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報道
即時資訊、特別報道、即時評論。

四口之家 一場終生難忘的次密切接觸者之「役」

即時報道

文:記者西西子

時間:2021年08月7日 21:21

李氏一家在隔離酒店現況,BB床為主動要求增設的,李生和李太認為其餘支援嚴重不足。(受訪者提供)

一名女學生於7月下旬隨濠江中學舞蹈團赴西安交流,懷疑在飛機上感染新冠肺炎。8月3日,衛生當局公佈該女學生一家4口確診,與該4名確診者行動軌跡的相關區域被列為紅碼區及黃碼區作管控,其中該4人同住的美連大廈被列為紅碼區,當局並一同跟進密切接觸者及次密切接觸者的情況。

李先生一家4口,現時正於氹仔某酒店進行醫學觀察,經歷一整夜的忙碌奔波之後,在講述這段次密切接觸者的經歷時,還是語帶憤怒及深深的無力感。除李太外,李先生與一對子女均被列為次密切接觸者,因李先生曾於7月31日攜一對子女到過美連大廈。故按相關規定,李先生及一對子女須進行醫學觀察,但一對子女非常年幼,大仔才2歲半,次女剛滿10個月,故李太決定一同入住。

令人震驚的是,有關患者確診後3日後的8月6日,李先生與子女才被列為次密切接觸者及被要求進行隔離,迫於接受這場終生難忘之「役」,然而他早於8月3日已主動通知當局自己曾到紅碼區,及健康碼轉為紅碼,惟無任何指引可跟從。

美連大廈一帶現時仍未解封。(資料圖片)

多次主動聯絡當局自己為紅碼人士 但無任何後續安排
8月3日,衛生當局公佈同住美連大廈一家4口確診,其後該大廈被列為紅碼區管控。因李先生和兒子之前填報某些資料時稱居住於美連大廈,但早已遷出,兩人的健康碼因美連大廈被管控而變紅。李先生當日已透過新冠肺炎查詢熱線,聯絡衛生當局講述自身的情況,當時職員表示會記錄在案,並提醒李先生及一對子女盡早作核酸檢測。李先生擔憂會造成其他影響故追問該人員,紅碼人士會否有指定檢測站?該人員表示「冇所謂,去邊都得」。

8月4日,政府公佈全民核檢措施,再經過向衛生當局反覆求證,李先生才得知紅碼人士只能到山頂醫院作核酸檢測。李先生的姐姐也同被列為次密切接觸者,「我同我家姐多番主動聯絡衛生局:點樣可以解決紅碼問題?因為我哋生活唔到、返唔到工,家姐放緊無薪假,邊度去唔到」。再輾轉多次追問後終於得到答覆,紅碼人士要先主動做核酸,再寫聲明書電郵至衛生局,局方才會跟進。

李先生都按照以上步驟做好,8月5日發送有關電郵至衛生局,聲明其只是曾居住於美連大廈但現已遷出,終於局方在8月6日早上10點多致電詢問情況。距離李先生首次致電衛生局講述紅碼情況已過去3日,但這通電話也是讓他有點摸不著頭腦。他表示,衛生局人員在電話中只向他查詢是否到過美連大廈,及有否與確診者行動軌跡重疊等等,反而是其主動提及他與一對子女都曾在7月31日到過美連大廈,該人員才醒覺他們一家或需作醫學觀察。

一整夜四處奔波 擔憂年幼子女吃不消
李先生表示,難怪首次致電後音訊全無,想來當時所作的記錄已石沉大海,若非不斷尋求解除紅碼的方法,想必紅碼會如影隨形。後來經過與局方人員多次交談,有關人員確定李先生一家將於8月6日被送到北安碼頭作有關檢測,及後到酒店進行醫學隔離,但局方未提及確實的接送時間,只道將盡快回覆。6日晚8點多,李先生收到來自治安警察局的電話,稱約9點半會有車來接送,其時一家人已收拾好東西。

