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 澳門人的美麗新世界──愛國愛澳更愛黨論盡紙本
立法會選舉管理委員會首次以「不擁護」《基本法》或「不效忠」澳門特區為由,作出澳門選舉史上最大規模的DQ (取消資格)非建制參選人的「壯舉」,事件自是在本澳引起強烈迴響,外地媒體也關注報道——澳門選管會可謂代替旅遊局的對外推介澳門的角色,可惜這是向外展示了澳門極之負面的形象。顯然,選管會這個DQ 決定,之所以引起極大爭議,當中主要問題有二。一是法理依據甚是蒼白,甚至被質疑違反法治原則;二是選管會做法被批粗暴,所謂的「籠門任其搬」、「紅線浮動/飄忽」,卻是漠視市民基本的政治參與權。

DQ事件形成寒蟬效應 吳國昌:對澳門民主路未感灰心 冀專業人士以「專業」發聲

099 澳門人的美麗新世界──愛國愛澳更愛黨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21年08月8日 20:20

1992年以直選進入議會至今,參政議政逾30年的民主派元老吳國昌亦是今次「DQ事件」要角之一。面對自己政治生涯或因 DQ而結束有否感心灰意淡?吳國昌繼續其不溫不火的態度,但語速好快地指自己未曾感灰心,言語之間亦難掩擔心之情。他在訪問期間多次強調,只要大家沒有放棄澳門的話,而專業人士把握好現時的財力、人力以及土地資源,以「專業」角度參與社會各種事務,澳門民主路仍可走下去。「如果(民主派)在代議政制這平台無法繼續堅持的話,唯有在民間社會與大家共同勉勵」。

DQ底線:不能得罪特區政府、中央政及黨

吳國昌認為今次DQ事件造成寒蟬效應。對於澳門居民來講,或不再敢於講可能會得罪政府的說話。「寒蟬效應即制止了任何得罪政府的言論,從統治者角度,盡量減少對其不利的訊息。」又指,事件除了影響澳門人的言論自由外,亦警愓香港,「澳門咁乖都係咁,你(香港)還亂來?想死得更多呀?」

他又指出,「愛國者」7項準則的邏輯就是「不能得罪」,無論中央政府、黨或特區政府都不可以。至於「不利」言論或「得罪」底線是甚麼?吳國昌則表示,若DQ是政治決定,當局就「故意不講底線給你聽」。又稱,若DQ是政治操作,政府亦有信心短期之內不會出事,一來是算準澳門人未必會如香港人般「攬炒」;二來,事件會隨時間平靜下來。「你澳門居民看到香港攬炒都搞唔掂,你澳門居民會唔會試下攬炒先?我估你都唔會啦。」

直選議員吳國昌亦同樣遭DQ。

直選議員吳國昌亦同樣遭DQ。

吳國昌認為政府的信心和底氣來自於澳門仍富庶。他指出,澳門客觀上有六千億財政儲備、大量土地資源,可以滿足市民的居住需求,甚至亦可多派幾次錢。「以前起樓都冇地,而家要起樓大把地。若果佢(政府)要討好民心嘅話,起多啲樓喇、快啲起……你(市民)都唔出聲呀,我(政府)又唔使討好你呢,咁另計啦」。

從想推動民主中國 到披著「民主外衣」 為澳門引入民主價值

在議會近30年的吳國昌一直被視為澳門民主派的一面鮮明旗幟,也曾於過去立法會選舉中做過「票王」,卅載議政生涯以DQ告終,是否感灰心?吳國昌坦言沒有。他憶述在當年「六四」後決定參政時,是想藉著參政推動民主中國。後來想到自己、澳門力量小,故轉念頭「腳踏實地」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故決定以民主為召號參選,推動澳門認同民主價值。

