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26 求「才」若渴 黃粱一夢?
當局早前公佈的《人才引進制度》諮詢文本,社會各界對文本意見不一。有意見認同此時政府諮詢這制度適時,認同政府欲借人才引入帶領澳門發展新產業推動產業多元這一設想。然而,亦有人認為政府只是以此計劃為澳門人畫了一塊大餅,其所言的目標、期望只是遙不可及的夢。求「才」若渴,到頭來或只是「黃粱一夢」?

《人才引進制度》正諮詢 透明度及本地就業保障惹疑慮

2021-11-26 求「才」若渴 黃粱一夢?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21年11月28日 13:13

當局早前公佈《人才引進制度》諮詢文本,公開諮詢期至下(十二)月二十四日結束。對這份幾乎被政府視為推動本地四大新產業的「救命草」,出席諮詢會的發言者似有不少疑慮,其中有關制度透明度及本地就業保障方面最受到關注。

約80多人士出席人才發展委員會早前專公眾而設《人才引進制度》諮詢會。

人才發展委員會一場專為公眾舉辦的諮詢會上,發言者多關注人才引進透明度及審批標準流程及薪酬下限設定。亦有發言者擔心招攬的人才會影響本地人晉升。而在社團和機構諮詢專場,發言人士均表示支持政府設立有關制度,認為有助澳門經濟多元發展,但擔心若審批標準不嚴謹會搶走本地人飯碗,認為引進人才要與本地人才培養機制互相配合,同時要增加審批透明度。亦有意見關注人才與一般外僱的區別,又要求日後澳門引進的人才必須「愛國愛澳」。

制度需具高透明度 招攬的人才不應影響本地人晉升

在公眾專場諮詢會上有與會者表示,本地經濟適度多元需要人才,但人才引進的前提是不能對澳門人就業有「太大影響」,制度須透明度高且真正幫助澳門適度多元;同時,當局亦須設定公開透明的評鑑機制以定期檢討,讓制度適時增加或減少輸入。該與會者亦希望政府思想現時引進人才的時機是否正確,以及關注人才引入對本地青年及社會的影響。

有發言者表示,政府必須堅持原則:培養本地人才為主,引入外地人才為輔。又批評當局現時在處理專業外僱及技術移民問題使公眾不再信用政府人才政策。人才審批流程必須公開、透明,每一階段都應對外公開正在審核的申請名單以及申請人的得分、評分標準等。

亦有與會者擔心招攬的人會取代了澳門人可晉升的位置,認為當局應以培養本地人為目的而引進人才,而招攬的人才不能影響本地人晉升的權益。亦有意見指出,政府要先了解本地人才外流的原因,以及檢視現時挽留措施是否足夠。

與會者於《人才引進制度》公眾專場諮詢會上發言

高級專業人才薪酬須達五萬以上

發言者擔心難達標

當局沒有對「高端人才」及「優秀人才」設有薪酬下限;但對高級專業人才,則要求其必須先獲得本地僱主聘請,而薪酬須達到五萬澳門元以上。此一標準亦引起部分與會者關注。有發言者問及五萬月薪是否為主要門檻,或當局亦會參考其他因素。亦有意見指,每一公司有其薪酬標準,難為個別員工作調整。

現時制度處理技術移民續期申請拖沓

與會者望新制度有改進

有多名與會者指出,現時當局在處理技術移民的續期申請時間長、沒有明確完成流程的時間。若續期被無限拖長會導致其居留許可過期,而其在澳門所有權利或等於被剝奪,望新制度作出改善,增加透明度。

有曾獲二零零八北京奧運團體操全體冠軍的與會者表示,自己從二零一四來澳讀研並於二零一七年開始在澳工作。其後於二零一八申請居澳,但至今還未能得知自己是否

能可永久居澳。又指,自己曾申請香港人才引入相關計劃,當局只是只花了三個月時間通過了她的申請並給予其八年居港權。對於澳門當局審批過程甚感困惑,亦難以建立對澳門的歸屬感。故希望當局能設立公平,公開、科學的評審機制以及嚴謹可行審批標準。

