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游花間藝文爛鬼樓
書評、詩評、藝評、影評,評評評。

人與機器的對壘:觀《人間機器》

戲游花間藝文爛鬼樓

文:老班

時間:2021年08月1日 16:16

相片來源:「搏劇場節」Facebook專頁

隨着人工智能(AI)的發展,我們的日常生活變得更加方便。現在我們可以聲控家庭電器,坐上自動駕駛的汽車,連在東京奧運會也能看見機器人投籃的表演;我們可以漸漸感受到,人工智能正一步一步和我們的現代生活融為一體。「搏劇場節」開幕後第二個演出《人間機器》,嘗試運用聲音和多媒體舞蹈表演,探索人與技術的關係。

演出不設座位,觀眾可在演出區(以膠紙在地上劃分出來的矩形)以外的區域停留或走動,稍後觀眾能看見地上投影出100個由A-Z順序排列的英文生字格子,舞者便依此順序開始做出機械式的、隨機的舞蹈。隨着舞者的手、腳和膝蓋觸動格子,便啟動100個迷幻的、跳動式的電子旋律。

剛開始的時候,音樂似乎是依從舞步所觸發的,而舞者也可以在各個格子中移動,但後來隨着有些格子的顏色轉變,舞者反而只能在有限的區域內舞動,就像被困在牢籠當中。最後音樂有了自己的主導權,變得節奏急促而緊張,格子如冰川融化般漸漸消失,人類反倒被技術所限制。

人工智能技術的進步已是不可避免的趨勢,但筆者相信技術還未有自己的生命,它始終還只是工具,而操控工具的,則是滿有主觀情感的人類。在科技前面,我們得小心留意控制的人是誰。他們有多大權力?而社會會否被科技所控制而失去自由?

回澳不久的金曉霖在演出中表現了如《雙舞作》第二部份的戲碼——把地面和多媒體元素隔合在舞蹈當中,這似乎也是她現代芭蕾舞創作的基調。但相比起《雙》,《人》的演出似乎更有藝術意涵,這某程度也歸功於AWPlanet為《第三屆今日未來館·機器人間》所創作的電子音樂。金動作開展的即興舞蹈雖然表現出一種重複的機動性,但隨着變化多樣的音樂和多媒體投影,營造出一種人與機器對壘的緊張氣氛。

時間:31/7/2021   20:00

地點:海事工房2號

相片來源:「搏劇場節」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