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13 苦等核檢 全城㷫爆即時報道每週專題
2021年8月3日,當局公佈一家四口確診感染Delta變種病毒。事件不單震驚全城,更令小城的「精準防控」迎來前所未見的考驗。而因應疫情突變,政府進行了三日的全民核檢。是次安排的種種失當、混亂,辣㷫全城,亦招致罵聲不斷。全民核檢期間出現的種種不足,以至防疫上漏洞連連,不得不讓所有市民再次警惕,思考如何守住小城的安穩。  

全民核檢引民怨沸騰 當局由致歉到自吹自擂 蘇嘉豪:市民要求的不是完美 只是合格

2021-08-13 苦等核檢 全城㷫爆即時報道每週專題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21年08月14日 13:13

市民在渡船街婦聯核酸檢測站外通宵侯檢。

首次全民核檢在市民一片批評聲中結束,而當局形容今次行動「整體上非常成功」,沒有任何事可以「完美無瑕」。又認為,今次全民核檢是超速完成,有信心全民核檢可由現時的3日變2日搞掂。直選議員蘇嘉豪直斥當局無視市民首日不分日夜、日曬雨淋的侯檢苦況。「我聽到坊間講得最多:我哋唔係要求你(當局)完美,我哋只係要求你做到合格啫。咁你做唔到合格,人哋質疑你,你就話冇嘢係完美,唔係好理解市民好基本的需求」。

「若當局有嗰句講嗰句,市民一般都會體諒,雖然(全民核檢)第一日係嘈得咁犀利。當你(當局)又講到壯舉又剩、歷史創舉,我覺得係有問題⋯⋯以呢種態度,俾人感覺原先你第一日表達出嘅歉意或同理心係好不足。嗰頭講完Sorry,跟住第二日就話我哋冇問題呀,冇嘢係完美呀⋯⋯」。蘇嘉豪又稱,當局的同理心要多些,而自誇的話應省下。

全民核檢有冇預案都顯示當局能力有問題

回應對今次全民核檢的看法,蘇嘉豪批評當局欠缺清晰的啟動前提、準則,以及準備工作不足。他指出,當局曾表示要視乎濠江中學女學生患者同團人員的檢測結果,若有陽性才會啟動。其後特首賀一誠又指已問過專家鍾南山,「鍾南山就話要快狠準,咁就行。科學性令人覺得好多疑問,還需要衛生局評估?」

至於政府會否及何時會啟動第二次仍是疑問,「當局已稱,若重點觀察人群中沒有陽性就不會有第二次,但會否突然間又打通電話比鍾南山,又話要快狠準呢?又話要第二次呢?咁直程鍾南山落嚟做咪得囉,唔需要衛生局」。

至於在準備方面,蘇嘉豪直指這部分的疑問更大。衛生局局長羅奕龍在6月份首次提出,因應廣東疫情不排除啟動全民核檢。「當局的一直的講法都係準備預案,包括去年11月提及的分區防控。但這兩個準備有很大分別,分區防控(操作)基本都可以接受 ;全民核檢由提及到實施都差不多兩個月時間,理論上有近兩個月時間準備好預案,但係點解都會出現就係第一日咁大嘅混亂?」

直選議員蘇嘉豪 (資料相片)

他又指出,即使不是專業人士,當局在準備全民核檢都應該掌握到需求及供應。「究竟有幾多對象需要做,全澳有多少人,多少人手參與檢測、其他的協助人手如登記、維持秩序等等,全部可計數。點解用了兩個月準備好嘅所謂預案,都搞成咁樣?」

問及衛生當局在決策及執行的能力,蘇嘉豪表示,從全民核檢首日的「完全失常」來看,「如果當局有預案,仍出現大混亂,(衛生局)當然備受質疑。如果係因為無預案,咁肯定混亂⋯⋯無論有冇預案都顯示出局方有問題」。又指,防疫是動態變化,即使有預案亦未必應付到實況,這可以理解。「問題係呢啲訊息係要講俾市民聽,這也是記者、市民去追問究竟你(當局)的預案原因。你唔講出嚟俾人嘅感覺就係你根本無個底,或係無能力做到一個預案,或者根本係驚孭鑊」。

蘇嘉豪又認為,衛生官僚怕負責任,擔心一旦公佈了預案但又未能如期執行,「驚孭鑊、怕講死啲嘢出事」。又認為,當局應所掌握的資訊以及難處開誠布公講出來。

逾年的防疫政策 當局決策缺透明 收放失據 

從去年年初至今,澳門人的防疫生活已逾年。問及如何評價當局的防疫政策,蘇嘉豪認為,決策透明度是一個問題;另一方面難做到收放自如。

蘇嘉豪批評政策缺透明度,而這一年多政府的資訊發佈都集中在知會公眾。「當局在制定防疫措施或決定時,公眾難知道這究竟是澳門特區自己做?抑或國家衛健委其他地區嘅部門究竟有冇參與呢?參與程度有幾多呢?」不少人會反問不是幾乎日日開疫情記者仍缺透明?但政府所公佈的很多資訊、新聞稿全部都是通知。「我要強調這些訊息全部都係通知,(告知公眾)要做或唔要做、幾時開始做、唔做會點之類」。

針對今次全民究竟政府有沒有預案或後備方案等,這些決策完全不透明。公眾根本都不知決策過程有誰參與,或咨詢了甚麼人。「究竟國家衛健委以及鍾南山的角色如何,公眾都不明白」。

各地疫情多變,而澳門在外防方面傾向較向「半封閉」形式。蘇嘉豪認同適當收緊措施,但當局放寬方面則沒有一個時間表。常態化防疫這口號由政府提出,顯然一些防疫措施未能跟到這個口號、看不到放寬做法。「但你(當局)收緊速度好快,很多活動如低風險的活動都取消⋯⋯在放寬方面似冇一個時間表」。這對居民生活造成不必要影響,一些風險不高的地方,在入境方面都仍然受到好大的限制。相反,政府最擅長、專長在在收緊方面的措施。「所以由去年3月中到而家都係向全世界封關⋯⋯這部分都值得檢視」。

蘇嘉豪批評教青局及濠江學校「互相射波」

引發這一波疫情的原因是濠江中學一名女學生跟學校舞蹈隊到西安交流感染Delta變種病毒,學校及教青局的在防疫方面的警覺性備受質疑,亦被指難辭其咎。蘇嘉豪表示,明白抗疫疲勞到處出現,但今次的交流活動並非個人的活動且受政府資助,而且涉及去境外。「作為資助活動的政府部門其責任走唔甩⋯⋯到而家呢一刻,教青局同學校都係互相射波,無人知道佢哋之間嗰個權責嘅關係係邊度,唔知道唔緊要,咁兩個一齊孭(責任)」。

蘇嘉豪又表示,其早前一收到教育人員反映該等內地交流活動以及當中的擔憂就即時向教青局通報。雖然,教青局在6月8日出了指引,但該局在監管上,與該學校之間溝通如何則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