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25 被騷擾有罪?即時報道
澳門社會傳統,傳統到即使被偷拍、跟蹤,也因為「著短褲而唔係裙」或無法追究到底,更難以想象這竟是執法者的說辭,又怎敢相信市民的安全受到應有保障?所謂執法者似乎視市民的呼救如無物。  事主向《論盡》報料警方處理其遇到的偷拍事件態度欠佳,描述相當詳盡,言語間她的「好嬲好委屈」盡顯。目前,當事人的描述及警方的回應算是「各執一詞」,但無疑事件削弱市民對警方的信心。需要延伸思考的是,時至今日衣著暴露與否是否仍是判斷「性騷擾」的標準,即使事主未有明顯「蝕底」又能否追究到底。  我們,會成為下一個旁觀者或受害者嗎? 

被尾隨偷拍報警求助 警員曾向事主稱「你著短褲又唔係裙」

2021-06-25 被騷擾有罪?即時報道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21年06月21日 18:18

非事主,示意圖。

若街上遇到有人對你尾隨、偷拍,你會怎樣做?相信不少人會選擇報警求助,認為保安部隊乃能保障我們安全之人員。但有經歷過此類事件的事主向本媒反映,警方在處理風化案時似「態度欠佳」。保安司長辦在6月10日回覆回應本媒查詢事件時指,不評論個案,當事人可向相關部門舉報。同時本媒亦向警方查詢2019及2020年有關非禮及性騷擾個案數字,但至今(21)仍未獲得回覆。

事主Apple(化名)向本媒表示,事件發生於6月初某日晚上,她與朋友吃完晚飯散步至筷子基一帶,被途人提醒指有一男子一直偷影她,Apple都未反應過來涉事男子已經打算逃跑,幸好途人幫忙攔截,Apple隨即報案求助。但警員到來之前,該男子已將用以偷影的手機扔爛。

警員:「你今日係著短褲又唔係裙」、「告到機會好微」

其後警員到場處理,分別向Apple及男子問話,Apple稱她已明確向警方表示要追究該男子責任,當時也清楚聽到男子對警方道「我初犯咋」。Apple表示警員在現場處理的過程中,多次用各種理由「勸說」她不追究,「因為佢凈係影你後面,而你今日係著短褲又唔係裙,法例規定要一定條件先可以起訴,冇對你造成咩傷害,告到機會好微」。

Apple指出,該警員一直以「未必有條件起訴」為由不斷勸說。Apple堅持追究到底,與警員返警局錄口供過程中該警員又稱,「佢(該男子)聲稱自己係病態,通常呢啲(病態)上到去都冇事」。

即使去到警局錄口供,Apple認為自己仍被無禮對待。另一警員錄口供時問及是否知道被偷拍的是哪個部位,Apple表示用以偷拍的手機已經被扔爛,自己無從得知,而且涉事男子一直在其背後,經途人提醒她才得悉被偷拍,她無從得知涉事男子做了什麼、自己哪裡被拍,也認為這應該是警方的調查責任,這警員又重覆道「冇咩條件可以告到佢」。

圖為治安警察局。事主表示,她前往治安警察局錄口供,當時在現場處理的也為治安警員。

報警求助竟連番遭勸退 事主感「委屈、好嬲」

Apple形容當時感「好委屈好嬲」,自己是受害者,報警求助是為得到保護,但只獲警員重覆表示「唔知佢影咗啲咩,冇咩條件告到佢」,好像感覺警員認為自己在「搞事」。Apple由始至終都堅持追究,再有第三名警員告知她,走法院要花很多時間,以及需要多次前去警局協助調查等,Apple一直表示無問題。

筆錄完成後,該名警員問「想要以咩告佢(涉事男子)」,Apple稱「非禮罪、侵犯私隱」,但該名警員回應指「非禮罪,首先第一佢冇掂到你;侵犯私隱,你著到咁(短褲),但又唔俾人哋睇,但呢啲係人哋自由」。Apple對此感不尊重及漠視,有種被拍是「自找」的感覺。

Apple表示一定會對偷拍事件追究到底,也準備去信投訴處理事件的三名警員,因他們處理事件的態度都讓她覺得市民安全似未得到足夠重視和保障。

保安司長辦:不評論個案 當事人可向相關部門舉報

本媒於6月10日去信保安司司長辦公室及治安警察局,問及保安當局是否對此類案件已有既定立場,都想息事寧人,故以「好難告到」為由讓事主不追究;對於警員疑似「消極」處理的態度,當局有何回應。另外,本媒也向當局諮詢2019及2020年有關非禮及性騷擾個案數字。包括過去兩年分別曾接獲多少宗這類個案的投訴/報案,警方落案檢控的有多少宗,最後送去檢察院又有多少。

保安司司長辦6月10日回覆表示,「依法個案不作任何評論。如果當事人認為事件屬實,可以到治安警察局、司法警察局、保安司司長辦公室,甚至紀監會作出舉報。」

至於治安警察局的回應及相關案件的數字,本媒至今仍未獲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