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守在瘟疫蔓延時論盡紙本
2021年8月,本澳有一家四口被確診感染Delta變種病毒,小城疫情的「精準防控」也迎來前所未見的考驗。在決定今期封面專題時,本地一家四口的個案仍未發生,故主旨是想讓各地讀書的澳門學生、澳門居民分享如何在過去一年多的「疫」境下盡可能「如常」生活 ,與病毒共存。後來澳門出現該四例境外輸入以及輸入相關個案,政府啟動全民核檢,期間出現的種種不足,也不得不讓小城的每一位再次警惕。

防疫神話破滅 首次全民核檢辣㷫全城 措施漏洞百出「蓮花寶地」全民檢核全呈陰

100 守在瘟疫蔓延時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21年09月2日 11:11

感染Delta變種病毒患者在義字街的地方部分被封鎖。


全球疫情時緩時緊,內地亦是。澳門與內地一直交往頻密,即使在疫情下亦如常保持人員往來和交流。但一名濠江中學學生因隨學校到西安交流確診感染Delta變種病毒,再傳染至3名家人,澳門一下子新增4宗確診病例,澳門的防疫神話隨之破滅。

8月3日當日,先是該確診家庭的父母核酸檢測呈陽性,其後再是他們的一對子女被確診,女兒正是曾赴西安交流的濠江中學女學生。當局隨即宣佈於8月3日下午3時30分起進入即時預防狀態並啟動民防架構。其後,衛生局在8月3日當晚11:24及8月4日凌晨2:05以兩份新聞稿公佈全民核檢以及相關流程。然而,三日全民檢測 (即8月4日上午9時至8月7日上午9時)的種種失當安排辣㷫全城。幸好,澳門仍是「蓮花寶地」,逾70萬檢測樣本全呈陰性。

不過,全民核檢所暴露出的各種防疫漏洞,澳門可否穩守防疫神話仍是未知之數,但澳門人如常生活的期望或隨時因防疫缺失成泡影。

警員全副武裝進入感染Delta變種病毒患者在義字街的地方。

兩篇新聞稿簡單宣佈涉
70萬人全民核檢

當局從本年6月初已開始提出全民核檢,但一直「神神秘秘」,任憑傳媒如何「迫供」都不為所動。即使於8月3日曾舉行兩場分別於下午5時及晚上約9時的新聞發佈會都拒絕透露詳情,只強調會視乎有否出現新個案而決定全民核檢。而到8月3日晚11:24,當局突然透過新聞稿宣佈啟動全民核酸檢測,並在4日凌晨2:05以新聞稿公佈全民核檢流程。凌晨2點宣佈流程,早上9點即實施。

傳媒多次追問安排是否太倉促,為何啟動全民檢測的標準突然改變?早有預案的全民核檢見真章何以如此狼狽?衛生局長羅奕龍只稱,處理疫情不同時間有不同處理方法「好正常」,「快速和果斷對疫情防控非常重要」,這是聽取專家意見後作出的決定。又稱,無任何事情可以「完美無瑕」。

在未搞清楚細節安排的情況下,引致大量無預約的市民湧至檢測站,加上開站準備未就緒、健康碼系統一度故障頻頻甩轆,令特首賀一誠也要在8月4日中午召開的記者會上致歉令民怨降溫。

日曬雨淋
多個檢測站外通宵侯檢

全日核酸首日的深夜至翌日凌晨不少檢測站都現人龍,大量市民通宵候檢。8月4日晚約11時,新橋區的婦聯核酸檢測站外人流並沒有減退,市民深夜冒雨排隊進行檢測。有市民批評安排倉促,難為市民冒雨排隊,「真係好過份件事,要三日做晒真係好勉強,點解唔分批分區分時段去做呢?」。甚至5日凌晨2點,塔石體育館核酸檢測站外仍見人龍等候核酸檢測。在華士古公園已打蛇餅,而隊尾長至得勝體育中心。當中見有不少外僱,有來自菲律賓及印尼的,亦有帶小孩的家庭一齊排。排隊人士擔心或需要排到天光才能做檢測,影響工作。亦有不少市民擔心,一旦轉黃碼則不能上班。

市民凌晨在渡船街婦聯核酸檢測外站冒雨侯檢。

大概凌晨3點在培正中學核酸檢測站外亦見居民由該校正門口一直排到荷蘭園大馬路於盧九公園的巴士站。或許排隊人士早預估會有雨,不少人帶備雨具。或難捱長時間站立,不少人都帶定櫈仔,亦見有帶同小朋友的家庭在等侯。

線上線下鬧爆
當局自我感覺良好

全民核檢首日不少市民反映全民核檢措施「亂到七彩」。有市民稱,網上預約系統完全崩潰,根本無法進行預約。有大批市民一早已就大排長龍等「撩鼻」,但到10點到檢測點仍未見衛生局人員到場。有協助核檢的義工表示,由於核酸檢測預約系統故障,又未有檢測人員到場,至今未能開展檢測。

