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勞權論盡紙本
  澳門大學前社會學教授郝志東曾經在國際學術期刊發表了一篇 《Social Problems in Macau 》文章,從性別,種族,工資,社會組織和教育等不同層面剖析澳門社會問題,當中特別指出了外地家庭傭工在多個層面遇到不平等待遇,當時他提出了作為高等教育的人文及社會科學缺乏了公民和道德教育。明顯地,外僱待遇與教育的漏洞相互關連。   澳門是多元城市,盛行的宗教和傳統倫理均強調人人平等。《論語》的《仁篇》強調的「里仁為美」正是儒家核心思想之一,其旨在求同存異,互相尊重,以仁德處事待人。而聖經《瑪竇福音》第二十二章亦提及到「你應當愛近人,如你自己。」這兩種本地核心的社會文化均重視善待人人。這些本土珍貴的人文精神都應在本地勞動政策及教育得到體現。   教育不是一個最終的解決方法,社會問題涉及多重元素,但教育始終是一個好的開始,讓人人從意識上建立善念,驅動與人為善的行動實踐。 正如外僱團體進步家務工工會所期許的,通過教育喚醒家庭傭工和社會大眾重視勞工權益的平等性,這將有助本地社會以較開放的態度認識外僱工權益。

產業多元化終現曙光? 外賣行業興起成就業新選擇

097 勞權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21年05月27日 16:16

「老細,有人嗌外賣呀!」不知是因疫情還是政府大力推動的「智慧城市」終見成效,外賣平台近年成為各界新寵,晉升「無飯」一族摯愛,隨之亦衍生了外賣車手這一新興行業。過去或只由商戶本身的員工或外聘人員送外賣,現時是又平台集中車手進行派送。似乎也讓多年來淪為口號的「產業多元化」終現少許曙光,也成為不少疫下失業人士的出路。然而,這一行業的工作狀況及保障如何?當加入這行的人員越來越多時,必要的保障又能否與時俱進?阿強(化名)這一新進車手的工作經歷或可告知一二。

現年28歲的阿強今年初加入某外賣平台做全職車手,日返九小時,其中一小時食飯時間,平均每月月入一萬七八。薪酬計算方面,沒有底薪多勞多得計算,每月最低目標為六百單,若超過一定單數則可每單加一元。至於假期及福利,則全部按勞工法的基本規定,有一定的油費補貼,其他額外保障則暫無。

外賣車手常穿梭大街小巷。僅為示意圖,非受訪者

對於公司的細節規定,阿強在訪問中幾乎避而不談,例如規定送餐時間及每單薪酬等等,表示或涉及商業機密,他透露月入萬七八時每月做了七百八十單至八百五十單,可以計算得每單約為二十元至二十五元。

早前另外一個新外賣平台崛起對這行業帶來強力衝擊,包括優惠力度超大、免配送費等,阿強稱「當時喺條街一個鐘先得一兩單,唔好話飯唔飯市,過咗飯市以前起碼基本(一個鐘)有四單,但當時真係冇⋯⋯好彷徨。」幸好新平台的熱度已過,公司的單量漸升,政府又公佈外賣平台可加入新一輪電子消費計劃,越來越多商戶加入其平台,即使認為行內少有晉升機會,阿強對現職的前景仍然樂觀。

付出和收入可成正比

談及投身該行業的緣由,阿強坦言因找不到其他工作,而身邊亦有朋友從事這一行,了解情況後就開始做。去年離職後面試過不同類型的工作,試過無果,也有因薪酬或職位不合適而放棄。雖然現時工作日曬雨淋,有時要走數層唐樓送餐,天雨路滑時又十分狼狽。但阿強以一句「人工包埋」帶過,並認為至少送外賣付出與收入成正比,「出去揾過份工唔一定有呢個數」,也無須如往時返文職般處理複雜的人事關係。相信不少打工仔都遇過「自願加班」,阿強也試過,他認為現時送外賣起碼是真正的「自願加班」,超時工作多少都是自己收穫,「OT錢都係落自己袋」。

行業內外競爭都激烈,越來越多人成為外賣行業的一員,有招聘網站更以月入四萬作招徠。阿強指出若以其公司的規定計算,需月做過千單才能達四萬,並且需超時工作。不過總體而言,阿強對現況感滿意,認為公司的薪酬、待遇等都符合期望,只要肯努力每月都能有可觀收入。

外賣車手入行的門檻其實一點也不低,曾有面試過某外賣平台兼職車手的人士透露,第一關便是在高士德區過百合作商戶打卡。他表示,面試時該平台給予高士德區數百間合作商戶清單,要求其於下次面試前拍下逾百間,表示自己已得悉這些商戶的具體位置,可見車手首項技能須為「路路通」,才不會延誤送餐惹來惡評。

怕差評或影響薪酬 車手送餐不敢怠慢

外界對車手存在刻板印象,認為駕駛態度惡劣,在馬路上左穿右插導致險象橫生,阿強則表示難以評價他人做法,但會堅持做好自己。亦直言無論是否外賣車手,都存在危險駕駛的人士,而作為服務型行業的他們只是想盡快送餐予客人,但都會保障自身及行人安全。至於是否與需在規定時間內送餐有關,阿強則表示其上級在這方面並無硬性要求,只稱盡快及安全為上。

再者,盡快送餐到客人手中可免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煩。阿強表示理解客人等餐心切,有時送得遲又或去錯地方令客人久等都擔憂影響行業觀感,而且外賣平台還有對車手的評價,阿強稱若收到差評或影響薪酬,車手都不敢怠慢。

不少餐飲商家與外賣平台合作,招徠更多客戶,擴展商業版圖。

車手買意外險貴一倍

外賣車手屬新興行業,又常穿梭於道路間高速行駛,看似危險度頗高,會否成為保險界新寵?保險經紀黎國樑(Jason)表示,交通意外頻發而車手又身處其中,這個點能成為不錯的敲門磚以開啟與車手們的對話,不過他並無增加此類的客戶。一是他們很少有時間停下聽保險講解,二是該行業還存有太多不確定性。

Jason提到大多會推薦外賣車手購買意外險及住院保障等,皆因「(車手)比其他普通職業的人出意外的幾率高,基本上都是戶外工作,每日開車八個小時,最多意外就是交通意外,變相每日都在一個最多意外的地方」。因應外賣車手意外幾率較高,意外險保費須為普通職業的兩倍,但保障內容相同。Jason稱「現時外賣盛行,車手起碼月入近兩萬,(薪酬)高過普通文職,但相對來講危險度較高⋯⋯若以人工的一成作保費保障自己,我覺得他們是接受的」。

行業存在不確定性

其餘如儲蓄或退休保障等是否也會推薦?Jason在與車手的傾談過程中了解到,行內人都覺得這個行業不長久,「可能因為疫情需要,疫情好多公司唔請人,咁啱係冒起嘅行業,個個都去做囉,因為人工真係高,但疫情過去後可能好多人都想轉工」。在其職業存在不確定性時,長期的保險未必具吸引力。

有傳聞外賣車手不被保險公司接受投保,Jason澄清除了某些特定職業每個職業都可投保,但投保時必須如實登記職業狀況。若隱瞞職業,明明是外賣車手但報稱是文員,只為逃避較高的保費,到真正出意外時只會得不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