「(當年)我好想推動國家民主化,澳門作為小鎮,你憑什麼去改變這個國家?搵嚟搞、冇可能,咁我點做呀?最低限度腳踏實地,做返你自己能做的事,所以我先喺澳門舉民主牌參政⋯⋯我喺披住民主外衣,引入民主價值觀,推動我睇得到、可能改善到的工作。回歸以後,繼續如是。」
吳國昌亦坦言自己從未想「奪取政權」,無論要「奪取」立法會多數派或者特首,故由參政起已緊守兩條基本原則。第一是絕對不接受外國資助。從92年開始參選起,完全「冇接受境外勢力任何資助」,甚至「一個仙嘅政府資助都不要」。事實證明民主派一直能保持比較「獨立」、「批判」的聲音,亦做到理直氣壯。至於這種聲音是改善或攪衰澳門,吳國昌相信公眾自有判斷。

第二點就是自己從沒有想過「奪取政權」,認為若中國一日未民主化,澳門民主派如變多數則只會害了這地方。「當你未有足夠條件建設民主中國之前,若你搶地方政府嚟做,搞地方民主政府,但同中央政府唔啱?,咁點呀?咁害死個地方,(我)好清楚)」。故澳門民主派亦沒有搏命去累積資源,吳國昌如是說。

目前最需要「堅持不放棄澳門」的力量 冀專業人士以「專業」發聲

「我們都不一定要延續民主派這種旗織的。」在一個專門打壓民主派的不利政治環境下,吳國昌認為,或會較長一段時間不能以民主派之名從政。澳門目前最需要的是「堅持不放棄澳門」的力量,待醞釀出新一波改善澳門的工作或民間社會運動時,「如果到時國家又重新認同民主化,咁你咪舉返支民主派嘅旗出嚟⋯⋯希望大家都唔放棄澳門。」

參政議政逾30年的民主派元老吳國昌(右二)亦是今次「DQ事件」要角之一。資料圖片

又指,即使民主派在代議政制層面被退場,澳門亦不是「完全冇希望」。澳門年青一代高學歷人數眾,而每一個行業的專業資格認證制度亦漸建立。「有專業認證制度的年青一代有其發聲平台⋯⋯如果大家不放棄澳門的話,試試在爭取任一平台之後均以專業原則、民生的角度發言。當民生問題在因缺乏監察力量而出現明顯漏洞時,就要求修改該漏洞,若大家都認同修補個漏洞的時候,民主監察亦會重新出現⋯⋯希望大家用好各種平台。」

如果寒蟬效應持續,或會使部分年輕人或有志之士想離開?吳國昌亦承認,若當權者不斷進行荒謬輿論鎮壓,會迫使部分人放棄澳門,亦使原本抱有希望的人逐步減少。

自認「死左膠」 對建設民主中國未看到澳門可能的影響感失望

問及澳門民主路走到如此局面,可感失望?吳國直言自己係「死左膠」,唯一失望就是澳門民主派或澳門對推動建立民主中國未曾有過影響。然而,看到中國似乎以經濟發展成就來挑戰世界所謂普世價值這一取向,在缺乏扎實的論述下,吳國昌亦擔心難保障中國不會起亂。

「中國暫時看來似乎有在挑戰世界所謂普世價值這取向,我知道有其理由、論述。但問題不是好扎實⋯⋯繼續咁樣行落下,如何保障你唔會亂起上嚟呢?呢樣嘢而家冇一個說服力⋯⋯我係死左膠,一直我都覺得(資本主義制度)唔係(好體系),只不過(中國)進入新時代,這個由黨國領導的舉國體制,係唔係新嘅?比資本主資制度更加理想呢?仍然冇足夠說服力。」

對澳門民主路仍心懷希望?各自應盡力而為

吳國昌又表示,政治處逆境時,各自應盡量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係辛苦㗎啦,問題就係你係唔係放棄澳門,如果唔放棄的話,最低限度喺唔傷害自己嘅基礎上,做一些可以保住澳門發展前途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