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tain Up!藝文爛鬼樓
作品訪談.對話

實驗.新體驗——專訪第一屆“Guia Fest!”

Curtain Up!藝文爛鬼樓

文:藝文採訪組

時間:2021年06月2日 17:17

Modular Synthesizer(圖片來源:”Guia Fest” Facebook專頁)

鋼琴、結他、爵士鼓等樂器為不少人而言可能相對熟悉,即使自己不會玩,日常中也會見過其模樣,會聽過樂手演奏。但模組合成器(Modular Synthesizer)這樂器則較為少見。愛好實驗音樂的Steven 和Matthew最近就策劃了 “Guia Fest!”,除舉辦工作坊介紹模組合成器及程式Supercollider外,也會舉行聲音與酒精的實驗體驗,並在閉幕音樂會中邀請不同類型的本澳音樂人以不同的風格與形式演出。

「主要想帶來一些新的體驗。不是說大家一定覺得這體驗好,但要試試一些這樣的組合,去感受一下。」Steven說,「可能會覺得壞,試過就知這體驗不適合自己。我想整個“Guia Fest!”的方針是提供一個機會去嘗試一些平常少見的事。」

「歐洲現在也有很多這類型的festival,但對於大眾是較偏門的,想看看用甚麼方法去和社會做一些交流。」Matthew說。

另一種懷舊  器材框不住創作

(網上圖片)

Matthew和Steven之前也曾舉辦實驗音樂會,而今次的第1屆“Guia Fest!”將於 6月6至20日舉行。首場活動是模組合成器工作坊。在澳門,電子音樂未算主流,而使用模組合成器創作音樂更是少見。Matthew和Steven介紹,模組合成器是一個電子音樂樂器,透過轉化電流去發出不同的聲音。在六七十年代,因為廣告與電影對聲音的需求大,而當時尚未有電腦很完善地錄製「罐頭聲音」,於是就靠模組合成器來模仿各種聲音,例如小鳥的叫聲,開汽水的聲音等。「它始終是樂器,你玩甚麼音樂就看個人,而不是機器。你也可以用來玩一些旋律豐富的或很古典的,或dance music。」Steven分享道。

而雖然時至今日,電腦已能做出不少聲音,但Modular Synthesizer的潮流又開始回歸。Steven比喻,就像在數碼相機的潮流中,有人始終喜愛菲林相機。「我想趨勢走返去hardware。電腦一定最強,modular做到的我相信它也能做到,但近年很多音樂人,用開電腦的都開始再用hardware,不一定是modular,可能是電子琴或結他。我想最少是操作感的問題,那有種直接性,不是用mouse或keyboard去調較,而是很直接地有一個掣去扭,去操作。像數碼相機的確很好,但會有些人喜歡用菲林相機,是另一種體驗。」

除了Modular Synthesizer,今次“Guia Fest!” 也請來瑞士的實驗音樂人Daniel Maszkowicz以線上教學的形式,教授程式Supercollider的原理與入門技巧。Supercollider主要用於「實時聲音合成」(real-time audio synthesis)和「算法作曲」(algorithmic composition),自 96年由James McCartney 開發以來,受到不同領域的聲音創作者喜愛。Matthew和Steven介紹,現時的電子樂器內已設好軟件和介面,使用起來非常容易,而Supercollider則更原始,音樂是透過編寫程式而成,也因為沒有介面的限制,創作的框框也更少。「現在很多人都是用很罐頭的形式去做音樂,或用些很現成的東西,但不要被樂器的框框住。」Matthew說,「想讓人知道最原始是這個樣子。未必是要很精通這事,但知道有這些存在。像modular,現今的電子音樂都是由這些演變而來。所以想讓人知道,以前的人是這樣的。」

Steven坦言,並非參加了工作坊就會懂得使用Modular Synthesizer和Supercollider,工作坊主要是介紹兩者基礎知識及如何入門,「之後還是要爬文、看youtube。」他又指,為初入門而言,兩者需要的知識量和價格都相對高,但創作音樂思路與傳統樂器完全不同,有其吸引之處。「整個workshop主要是我們以過來人、一個玩開其他音樂的人去分享,我們覺得分別是甚麼,吸引之處是甚麼,傳統玩音樂和用這樣一部機去做,特別之處是甚麼,對比其他樂器,可能性有多闊。」

聲音與酒  嘗試不同體驗

除了工作坊,今年“Guia Fest!”也特設一場「聲音,調酒」。二人介紹,這活動主要不是做聲音的實驗,而是嘗試配搭雞尾酒和聲音這兩件事,讓人有新的體驗。而在閉幕音樂會中,他們也邀請了不同類型的本地音樂人作新嘗試,例如一直以演奏敲擊樂為主的Yukie Lai,樂隊WhyOceans的鼓手Ellison。「我們也想推多些人去玩,不想來來去去也是我們,然後觀眾一看:『又係你哋呀!』就唔好啦。」Matthew笑道。

演出的常客Aki將和Steven合作,瑞士的實驗音樂人Daniel Maszkowicz也會為演出做準備。Steven表示,未來希望每年能舉辦一次,並向多元化發展,而不只是音樂。Matthew也希望,未來有機會可在戶外演出。「德國栢林較流行一點的電子音樂節Atonal,每年都吸引全世界不同地方的人去看。可能運用到廢棄了的工廠大廈或廣場,或歷史價值的地方去做。當地在這些地方舉辦這樣另類的節時,會令更多對這範疇未有認知的人,知道這世界也有這些、有人在做這些事,一些自己未見過的事。未來希望可以再社區性一點。」

Matthew和Steven曾於書店進行音樂會(相片由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