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勞權論盡紙本
  澳門大學前社會學教授郝志東曾經在國際學術期刊發表了一篇 《Social Problems in Macau 》文章,從性別,種族,工資,社會組織和教育等不同層面剖析澳門社會問題,當中特別指出了外地家庭傭工在多個層面遇到不平等待遇,當時他提出了作為高等教育的人文及社會科學缺乏了公民和道德教育。明顯地,外僱待遇與教育的漏洞相互關連。   澳門是多元城市,盛行的宗教和傳統倫理均強調人人平等。《論語》的《仁篇》強調的「里仁為美」正是儒家核心思想之一,其旨在求同存異,互相尊重,以仁德處事待人。而聖經《瑪竇福音》第二十二章亦提及到「你應當愛近人,如你自己。」這兩種本地核心的社會文化均重視善待人人。這些本土珍貴的人文精神都應在本地勞動政策及教育得到體現。   教育不是一個最終的解決方法,社會問題涉及多重元素,但教育始終是一個好的開始,讓人人從意識上建立善念,驅動與人為善的行動實踐。 正如外僱團體進步家務工工會所期許的,通過教育喚醒家庭傭工和社會大眾重視勞工權益的平等性,這將有助本地社會以較開放的態度認識外僱工權益。

戰前的時代影像 ——談阿傑特(Eugène Atget)的巴黎影像

097 勞權論盡紙本

文:方言社

時間:2021年05月27日 15:15

以販賣相片為生、以記錄世紀末工業化前的巴黎而聞名的阿傑特 (Eugène Atget,1857-1927)。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在上世紀初,作為全世界藝術中心的巴黎集合了來自世界各地最出色的藝術家。在這城市中藝術家們認識、相聚,甚至互相影響創作。而在這一篇「忘了攝・影集」中介紹的正是活躍於這時期的攝影師——以販賣相片為生、以記錄世紀末工業化前的巴黎而聞名的阿傑特 (Eugène Atget,1857-1927)。

其實巴黎在戰前的模樣並非我們印象中的一成不變。在19世紀,巴黎作為歐洲工業化的大城市,市中心已變得擁擠不堪而且非常髒亂,與我們現在對巴黎的印象可謂截然不同。在1840年代拿破侖三世即位後,一系列的巴黎改造工程(又名「奧斯曼工程」)以雷厲風行的方式把髒亂擁擠的街道拓寬,並拆除大量過時的建築物,同時興建大量公園、廣場、下水道及噴泉等設施。這些激進的城市改造工程把巴黎變成我們今天看到的模樣。而踏入1900 年代的新世紀,這項改造工程已步入尾聲,激烈的城市景觀變化與最後一批舊景觀的消失,正好是當時阿傑特的創作背景。為了紀錄當時「老巴黎」與現代化的最後景觀,阿傑特以一種寫實與功能性的手法,在清晨人流還沒有太多時遊走於其工作室附近的巴黎市區,日復一日地拍攝影各種城市景觀的照片。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以人像特寫為動機而拍攝的照片外,我們鮮在阿傑特的其他相片中看到人物的出現。著名文化評論學者華特.班雅明(Walter Benjamin) 在其著作《機械複製時代的藝術作品》中,以「犯罪現場」來形容阿傑特這些空無一人的照片。當然其中一個原因,是由於阿傑特喜歡在清晨人流較少時拍攝,而其使用的玻璃乾版底片,即使在陽光之下,一張照片的曝光時間亦需時甚久,因此,我們可以留意到他部份相片中其實並非完全是空無一人,而人像只是因曝光時間太長的關係而虛化甚至消失在照片中。

以販賣相片為生、以記錄世紀末工業化前的巴黎而聞名的阿傑特 (Eugène Atget,1857-1927)。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以販賣相片為生、以記錄世紀末工業化前的巴黎而聞名的阿傑特 (Eugène Atget,1857-1927)。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大家在閱讀戰前的攝影時,需要知道當時人們並沒有對攝影有著學術性的解讀以及風格上的分類。攝影這種新技術,更多是強調其作為一種中立、紀錄性與科學性的工具為主。 以阿傑特的相片為例,他在工作室門牌上寫著 「Documents pour artistes」 (給藝術家們的資料)。阿傑特自40歲到晚年的攝影生涯中,以販賣相片給當地藝術家及建築師等為生。作為一個稱職的「資料拍攝者」,阿傑特並沒有以藝術家自居,更沒有當時名流圈子藝術家們的名氣和金錢。他一生中以玻璃乾版攝影在不作任何過份修飾的方法下拍攝了無數的照片,包括巴黎的街道、建築物的特寫、店舖的門面、當時的室內設計等,可以看出阿傑特除了自身的紀實目的以外,亦從購買相片的客人的角度出發,每張照片均以觀看得主體最多細節為大前提去拍攝。換句話說,阿傑特在拍攝關於街道和建築物等等以死物作為主體的相片時,他並沒有把人拍進去的必要。相反地,一些 「以人作為資料」的照片就利用了虛化的背景分隔,盡量把人物凸顯出來。

阿傑特一直以不作修飾的前提去進行拍攝,這種方法在1920年代引起了當時住在他工作室隔壁、超現實主義攝影的代表人物曼.雷 (Man Ray,1890-1976)的關注。似乎在曼.雷眼中,這些空無一人又過於寧靜的老巴黎照片中有一種不刻意的超現實主義的元素在內。那時候,曼.雷為已接近晚年的阿傑特購買了一部分的照片,並於阿傑特過世前一年(1926 年)在超現實主義刊物《La Révolution surréaliste》提到阿傑特,希望引起關注。阿傑特過世後,曼.雷的前助手阿博特(Berenice Abbott)決定購入阿傑特大部分照片並帶回美國。1936年他推出了攝影書《Atget: Photographe de Paris》,並在不同的畫廊展出其作品,令這位從未出版任何著作和辦過展覽的法國攝影家能被世人所認識。阿博特不遺餘力大力推廣,最終使阿傑特登上世界的舞台,而其作品也成為各種攝影教科書的必修課題。這些遲來的名譽總算彌補了阿傑特生前不被賞識的遺憾。

以販賣相片為生、以記錄世紀末工業化前的巴黎而聞名的阿傑特 (Eugène Atget,1857-1927)。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以販賣相片為生、以記錄世紀末工業化前的巴黎而聞名的阿傑特 (Eugène Atget,1857-1927)。相片由方言社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