29日,澳門檢察院發文指,「考慮該等犯罪對本澳博彩業的合法經營和對本澳金融秩序的穩定產生嚴重影響和衝擊,為防止相關嫌犯逃脫,刑事起訴法庭接納承辦檢察官的建議,對案中周姓等五名嫌犯依法採用羈押強制措施」。事件不但在澳門、香港和內地引起震動,亦引起國際媒體和海外市場的關注。顯然,事態的發展在持續,坊間憂慮的是,「洗米華事件」會否演變成強力衝擊澳門的「博彩業風暴」,繼而更悲觀的,若是,則澳門街經濟民生危矣!

提議思考的角度 不設思考的結論 ——專訪Re Cycle:澳門劇場文件展2021

104 暴發十五年:終走向沒落?Curtain Up!藝文爛鬼樓論盡紙本

文:藝文採訪組

時間:2021年12月7日 0:00

桌子的一邊整齊地放着一份份同樣黑色的文件夾,中間是膠片,另一邊則設了燈箱,參觀者可以把膠片放到燈箱上細閱。「重演」是今次「Re Cycle:澳門劇場文件展2021」的主線。桌上36組文件包羅共157個演出,當中的資料包括演出的場刊、評論、宣傳品、用文件資料重製而成的膠片等等。這些作品最近一次的演出是近10年,而其源頭與當下也相隔10年或以上,而最早的一筆資料,是個距今超過90年的演出。「36個黑色資料夾的封面都一樣黑,但打開來看,隨時是一個作品在澳門的演出史……」主辦方澳門劇場文化學會在一個網上帖文中這樣介紹這次展覽。

「我的注意力會放在文本的時間。」策展人之一莫兆忠說,「在時間軸上,處理它的人怎處理,或如果是劇評,不同人再看這文本時的反應是甚麼?我自己會看這個。沒設定一個很肯定的論述、結論,因為始終這幾年看黃詠思做的策展,她也不想有任何結論。她喜歡把東西收起,放在你面前,讓你自己找來看。」

「因為我自己也不知道有何結論。」另一位策展人兼今次的藝術家黃詠思笑說。

重疊——從前與重演

「Re Cycle:澳門劇場文件展2021」策展人兼藝術家黃詠思

就為何以「重演」為題,據黃詠思的解釋,是從她自身的經驗而言,平常創作都是用舊事物回收、利用、再創造。「點子從不是一下子從天而降,而是不斷收集吸收,擴闊frame of reference才能夠有足夠的資源,然後再篩選甚麼才適合放進作品使用。而我覺得文件展的呈現,其實是可以看到一個創作人創作的過程,或者一個主題、議題如何被發展的過程,大家可以思考為甚麼一個主題昨日這樣呈現,明天又為何變成另一種方式。」

至於到最後為何是「十年」,她笑言是莫兆忠一記「當頭棒喝」下的結果。「重演」二字看來清晰,但在劇場中又彷彿涵蓋廣闊。昨天演過,今日再演,是「重演」嗎?今年在澳門演,明年在珠海演,是「重演」嗎?劇場本身就是一個不斷「重演」的過程,這些「重演」也涉及海量的文件,如何在茫茫大海中不致失焦,兩位策展人設下了兩個「十年」的篩選條件:這十年內曾演出,其源頭與之相距最少十年。而文本可以是原創劇本,或是翻譯劇劇本,或文學文本(例如《羅生門》),又或某個歷史事件(例如暗殺亞馬留)。

「Re Cycle:澳門劇場文件展2021」策展人莫兆忠

「同一個文本不斷、或隔一段時間再做時,會看到人在不同時候對這劇或對某些事物——或不同的人對同一樣事物——的不同態度,詮釋或傳播的方式也不同,我覺得這是我自己整理資料時會有個很深刻的印象。」莫兆忠說,「單是看暗殺亞馬留事件。最初演藝學院做了學校巡迴《像的消失》,從教育學生認識澳門、從澳門某些公共藝術出發——澳門其實有一件消失了的公共藝術,就是一二.三事件的銅像。我自己做《望廈1849》時,怎樣透過這故事去詮釋澳門的身份問題,我們怎去理解『甚麼是歷史』這問題。到後來穆欣欣《鏡海魂》的兩個版本,京劇版和粵劇版在劇本的修改和語言的運用、美學上不同了,出來的效果也很不同,或裡面所側重的點和文本都已很不同。我覺得『重複』本身就是戲劇的特色。而在重複的過程下,呈現了甚麼出來這事,我覺得是最有趣的問題。無論題材或美學上的都一樣,是可以有很多閱讀的空間。」

「我自己覺得(十年)那跨度不單會看到作品的詮釋,還有時代對這作品的影響,再能多看點社會的變遷。」「一些歷史事件的詮釋,例如(作品演出)當時是2008年——2009年是回歸十週年——來做暗殺亞馬留事件,和(作品)後來要在內地巡演講一個有民族意識的亞馬留事件……整個時代的氛圍和你怎樣詮釋這事件就已經很不同,但如沒有了這跨度就會看不到分別。」

民間故事《梁祝》也是曾被多次重演的文本

有些作品的重演則受到澳門劇場發展進入一個甚麼時代的因素而影響其的製作方向,例如《小王子》。「但你也會見到有些作品是以不變應萬變,例如《二月廿九》。」他補充道。

黃詠思的視覺設計也讓參觀者可以交疊時空,進行對比。「亞馬留事件(相關演出)的膠片,有一張(相片)是沒有了那個人像。有一張是場刊上一句話。我覺得那句說話頗有趣,是在強調英雄,我有把它放大放出來。會(把膠片)疊在一起就是想看到兩個時代的劇怎樣呈現,那些側重點都很不一樣。」

想像與詮釋  讓讀者來說

她也特地為今次展覽設計了問卷。問題很簡單,例如是想哪個劇重演,想誰當導演、演員。「因為我覺得『重演』是因為想在這題目雕琢、一直發展下去——一定是對這題目有些想法。」「可以有點天馬行空,或不一定要很認真的事,即不一定看完後分析近年趨勢——不一定要有這種深入的分析。如我自己做觀眾,我也想可以有些好玩的,想些奇怪的事出來。如果之後真的有人聽了重演,我會好有興趣想看。」

莫兆忠也表示,沒有為文件展設下一個特定的論述和結論,但希望有開放性。「所謂沒結論,其實也是在帶出一些思考的方式,再閱讀澳門劇場發展的不同方法。例如之前的文件展是有關九十年代的場刊、取消了的演出,今次就是『重複』——用這角度去看的話,澳門的劇場又可怎樣去觀察呢?甚至我們發覺,單是《二月廿九》這戲也足夠做一個文件展,但當然我們沒有這樣做,但如果有人因此而做了一個關於《二月廿九》的研究,也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為我,這三年做文件展都是同一個想法。」他續道,「一個是歷史觀的問題。歷史不是屬於經歷過這段日子的人,它是屬於後來的人怎詮釋它。所以我自己很希望這些資料可以給未經歷過的人重新詮釋,或詮釋的過程怎樣有一個重新想像澳門劇場的可能性,怎樣帶給他們重新閱讀甚麼為之『澳門劇場』這個角度。透過這些展覽,每次都希望可以做到這樣的效果。怎樣把詮釋的空間再打開些,這為我來說是其中一個可能,其中一個嘗試。」

Re Cycle:澳門劇場文件展2021

展覽日期︰2021.11.9-12.12

時間:每日14:00-19:00 (逢星期一休息)

展覽地點︰澳門劇場圖書室 | 連勝街四十七號二樓(邊度有書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