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未來,自求多福論盡紙本
  近期,本澳兩宗重大事件,不僅在澳門街內引起「高溫式」的熱議,更成為國際社會關注及評論的事項,包括:「9.12」的2021年第七屆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選舉,以及澳門政府公佈修改《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制度》諮詢文本。這兩件事都對澳門影響深遠,當中,前者牽涉到澳門人的政治權利及自由表達的重要問題,後者則是關乎到澳門經濟命脈能否得以保存的重大議題。

第七屆立法會選終塵埃落定 學者︰未見過澳門社會咁大怨氣

101 未來,自求多福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21年10月6日 10:10

經歷DQ事件以及新一波疫情後,第七屆立法會選舉亦終於塵埃落定,選舉12名直選議員和14名間選議員。而今年直選議席的投票率僅得42.38%,較上一屆少14.84個百分點,成為澳門自回歸以來的最低紀錄。另外,白票和廢票合共有逾五千張,而且不少選民利用廢票表達對DQ事件以及選舉的不滿。

對於今次選舉出現「低投票率、高白票、高廢票」的局面,澳門大學政府與行政學系副教授余永逸形容結果「出乎意料」,他早前已預料經DQ事件後,今次投票率應該會下降至五成左右,但沒想到情況更壞,「最初諗嘅就係一半民主派支持者唔出嚟(投票),但結果是絕大部分的民主派支持者都唔出嚟投票或投廢白票。」他更直言「未見過澳門社會咁大怨氣。」

塔石的選舉宣傳板。資料圖片

至於今次的廢票出現大量抗議字句,余永逸認為,這是民間參與原子化的具體表現,「無動員,無統籌,大家都好自覺咁跟住同一個共識,自己去做。」他認為,今次大量廢票所寫的字句有好多不同意義,「好明顯見到澳門市民對DQ事件有好多不滿,而且係有實際行動,實際的群眾壓力出咗黎。」

政府是DQ事件最大的受害者

余永逸表示,特區政府才是DQ事件最大的受害者,政府今後的管治有很多不穩定因素。「好明顯唔係特區政府建議DQ,而係一個國策,上面下達的指令,可能同特區政府無乜關係,但要承受困局的就是特區政府,佢點面對呢?」他指出,未來幾年特區政府的管治將要面對很大的挑戰,因為有太多不確定性。

他續說︰「坦白講,即使民主派多兩席、三席,對於政府的運作根本不會有明顯的影響,最多都係鬧多兩句」,這不會對政府運作有好大影響,「相反,議會無咗佢哋,(社會)將更加不穩定。」余永逸認為,議會內失去民主派的聲音後,民間的社會參與將會變成沒有領導的動員,全部市民自發參與,這會製造更大的混亂,「好似今次(廢白票)咁,無人預計得到,今次投廢白票就話好和平啫,之後唔知會有咩事發生,問題就係呢到。未來四年,立法會仲點運作呢?可以點調整呢?」

澳門大學政府與行政學系副教授余永逸。

民主派全滅 中間派亦重傷

民主派遭DQ全軍覆没後,連帶中間派亦受到重創。林玉鳳成為唯一連任失敗的現任議員。而林宇滔雖然成功入局,但得票亦不高。「民主派係到的話,佢(林宇滔)個八千幾票係咪夠佢入局都係一個問號。正常嚟講,應該係至少要1萬票作為當選門檻,因為今屆選民基數高咗。」

余永逸認為,DQ事件令某些選民不滿,令中間派亦無得益,「兩個政治光譜拉闊咗,社會撕裂,中間派根本無位行,做唔到嘢。」余永逸指出,高天賜一直以來都好清楚,某些議題可以走得很前,尤其是公務員福利方面,「但政治議題佢唔會掂架」而林宇滔勢單力弱,亦「做唔到好多嘢」。

澳門選舉不看政綱 只看政治認同

另外,參選的各組政綱可謂包羅萬有,不少市民質疑這些政綱日後如何落實,會否只是「大隻講」?余永逸表示,澳門選舉已不看政綱,只看政治立場,因此,政綱的內容已經不重要。「依家無人睇政綱,依家係睇政治認同,大家係覺得政治立場重要過政綱。但這並非不理性,因為在現時這種政治環境和體制下,政綱係無意思既,因為立法會係做唔到政綱的主張,唯獨某些政治立場可以在議會內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