周昶行:推行人才引進制度「唔可以再遲」擬於二零二三年推行。

人才發展委員會秘書長周昶行回應時表示,由於疫情本地博彩業及旅遊業受到衝擊。「旅客及賭客都大減,澳門人承受著產業單一的後果。係唔係最正確的時機(推行人才引進)我覺得唔可以再遲⋯⋯人才計劃有急切性和迫切性」。而該計劃初步預期二零二三年推出。

人才發展委員會秘書長周昶行

他又強調,該計劃不是取代澳門人才,而是通過人才來澳,輔助澳門發展新產業從而留著澳門人才。目前,本地人才「唔夠數」去推動四大新產業。「初心不是取代澳門人,初心為澳門人好,以澳門人利益及感受出發」。

 

周昶行又表示,一旦人才引進制度實施,當局每年至少審批四次並佈四次結果。若申請人的數量很多,會適時增加審批的次數,不會讓申請者無了期地等待。其又承諾在不涉及申資人的個資、當局會盡可能公佈相關資料如名單、數量,計分表等,確守公平、公正及公開,讓公眾也得知當中的評審過程。

 

引進人才必須「愛國愛澳」?

「愛國愛澳」是人才的底線

周昶行回應時表示,「愛國愛澳」是人才的底線,但認為不適宜公開獲批者的個人履歷。政府初步構想「優秀人才」及「高級專業人才」每年限額合共不超過1,000人,周昶行強調若申請人實力不夠,不會強行滿足配額,若申請人數較配額多則需競爭,「能夠成功申請到呢個計劃,首先呢啲人士一定係一位人才」。他稱,正因為本澳經濟單一,才需加快引進人才,支持發展四大新產業,引才制度並非搶本地人飯碗,而是促進產業多元發展,創造更多本地就業機會。

澳門有何優勢搶人才?周︰起碼我睇個傷風感冒唔使等兩個星期

至於澳門有何優勢與其他地方搶人才,周昶行表示,澳門是自由開放的社會,有不錯的教育制度,醫療系統在世界上不算差,人均壽命是世界前列,「我之前在英國返嚟,我自己覺得澳門係比英國要好,起碼我睇個傷風感冒唔使等兩個星期」。他續稱,澳門是其中一個低稅收的地區、治安好、有言論自由,亦有國家政策支持,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有巨大的發展潛力,為人才提供發揮才能的空間,上述優勢相信能吸引人才來澳,在發展新產業後亦為吸引人才回流創造條件。

二十一歲即可來澳做人才?

亦有意見關注為何年滿二十一歲,有學士學位就可以申請來澳門做人才?周昶行回應稱,評審會視乎得分的競爭排名,基本上剛剛大學畢業,沒有工作經驗,即使是名牌大學畢業,「用呢個簡歷填報名表,應該都係入唔到圍」。而設年齡門檻為21歲,是因為一些特別有天賦和才能的人,在好早的時候就已經體現出來,「我哋(中國)有14歲嘅跳水金牌得主,咁佢嚟申請,唔通我唔批?」

本地佛教界亦望引進人才

在團體諮詢會現場有多個行業代表發言時都慨嘆澳門缺乏人才,支持政府設立引才制度。澳門佛教總會理事長釋心慧表示,每次特首選舉,佛教界都有兩個選委名額,但有澳門身份證的出家人卻少之又少,她希望有關制度可以為佛教界引進真正的人才。

她說︰「在正信正行道路上發展,不希望澳門一個咁美好的城市,有一啲唔係好正統的宗教,危害澳門居民」,她希望日後評審引進佛教界人才時可以聽取澳門佛教總會的意見。她又稱,出家人有責任傳承中國傳統文化,中國寺院都已經有很好的制度,因為在宗教局統戰之下,所有出家人基本上都是大學畢業以上,「佢哋全部都經過統戰部審批,所以弘法上,需要由出家人承擔呢個社會責任」。

周昶行回應時則表示︰「出家人可唔可以引進?目前計劃集中引進四大產業的人才……」,將來的評審委員會以產業導向為主,不會因為申請人的宗教信仰、性別等因素而影響評核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