有市民向電台的時事節目反映,「日頭好多人要返工…..如果三更半夜去做,等4個鐘頭甚至7、8個鐘,第二朝又要返工,連瞓覺時間都冇,返工又冇精神,而家環境唔好,表現唔好俾僱主解僱。唔使瞓覺,唔使沖涼,唔使去廁所,唔知係邊個嘅錯但點解要我哋去承受」。 亦有市民表示,「DQ咗,好多團體領袖出來講;而家呢,團體領袖去曬邊度呀?啲人排隊,落雨淋、日頭曬,幾個鐘,嗰啲社團領袖唔出來講到嘢?專家學者、法律顧問出來講嘢啦」。

市民凌晨2點多在塔石體育館核酸檢測外站冒雨侯檢。

對於全民檢核引致的民怨沸騰、批評連連,政府仍舊自我感覺良好。山頂醫院醫務主任戴華浩在8月6日的疫情發佈會上表示,今次全民核酸檢測計劃是歷史上首次,首天出現混亂情況主要原因是健康碼系統出現故障引致。此外,過程中各環節也需要磨合、銜接等,但有賴各政府部門合作和社會各界的協作、全體市民的配合。又形容「整體上非常成功」,認為今次是超速完成,相信若有下次一定比今次做得更加好。

政府自身評價一出,更是惹來惡評如潮,不少市民在網上鬧爆,其中有留言指,「第一日,啲阿公阿婆市民企7、8粒鐘、落住雨、通宵⋯⋯排隊等驗核酸,有冇一個高官企出喺講,叫市民冷靜啲,3日一定夠位驗?第二日記者會,個官竟然話,全靠我哋嘅努力,市民才會這麼踊躍參與⋯⋯你啲功績係建立係人哋痛苦上面囉。加油難聽過粗口」。

「非常成功係點去衡量?採樣速度?檢測速度?檢驗人手安排?安排市民方面?市民認同?叫外援快?補鑊快?」「核檢要做3日,其中1.5日全城鬧爆。結論:整體上非常成功。我成你老X!」

市民全民核檢首日留言表示,苦等了9小時。「我配合你,但你真的有充分部署嗎?唔好同我講明天會更好,唔好同我講第一日要多啲包容,我企咗足足9個鐘咩容都包曬。前線人員攰,大家都好攰,但更應該檢討下事倍功半嘅原因。局長無時間睇fb唔緊要,歡迎嚟青洲坊同街坊一齊體驗下9個鐘馬拉松之旅」。

防疫漏洞百出 
紅碼者自動聯絡
數日後先被安排隔離

全民核檢突顯當局在防疫政策漏洞百出,緊張關頭收放失據。從源頭上的追蹤、檢測的安排以及其後找親密接解者以及次親密接解者等均窘境百出。

為何感染女學生在有症狀情況下入境,仍未見當局有合理解釋,而自我健康申報作用成疑。不少紅碼人士向本媒表示,曾主動聯絡當局,相隔數日仍未有回應。有市民指,在8月3日得知一家四口中招已通知當局,但防疫熱線28700800打不到,然後發電郵,到8月6日下午才收到跟進隔離通知。市民質疑,若自己及家人沒有主動通報的話,將成為漏網之魚;而中間已經歷多天,在未有任何通知下大家仍如常生活,或造成防疫漏洞。亦不少市民表示,防疫熱線28700800如同虛設,時時打不通。

多個核檢站外現長龍,通宵排隊侯檢,難以保持社交距離。由於天氣不穩定,時而陽光普照,時而傾盆大雨。有意見指,長時間日曬兩淋,無病變有病;擔心若有隱藏個案就「一鑊熟」。

在8日4日至10日期間,粵澳兩地的通關限制一變再變,須持有的檢測陰性結果期限,由7日收緊24小時,再收緊12小時,再放寬至24小時。有網民直指,當局的決定完全看不到理據,反問當局「這是否過於輕率的決定?防疫意識麻痺比病毒更可怕」。

長長人龍在沙梨頭核酸檢測外站排隊侯檢。

疫下堅持跨境交流
校方、教青局難辭其咎

內地疫情多變,跨境更存在一定風險,究竟為何濠江中學仍執意要前往西安進行交流?其校長及教青局局長是否需為此事負責?局方有否與學校溝通有關防疫情況及評估風險?傳媒曾先後多次問及衛生當局及行政當局相關問題,但並未獲正面回應。

教青局方面只表示,當局於 6月8日已強烈呼籲,全澳學校審慎考慮組織學生往內地的活動和比賽,避免前往中高風險地區交流,但容許去低風險地區。又指,該名12歲學生曾向隨團老師反映自身狀況,「但是小朋友未必能夠描述好強烈的跡象、好強烈的不適,讓老師明白其狀況」。又指,局方會不斷與學校保持溝通,加強學校、老師對疫情的警覺性。

濠江中學校長尤端陽於8月5日主動邀請部分媒體採訪,就有關事件經表示歉意,並強調交流團出發前已按國家衛健委和衛生局指示和溝通後才出團。至於當局公佈12歲女學生在交流期間的種種不適,尤端陽則稱不符事實,強調學生在回澳後才發生相關情況,女學生一直以來在西安的健康都沒出現問題,疑似撇清學校及隨團老師的過失。而連日來成為眾矢之的的該校副校長、教育界代表間選議員陳虹從未露面,甚至缺席立法會大會,社會質疑其為逃避追責,公眾批評陳虹沒有擔當,更不應再任立法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