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勞權論盡紙本
  澳門大學前社會學教授郝志東曾經在國際學術期刊發表了一篇 《Social Problems in Macau 》文章,從性別,種族,工資,社會組織和教育等不同層面剖析澳門社會問題,當中特別指出了外地家庭傭工在多個層面遇到不平等待遇,當時他提出了作為高等教育的人文及社會科學缺乏了公民和道德教育。明顯地,外僱待遇與教育的漏洞相互關連。   澳門是多元城市,盛行的宗教和傳統倫理均強調人人平等。《論語》的《仁篇》強調的「里仁為美」正是儒家核心思想之一,其旨在求同存異,互相尊重,以仁德處事待人。而聖經《瑪竇福音》第二十二章亦提及到「你應當愛近人,如你自己。」這兩種本地核心的社會文化均重視善待人人。這些本土珍貴的人文精神都應在本地勞動政策及教育得到體現。   教育不是一個最終的解決方法,社會問題涉及多重元素,但教育始終是一個好的開始,讓人人從意識上建立善念,驅動與人為善的行動實踐。 正如外僱團體進步家務工工會所期許的,通過教育喚醒家庭傭工和社會大眾重視勞工權益的平等性,這將有助本地社會以較開放的態度認識外僱工權益。

「你好,我是從澳門來的」——澳門IP台灣擺攤生存記

097 勞權論盡紙本

文:青豆

時間:2021年05月27日 15:15

相片由半島師奶提供

一到周末,台北的商業區、文創園區等地方都有市集,其中在松菸文創園區的市集不止是每周都有,而且有時還不止一個,擺開起碼有五、六十攤,如果兩個市集那就有上百個攤子,吃的喝的什麼都有,還有攤主帶著可愛的貓咪小狗一起看檔,如果把所有攤子看一遍,悠悠地走一圈,找個舒服的角落坐下,買個咖啡吃個蛋糕,聽一下市集裡的樂手演唱,一個下午就舒服地過去了。

澳門IP在台灣

在市集裡,你會看到各式各樣的攤主,有從中、南部來攞攤的,也有從更遠的地方到來。曾遇過法國女孩現場製作法國蛋糕,現在,你還可在台北的市集中,聽到一把帶著廣東腔的國語活潑地介紹著:「『師奶』是廣東話,意思就是家庭主婦。」正在解釋的,就是品牌名字「半島師奶」,招牌掛出來後,台灣人都好奇這個店到底是在賣什麼,還有人以為是賣婦女用品,「好特別的名字啊!」客人們都帶著好奇在張望,攤檔賣的其實是品牌的產品,有明信片、零錢包、杯墊、紙膠帶等。

「市集是一個最快最直接可以了解到產品效果的地方,在澳門因為市集較少,產品可能多是放在寄賣店內,其實很難知道市場反應和人們對產品的感受,但透過參加不同地區的市集,接觸到不同人群,他們的反應是最直接的,對於我們初嘗試做產品的創作人來說,這些市場的測試和回饋很重要。」剛開始在台灣推廣自家品牌的澳門創作人阿翠(下稱Coby)略過擺攤的種種艱辛,直接點出市集的重要性:除了讓創業者能有一個負擔得起的銷售平台,還可以了解市場。

稍有留意澳門的動畫和插畫的人很少不認識這位在Facebook 上粉絲過萬的「半島師奶」,2013年這個故事人物開始有了自己的專頁,經常分享師奶一家四口還有一隻貓的生活趣事。2014年開始加入動畫元素,故事更多對社會事件的關注,常以充滿幽默、貼地的喻意,對半島上即時的社會動態作出反應,不少人看後會心微笑,甚而擊節讚賞,被他們說出市民心聲的用心所打動。經過幾年的努力,業績開始出現,接到一些機構的業務工作。2016年申請了文化局的動畫補助計劃,推出更多動畫作品,人們也更常在一些文化活動宣傳中見到師奶身影,如在拍板經營戀愛電影館的時代,便邀請他們製作了一條講解電影館使用守則的動畫,每次去看電影時都會播放一次,逗趣又帶點鄉音的施叔和師奶,成為城中無人不識的人物。

在最初的定位中,創作人只是想透過這個人物說些澳門的生活故事,但隨著知名度與認受性的增加,以「半島師奶」為主題的業務也開始發展起來,因此創作人調整定位,朝向IP(Intellectual property 智慧財產權)的方向發展。

相片由半島師奶提供

但是在澳門,一個 IP的發展是怎樣的?