由9點半等到11點多,李先生沒有收到任何通知,但同是9點半被接送的姐姐早已到北安碼頭,李先生因此擔憂自己一家人被遺忘了。他嘗試回撥治安警察局的電話 ,沒人接聽;也試過打不同警署的電話,無果;依稀記得有人提過是北區警司署負責該次接送,他致電問及詳情,得到答覆是「問下先,再覆你啦」,明顯被敷衍了事 。

12點多,小朋友精力支撐不住,李先生表示他們一家決定先休息,誰料8月7日凌晨1點多2點,治安警察局人員才致電表示須馬上前往北安。「我完全唔識反應,點幾喔,小朋友瞓曬覺喔。」 他向有關人員表示,因家中兩年幼小孩已熟睡,或待早上醒來後再走相關程序,爭論了約半小時,只獲對方不停回應「咁點呀,你哋係咪唔想配合呀?」

李先生認為,他一家一直配合政府防疫,甚至主動向政府申報家人與確診者的重疊軌跡,8月6日當日也在家中整日等候有關醫學觀察的安排,但作為父母,當下當然最著緊子女感受,要吵醒一對子女實在於心不忍。更何況,李先生聯絡姐姐後知悉在北安碼頭完成核酸檢測後,並非馬上就能到酒店隔離,而是需等待起碼2小時,他非常擔心子女的狀態。

抗疫關頭時緊時鬆 完全無所適從
「唔知當刻有啲咩咁急,3日前我哋申報嘅時候態度係咁闊佬懶理,當刻急啲乜嘢?因為佢哋所謂嘅緊急只係因為收到指令,如果唔做的話上級會怪罪。從抗疫角度講,如果真係覺得我哋有風險嘅話,點解會隔咗咁多日先叫我哋去隔離呢?之前周圍走,完全冇限制我任何活動,當然我自覺,我知道發生咩事梗係冇出門啦。如果其他人呢?周圍走,返工、揾食、搭巴士,呢個已經係荒謬嘅邏輯。」

「唯一爭執都係出於我係一個父親,想保護小朋友。甚至你俾佢哋瞓到天光,6、7點再接我哋都冇問題㗎,佢哋瞓醒再去有咩所謂。反正中間你哋都拖延咗幾日,你哋又冇所謂,我哋想保護小朋友,等佢哋瞓醒先去隔離就唔得。我哋都唔會凌晨4、5點出街。」

8月7日凌晨近6點,李生一家才到達隔離酒店的大堂。(受訪者提供)

凌晨2:40到北安 核酸檢測過後又是無了期等待
溝通無果,李氏一家4口約凌晨2點40分坐上警車前往北安碼頭,約凌晨3點30分做完核酸開始另一段無了期的等待。雖然知悉下一步是前往隔離酒店,但仍舊沒人告知何時有車來接送,或接下來的流程是什麼,李先生多次詢問在場工作人員,獲回應稱「我唔知呀,唔係我哋部門管」。

李太表示,將所有次密切接觸者接觸者安排處於同一空間,在場有年幼小朋友和長者等,甚或增加傳播風險;再者,無任何優先措施及清楚說明,就連餵奶或換片的地方都沒有。李太坦言,當時怒火中燒,「究竟仲要等幾耐?唔係唔想負責任,唔係唔想配合,我哋有盡力配合,點解所有責任都落喺市民身上?真正需要負責嘅人呢?學校係唔需要負責,陳虹議員係冇責任」。

直至凌晨5點半才被通知可上車前往隔離酒店。李先生坦言「有種好深好深嘅無力感,只係俾高層用來政治表演嘅工具。本身隔咗3日先叫我哋去隔離,已經係荒謬及冇意義,只不過係做下樣,將次密切接觸者都處理埋。但嗰種處理係完全唔需要當我哋人咁樣看待,覺得自己好似猶太人入咗納粹集中營咁樣。」 李太認為若有人能主動與在場所有人解釋清楚整個流程,不是乾等,不是無了期的等待,資訊透明公開,他們心中的怒火應會減少。

