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引進制度助澳門發展四大新產業? 蘇嘉豪:講到「天花龍鳳」

2021-11-26 求「才」若渴 黃粱一夢?

文:實習記者:立青

時間:2021年11月28日 13:13

隨著《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出台,政府就推出為「深合區」發展而制定的一連串部署。當局本月公佈《人才引進制度》諮詢文本,並針及「深合區」致力發展的「四大新產業」引進「高端」、「優秀」和「高級專業」三類「人才」以助本地經濟多元。對此文本,新澳門學社副理事長兼前直選議員蘇嘉豪認為,當局似有意「前功盡棄」現時旅遊、酒店、會展、文創所形成的發展基礎;反以四大新興產業「從零開始」,並期待進一步經濟多元,他認為這些只是「天花龍鳳」。

位於橫琴的粵澳中醫藥科技產業園

蘇嘉豪又以澳門發展中醫藥十年卻似只「得個桔」為例,形容這可能的「成功」如「遠水難救近火,遠到係我哋呢一代人都睇唔到嘅遠,澳門係無咁多時間去嘥」。

訂閱每月紙本

文本並沒清晰界定制度將為澳門帶甚麼效益

談及諮詢文本內容,蘇嘉豪認為,當局沒有清晰界定該制度將為澳門帶甚麼效益,「我定義唔到究竟佢(制度)有冇效益或俾益,最關鍵係我完全睇唔到將來。(當局)而家講嘅係天花龍鳳嘅嘢。」

他又表示,引進人才發展新產業帶來的所有的「好處」都是建立在「成功」的基礎上。但何謂「成功」?文本並沒有交代。「點樣成功唔知,幾時成功唔知,但係所有好處都係一旦成功之後發生嘅事」。又指,當局常自詡各種政策和措施為「成功」,然而實際上澳門市民都不買帳。

ad

「經濟適度多元」多年成效存疑

藥園近十年發展「心照不宣」

蘇嘉豪首先指出,當局「經濟多元、人才培養」推行多年,但卻遲遲未見到有太大成效,疫情下更是「自揭傷疤」。

新澳門學社副理事長、前直選議員蘇嘉豪於《人才引進制度》公眾專場諮詢會上發言。

他以「粵澳中醫藥園區」為例子,指出近十年主力發展的中醫藥園區,當初宣稱會創造三千就業職位,但至今僅得不足二十名本地員工。他直言:「『經濟多元、人才培養』,呢八個字已經聽咗好多年⋯⋯大家都心照不宣係冇乜太大嘅成效」。

他質疑當局為何「放棄」過往已經投放大量資源和時間發展的非博彩產業,如旅遊、酒店、會展、文創等,卻轉而提出「從零開始」發展四個新產業,「原有基礎係唔可以浪費,因為呢啲係我哋資產嚟嘅,我哋係的確用咗真金白銀、用咗時間去發展」。

他更指,現時人才引進諮詢文本中對於舊產業、本地人才培養隻字不提,而這些都和新產業和人才引進「環環相扣」,又指,當局的政策和措施與過去形成割裂,完全是一個獨立的「新故仔」,「咁我之前嗰十幾年咪嘥咗時間」。

 

引入人才若「貨不對板」,如何退場?

蘇嘉豪:恐請神容易送神難

他又批評,文本中缺乏完善的人才「退場」機制,並反問,若「貨不對板」如何退場?一旦產業發展失敗,或是引進的人才未達帶領本地人才的效用,這些「人才」如何退場?其又擔心,一旦引進的人才不適合,變成「請神容易但送神難⋯⋯最後變了澳門人」

此外,他亦對當局能夠在引進人才的審批時保持「公開、透明」持懷疑態度,對負責審批者的資格成疑,以及夠否在審批時保持公正?如何防止有人借引才之名騙取澳門居民身份?這些問題當局並沒有解釋清楚。

新澳門學社副理事長、前直選議員蘇嘉豪

蘇嘉豪坦言,政府過往在引進外來人才的政策上劣質斑斑,這是引起市民對於今次人才引進計劃有許多質疑和不信任的主要原因。

「深合區」是靈丹妙藥?

現時當局提出要大力發展四大新興產業,並要引進相關行業中的「精英中的精英」,對此,蘇嘉豪直言,自己並不看好。澳門市場太小,很難容納多個產業,「一個咁細嘅市場,點樣能夠容納到咁多嘅產業呢?」,產業沒有發展空間,談何吸引人才。

再者,他認為現時當局提出的四大新興產業在澳門缺乏發展基礎、行業傳統,以及社會共識,而這些難題絕不是僅僅一個「深合區」就能解決的。「究竟呢一啲咁樣嘅產業係唔係真係澳門有條件可以發展到呢?而家感覺上就係,深合區就係佢哋(政府)嘅一個神仙藥、仙丹,總之有啲乜問題就係『深合區』(解決)」。

 

他亦表示,將四大新產業列為發展目標,可能是中央政府的給澳門佈置的任務,而特區政府並沒有辦法控制,「我哋(澳門)只係接咗個任務返嚟,我哋就要埋頭苦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