「多數是接案子,為政府部門或者機構的活動做宣傳等,其實,澳門是有不少IP的,但一直缺少了一個平台去推動,或者有時賭場會搞些活動。」為了嘗試更多元化的發展,走向更大的市場,創作成員之一的Coby 隻身赴台闖一闖。雖然在澳門有不少粉絲,但到了台灣,一切由零開始,因此,她選擇到市集擺攤,作為了解市場、與人交流最直接、最貼地的一個方法。

與人的接觸交流很重要

「因為擺攤是直接接觸到人群,本來對我們一點都不認識的人,經過我的說明後會有印象,也可以在現場看到我們的作品,是經過了解才會在FB或IG開始關注我們,這就是參加市集最大的作用。」很多IP都是從市集開始慢慢積聚人氣。擺了幾個月市集後,的確多了台灣人認識這個澳門品牌,喜歡他們的插畫風格,最近還有一間大學的學生來請Coby去學校的市集擺攤,幫他們畫似顏繪。

「這些都是因為擺攤才有的機會,但在澳門較少這些機會,或者有時博企會找我們去參加他們的活動,就只是這樣。尤其是對於想做產品的品牌就更需要像市集這樣可以直接面對公眾的地方,來測試市場反應,拿取經驗,來調整自己的產品,否則只是閉門造車,根本不知外面市場狀態。還有,在市集可以養成與人溝通的技巧,尤其在營銷方面。」

面對完全不了解自己城市的人們,向他們介紹自己的創作理念,請他們follow IG或到網站購物等,這些都是強大的情商訓練,對於比較內斂的創作人來說,一點不容易,幸而市集氛圍比較輕鬆,人們相對自在,在擺攤的日子裡Coby遇到不少客人會熱心給予意見,還有更大的收穫,就是認識了熱心的攤友,甚至成為朋友。

「他們都很願意分享資訊,也很樂意幫助你,不但告訴我廠商的資料,甚至還帶著我去,介紹廠商給我認識,有些會告訴我哪個地方的市集生意比較好等,分享很多攞攤經驗,這些資訊對我的幫助很大,真的非常感激這些攤友。」

生產條件成熟 才能做產品的實驗

要自家生產一件商品,在今天的澳門並非易事,雖然這裡曾是製造業之城,但現在卻難以找到生廠商。為減低成本,不少創作人要在淘寶或大陸找廠商,一來不易找到適合的,二來品質監控也不容易,還有就是通常會要求生產一定的量,創作人要先投放一定資金,如銷售不佳更會增加庫存壓力;做了產品後市集一年只有幾個,其它可以銷售的地方也不多,對想開發產品的創作人來說實在困難重重。沒有產品,又何來市集?

相片由半島師奶提供

台灣其中一個優勢就是製造產品很方便,這裡很多生產商,選擇多,又可以少量生產。「台灣市集是可以讓創作人嘗試不同產品的地方,因為生產方便,開發商品較容易,想到什麼都可以試做看看。對於想做產品的創作人來說,市集是適合的,但如果只是想做一些純藝術創作,市集則未必適合,因為始終做商品跟做純藝術創作不是同一回事。」

產品要能賣出去,才可以生存。由一開始的想像,到各個細節的逐步實踐,這當中有許多學問,要投入產品開發,就要花時間去鑽研。「像在文具店會看到很多台灣的IP產品,他們多是有經紀公司幫忙,因此可以與大廠商聯乘推出很多文具,成本可以壓得很低,售價便相對便宜,但像我們這種小IP 沒有這種條件便難以競爭,這是我們現在遇到的困難,所以我們不可以做文具店都能買到的東西,要有自己特色才行,要製造出能賣出去的產品很重要。」

出走只為尋找更多生存空間

「除了擺攤,也是要接很多不同工作才可以生存,很多台灣插畫家會在Line 上畫貼圖,這也是一個曝光率很高的平台,讓更多人認識你的品牌,這都是要一步一步來的,但起碼台灣還有這些機會,在澳門可能就只靠接一些政府或機構的宣傳案子,也就沒有別的生存空間了。」

異地生存並不容易,機會雖然較多,但競爭也更大,不過Coby說在這裡比較能「正常地經營自己的IP」,能接觸到市場、接觸到人群,可以有不同的嘗試。雖然擺攤很辛苦,要賣出自己的產品並不容易,要站穩陣腳更非朝夕,但只要還有機會,起碼可以去努力、去嘗試,這些都是千金難換的學習和磨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