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勞權論盡紙本
  澳門大學前社會學教授郝志東曾經在國際學術期刊發表了一篇 《Social Problems in Macau 》文章,從性別,種族,工資,社會組織和教育等不同層面剖析澳門社會問題,當中特別指出了外地家庭傭工在多個層面遇到不平等待遇,當時他提出了作為高等教育的人文及社會科學缺乏了公民和道德教育。明顯地,外僱待遇與教育的漏洞相互關連。   澳門是多元城市,盛行的宗教和傳統倫理均強調人人平等。《論語》的《仁篇》強調的「里仁為美」正是儒家核心思想之一,其旨在求同存異,互相尊重,以仁德處事待人。而聖經《瑪竇福音》第二十二章亦提及到「你應當愛近人,如你自己。」這兩種本地核心的社會文化均重視善待人人。這些本土珍貴的人文精神都應在本地勞動政策及教育得到體現。   教育不是一個最終的解決方法,社會問題涉及多重元素,但教育始終是一個好的開始,讓人人從意識上建立善念,驅動與人為善的行動實踐。 正如外僱團體進步家務工工會所期許的,通過教育喚醒家庭傭工和社會大眾重視勞工權益的平等性,這將有助本地社會以較開放的態度認識外僱工權益。

澳門創作人:不會以擺攤為生

097 勞權論盡紙本

文:晨曦

時間:2021年05月27日 15:15

澳門藝墟。資料圖片


近年澳門的市集好像很多。塔石藝墟辦市集,關前街辦市集,觀光塔辦市集,酒店辦市集,還有康公市集、氹仔市集……未來路環荔枝碗也可能有市集。還有一些展銷展會其實也可以擺攤。這麼多攤點,創作人好像不愁沒有機會銷售產品支持生活,但兩位受訪的設計師山今和Sue都表示不會以擺攤為生。

「倉存在澳門的成本頗高,客人是否可以接受成本轉移到價格?在澳門要比其他地方再多的努力去做,所以我沒這想法。」Sue說。

「本身出發點是推動動畫中的角色。擺了咁多次攤都有少許累。可能之後都是找其他人幫手擺,自己把時間用來創作。本身也不是以此賺錢,本身都有正職,就冇咁大壓力,都是一年一兩次宣傳下、推動下自己動畫作品。」

山今:主力是創作 擺攤為宣傳

剛過去的藝墟,山今再次帶着自己的IP「何小涌」的產品擺攤。今次的產品款式吸收了之前的經驗再改良,選擇也更多,反應不俗,帶去的tote bag 在藝墟結束時都已賣光,但因為成本已佔逾三分之二,所以利潤也不多。然而,它一對襪子的樣版詢問度頗高,讓他對量產後的銷情有了信心。同時「何小涌」的instagram和Facebook的追蹤也有上升,收到宣傳效果,也有客人之後私訊他訂購產品。「多咗七、八十個followers,雖然唔算多,但都OK。」

雖然這只是他第三次參加藝墟,但山今也有一定的擺攤經驗,例如有參加過MIF,也參加過在漁人碼頭舉行的展銷,亦曾試過到內地會展「開檔」等等。他表示,並非每一次的成績都像今次藝墟般理想。一來是展覽的客路未必與自己的相同,二來有的租金要數千元一日,難以回本。另外,一些市集的宣傳不足,即使租金便宜,但如算上勞動成本,其實也不划算。現時藝墟免費擺攤,而在山今看來塔石藝墟的宣傳也足夠,之前有外地攤主參加時,政府也有辦茶聚,讓本地與外地的攤主們可以互相認識,「算係該有嘅都有了。」但每年落雨安排沒Plan B?「夏天有風扇。」樂觀的他說。

他認為,擺攤可以直接了解到客人的喜好,有助設計更受歡迎的產品。他表示,初期會先在本地一些客製店訂造少量產品,反應好的話再加大產量。例如他設計的襪子將會在內地生產,但最低限度要一百打,即一千二百對,「預兩三年慢慢散吧。」山今現時有正職支持生活。他坦言不會考慮以擺攤為生。一來是希望能有更多時間集中精神做創作,二來是適合的擺攤機會其實不多。「政府的市集,作品不太商業都可以。現在內地有的地方是房地產主導,想藉你來刺激人流,是另一種做法。」

山今。

山今。

澳門藝墟:少女、實用品、相似

另邊廂,Sue也是抱着「試水溫」的心態去年開始參加藝墟。跟山今一樣,她會先找客製店少量生產,單件的成本雖然較高,但因為量少,負擔也沒那麼大。她形容,塔石藝墟算是「沒甚麼好亮眼,但也沒甚麼做得差」,但覺得藝墟的定位向少女、且實用為主的小物件。「幾乎八九成都是飾物,其次很多是擺設,也有一些親子類、寵物類的。近年也多了一些私人訂製的產品。」而早幾年塔石藝墟予人的感覺並不一樣,「以前有較多不同類型的產品,例如我有見過有相機,有見過插畫類,有只是賣頸巾的,或者只係海報或布製海報。我作為一個本地人、做設計的,會覺得以前的較精彩。雖然未至於會好心動好想買,但那種感覺是除看產品之餘也看設計。但現在就很商品化,有些不同。」

對於近年本地的市集似乎漸多,Sue認為是好事,但如市集能分種類,她覺得會更好。她有感,外地如台灣、廣州等的市集會很有特色,例如會有專是藝術書的市集,或專是紋身類的市集。這些看來未必很大眾化,但如想了解某種文化,在這種市集可以看到很多。又例如內地一些市集會集合各省有名的設計師擺攤,整個市集氣氛濃厚,「他們也有商品,始終市集要有買賣才能賺錢,但每個攤自己的特色都很強烈,很難找到感覺差不多的攤,所以市集的攤雖然不多,但整個感覺很不一樣。」

Sue (左) 與合作伙伴。 相片由Sue提供

閒雜作

在哪裡擺攤會考慮哪些因素?「第一是租金,然後是時間和地點是否適合,然後再想類型。」她坦言,曾想過去一些夜市,但澳門一些商業性的展銷攤位租金都偏高,似乎沒有考慮創作人的實際狀況,如果貨賣得太便宜根本不能回本,但賣得太貴市場又難以接受。本身做設計的Sue在最近的藝墟把作品印成明信片、T-shirt等出售。她指,曾有客人表示她的作品價錢偏貴。「其實那個只是成本價再多少少,不過其他人只是十元三張。有這樣的對比時,他看的不是內容,是最外層的,如是否實用,或價錢上的需求。所以……仍需努力,哈哈。」

她又表示,會希望到國內擺攤。「廣州的市集真的做得很專業。產品豐富,藝術價值也高。喜歡的話要願意花錢去做這事,而不是因為價廉物美、我缺了條手鍊看哪裡有就買,而是每間舖頭都有自己的特色,透過image就能看到舖頭在走甚麼風格,一眼就能看出他們想說的故事,而澳門很少。所以覺得如何到內地擺攤,看到不同的市場,有不同的客人,自己也會有點演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