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勞權論盡紙本
  澳門大學前社會學教授郝志東曾經在國際學術期刊發表了一篇 《Social Problems in Macau 》文章,從性別,種族,工資,社會組織和教育等不同層面剖析澳門社會問題,當中特別指出了外地家庭傭工在多個層面遇到不平等待遇,當時他提出了作為高等教育的人文及社會科學缺乏了公民和道德教育。明顯地,外僱待遇與教育的漏洞相互關連。   澳門是多元城市,盛行的宗教和傳統倫理均強調人人平等。《論語》的《仁篇》強調的「里仁為美」正是儒家核心思想之一,其旨在求同存異,互相尊重,以仁德處事待人。而聖經《瑪竇福音》第二十二章亦提及到「你應當愛近人,如你自己。」這兩種本地核心的社會文化均重視善待人人。這些本土珍貴的人文精神都應在本地勞動政策及教育得到體現。   教育不是一個最終的解決方法,社會問題涉及多重元素,但教育始終是一個好的開始,讓人人從意識上建立善念,驅動與人為善的行動實踐。 正如外僱團體進步家務工工會所期許的,通過教育喚醒家庭傭工和社會大眾重視勞工權益的平等性,這將有助本地社會以較開放的態度認識外僱工權益。

淨灘兩年 清走了近10噸海洋垃圾 ——愛地球的Gilberto Camacho

097 勞權論盡紙本

文:大蔥

時間:2021年05月27日 15:15

Gilberto Camacho是一位土生土長的澳門人,爸爸來自葡萄牙,是一位土生葡人。這些年來,網上有個叫做Macau ECOnscious的公開群組,常常會分享他們定期淨灘的活動,他們不僅揀拾一些小件易處理的垃圾,更是會合力搬走一些大型的海洋垃圾,例如漁網、大型油桶、床墊傢俬等等,義工們的努力身姿感染了不少關心環境的人。最先發起海洋義工行動、建立這個群組的人就是Gilberto。他目前是一間幼稚園工作的電腦工程師,在那裡,筆者大蔥和他一起聊一下他的理念和環保行動。

海洋垃圾裡最多發泡膠。

Gilberto說幼時澳門人少城市也安靜,就算有人隨手丟了個維他奶盒,也不會多留意。結束中學學業之後,去里斯本讀大學。在歐洲大陸,他感覺到了一些觸動,遊歷歐陸上很多國家,有一些也並非富裕,但是大多數的城市十分乾淨,自然也保護的很好,所以環保這件事情不是看有沒有錢,而是看有沒有心。當他回到澳門之後,澳門已經成為一個繁華的賭城,人均垃圾量也超過周圍城市,成為世界前列,而這裡是一個如此富裕的地方,「澳門很小,又那麼有錢,是非常有條件建設一個Green City」,但是事實並非如此,這個城市的環保政策推行得緩慢。這種Contrast令到他十分震撼,覺得不能不做一點行動,於是他想從自己從小事做起,就先成立清潔海洋的義工隊先。雖然一個人的力量有限,但是如果十個二十個,澳門70萬人都加入,那麼力量將會有多大。

關於「ECOnscious」這個名字,Gilberto告訴我他希望對生態環境ECO的「Conscious」,可以帶來理性,人類社會的任何紛爭,在大自然的面前都是一件十分微小的事情,「如果生存都沒有做到,那所有的其他事情還有什麼意義呢?」所以他說希望澳門的市民可以思考更多,更用心付出行動,而不是因為清理了一次海洋垃圾,就熱烈慶祝。

最先發起海洋義工行動、建立這個群組的人就是Gilberto。

「那並不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情,我們永遠也清理不完垃圾,這是一件悲傷的事情。」

「我們做的這些事是十分微小的事情,希望有一天大家都覺得是小事,那就好了。」

成立義工隊以來,有來自世界各國的人參與,包括了英國人、美國人、葡國人、義大利人、菲律賓人、日本人,還有來自香港台灣大陸等等地方的義工,簡直是一個聯合國,但唯獨缺少了本地人,這讓Gilberto感到很遺憾,「我們清理垃圾,守護的是澳門這個地方,理應有更多本地人參與。」對於本地人的環保意識不夠的原因,Gilberto認為根源在於教育。他分享在歐洲的時候,電視節目、報紙、網路和其他媒體裡都有非常多關於環保的資訊,相對在澳門就不夠多,他希望澳門的政府和教育機構都更加「真心」去推行環保,那市民也會更加「真心」的行動。

一次淨灘清理的垃圾。

「想一想我們的下一代,為什麼他們要吃魚肉發泡膠?」

兩年來,淨灘基本上一個月一次,訪問當天,Gilbert將要在第二天去他的第三十次淨灘。「每次平均會清出超過300公斤左右的海洋垃圾,最多就是發泡膠。」然後Gilberto做了個簡單的算數,「那這幾年來,應該清理了大概十噸垃圾。」所謂聚沙成塔,就是這個意思了吧!當然我們在驚嘆行動的成就的時候,也不能不擔憂海洋垃圾數量的龐大。筆者也時常參加民間團體的淨灘活動,能把一次海灘清理乾淨,確實有巨大的滿足感,但當行動持續幾次之後,就會有種西西弗斯的空虛感——原來不管我如何清理,垃圾仍然那麼多,就像我把石頭費盡力氣推上山頂,它又滾了下來。
「我們返工放工儲錢,像機械人,十個有九個覺得不開心。儲了錢做什麼呢?移民,移去一個環境更好的地方,但是這種地方越來越少。」如果不去思考,日常生活也可以是西西弗斯的徒勞。
Gilberto接著又提到在海洋邊待得久,就會覺得這個世界是由海洋連在一起的,沒有地方可以獨善其身,看看海洋垃圾的國籍就可以知道。源頭減廢始終是最重要的,目前澳門政府終於推出了膠袋徵費的法律,原來他在2016年已經遊說五六間超市參與了他的一個提案——他引入葡國和歐洲其他國家的一個作法,讓顧客消費的時候取塑膠袋要給一文。後來因為現實的因素,改為讓客人自行選擇是否為了地球用一元購買粟米澱粉製作的膠袋。

「這個計劃行了一兩年之後,政府推出了法律。」算是邁出小小一步,前路,仍然很長。

Gilberto和淨灘的參加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