隔離酒店對小朋友支援嚴重不足 開始又一噩夢
隔離酒店是另一噩夢的開始,各種支援完全不足,BB床是主動要求增加的,食物、物資供應通通欠奉,甚至連沖奶粉困難重重。

李先生的姐姐獲分配的房間和他們一家4口的房間房型、面積完全一樣,就連供應的物資的數量都一樣。李太稱「女兒10個月大,有活動能力……我想要佢坐喺度食嘢,我問前台可唔可以俾BB餐椅,佢話冇,又話如果有需要叫屋企人拎」,意想不到的是酒店連BB凳都不具備。食物方面,「10個月幼兒冇粥嘅選項,亦都無問過我哋需唔需要一份比幼兒嘅餐點,幼兒6個月已經開始加副食,我女兒已經每日兩餐固體食物,但呢度冇當我個bb係人。」

其次,酒店內供予4人的飲用水為一箱水,24支,每支360ml。李太表示,房間內的熱水壺壞了,無法沖奶給小朋友飲用,酒店未即時提供支援。另外,她傾向用樽裝水煲水再沖奶,故認為現時房內的飲用水量遠遠不足,曾詢問在用完之後會否再供應,獲否定回應。李先生表示若再要求供應樽裝水會被認為故意浪費公帑,但原來即使想自己花錢要酒店提供也不可,「我要叫屋企人山長水遠托箱水入氹仔俾我,咁就係配合政府」。

隔離期的早午餐,但未提供適合嬰兒的膳食。(受訪者提供)

隔離不等於坐監
兩人強調,大人可以很快適應環境,但小朋友不是,不忍心兩名年幼子女承受無辜苦難。李太感歎「我哋係來隔離,但唔知點解感覺好似自己坐監咁,唔知自己做錯做啲乜嘢。」 李生稱「我知道坊間有種說法係你來隔離唔係度假,我知道我係來隔離,呢個係我公民義務,都唔係想來嘆世界,但係唔代表我要來好似坐監咁非人道嘅方法來生活。」

「最恐怖嘅係我哋都咁配合啦,係咪可以考慮下唔同家庭、唔同人士有唔同需求?俾少少人性化嘅配備。未來一個星期,喺斗室之內,一個咁密閉嘅空間,想乞求少少支援都冇。」

酒店提供物資為一箱飲用水及4個杯麵。(受訪者提供)

「正如佢(政府)所講,如果早預備全民核檢、社區爆發,需要有這些措施,原來一開始係冇準備到有唔同人士需要隔離,淨係得正常成年人先有需要?有啲弱勢社群、長期病患呢?係咪每次都係件事發生咗,好彩嘅話有新聞報道,先至做少少嘢?冇吸取任何教訓,又或者一開始從來冇諗過為我哋提供特別幫助。從來冇預料到會有咁細嘅小朋友隔離?所以冇任何準備。」

回顧幾天幾天內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的經歷,李先生表示多是感無力和憤怒。他稱,在過程中,「好多唔同部門互相協調、配合、應變,中間嘅應變完全唔講人性,所謂以民為本都只係口號。落到市民嗰度全部都係我唔知,我聽得最多就係我唔知,唔係我個部門管。你哋部門之間冇溝通㗎?認為只係推卸責任嘅方式」。被問到會否就此事向其他政府部門如社工局求助,李太表示會再研究看如何獲得支援,但若每次都要主動求助才會解決問題,所謂「以民為本」 就只純粹是口號。

李先生表示,最匪夷所思的是,他們的隔離期從即日起至8月14日止,意即他們離開紅碼區美連大廈14日便完成隔離。他稱,之前的一個禮拜皆是在家隔離,原來當局連這些日子都計算在內,並非他願意再多隔離幾天,只是認為這些防疫措施未必太不嚴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