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tain Up!藝文爛鬼樓
作品訪談.對話

劇場也是議事亭——專訪論壇劇場《在家・工作》

Curtain Up!藝文爛鬼樓

文:路家

時間:2021年05月25日 3:03

教育問題環環相扣。最近多宗校園事件引起社會對學生問題的討論,而同樣需要關注的是教師在面對的各種壓力。卓劇場將於6月11至20日帶來《在家・工作》論壇劇場,邀請觀眾一起提出想法。卓劇場聯合藝術總監葉嘉文表示,能否解決問題並非最重要,重要的是過程中可否令大家聆聽彼此。

論壇劇場  變革的預演

「論壇劇場」又被稱為「變革的預演」,是一種強調互動的劇場模式,源自巴西劇場大師 Augusto Boal於1970年代提出的「被壓迫者劇場」(Theatre of the Oppressed)。Augusto Boal的主張認為,對話是人與人之間共通且健康的互動方式,而劇場可以成為把「自說自話」變成「彼此對話」的工具,於是劇場不只是欣賞演出的地方,也是觀眾共議社會大小事的地方。例如在今次的演出中,觀眾看畢整齣劇後,在重演時段可以取代劇中任何一個角色,以試驗解決劇中議題的方法。

卓劇場於2019年3月曾與新加坡的「戲劇盒」藝團於筷子基進行「一堂課」參與式社區劇場演出。其設定是某市政府有意興建一個交通樞紐。有機會被徵用的幾個地段均牽涉到一個重要的、與這小城的歷史、社會、商業、弱勢、文化有關的設施,而觀眾就需共同討論這「交通樞紐」的選址。卓劇場聯合藝術總監葉嘉文表示,今次《在家・工作》的意念來自當年的「一堂課」。2019年6月,卓劇場邀請了曾任「一堂課」導演的劇場工作者李邪來澳教授論壇劇場工作坊。「工作坊結束後也想有些延續,在論壇劇場方向嘗試。但剛好遇上疫情,就暫停了一年。」

2019 年《一堂課 澳門》(攝影:秋綾)

老師只有最低要求  沒有最高標準

卓劇場聯合藝術總監胡美寶

今次《在家・工作》的故事主角是一位身兼教師的雙職媽媽,以探討家長在工作、孩子教養、個人理想之間的抉擇,與當中面對的困難與壓力。為了準備演出,創作人員都曾訪問自己任職老師的友人,由幼稚園老師到大學講師、阿Sir、Miss皆有。在今次演出中擔任Joker(論壇劇場主持人)的羅德慧表示,就她觀察,不論是哪個階段的教師,他們所承受的期望或壓力都是共通的。「老師的工作不單純只是老師。他們除了要完成工作,還要照顧學生,變成教學以外的一些責任也會加諸他們身上。我想這是其中一個令他們壓力很大的原因。加上社會對教育工作者的一些期望,例如有些悲劇或有事情在學校發生,就會說老師是否發生得太遲,變成老師肩負的事有很多。」

「印象很深的是,有位教師曾說:做老師有最低要求,沒有最高標準。」卓劇場聯合藝術總監胡美寶亦指出,現在的老師除了教學,自己也要接受無數的培訓課程。而即使放學的鐘聲響了,老師還是要不斷工作,不斷回覆訊息。「家長group 、學生group、老師group ……近年因為澳門社會狀況改變,很多學生家裡的情況也更複雜,如學生家裡有甚麼情況可以怎樣幫到學生……好像不只是教學生,不只是顧自己的家庭。我覺得這是越來越強的特性,而又好像避免不了。」

拋出想法  聆聽彼此

羅德慧將於今次演出中擔任Joker(論壇劇場主持人)

像很多「打工仔」一樣,老師彷彿是一個「夾心」:要擔心每年續約,又害怕被投訴;想學生愉快學習,又要追趕教學進度;還有政府想要的、校長想要的、主任想要的、家長想要的、學生想要的、老師應做的……不同學校的彈性不一,為老師提供的支援——不論是工作或情緒支援——亦都不一。而在今日的澳門,一些傳統觀念依然認為「男主外,女主內」,打理家務、照顧長者、指導子女作業等工作應由女方負責,令一些女教師承受一定壓力。老師們因為對教育的熱誠而入行,但在重重壓力下,既要兼顧工作,又要兼顧家庭,困難不少。

「所以除了說時間分配,我們也嘗試去觸碰一些傳統觀念。」羅德慧說,「例如女性在家中的角色都是我們在演出中會嘗試去呈現,令觀眾也可以去思考。」她希望,觀眾來到劇場除了看戲之外,也能投入戲中,和劇中的人物一同經歷,一起討論教師這職業面對的種種情況。她表示,論壇劇場需要大家拋出想法,而作為Joker的她,角色就是要保持中立,邀請觀眾參與,不判斷任何想法的好壞,也不會有預設答案。「希望做到有一個互相聆聽的空間。這題目特定得來也是很多人在面對。即使不是一個老師,但可能是雙職家長,人生中可能都有些不順利的時候。希望觀眾能投注多些自己的想法,大家有多些聽和講的空間。」

卓劇場聯合藝術總監葉嘉文

今次《在家・工作》除了社團專場,還會有教師專場和公眾場次。葉嘉文也表示,希望社會上不同範疇的人可以一起討論。「現在的大環境,可以花時間去聽別人說話的機會和過程較少。把議題拿出來,能否解決到或是否有很棒的想法出現,可能都不是最重要,反而是過程中可否令大家聆聽別人說話。政治正確以外的想法有沒有空間呢?希望可以在論壇入面出現。所以除了針對老師以外,也想預留一些公開的場次,讓一般的公眾也可以參與這事,最少知道老師收工也要覆whatsapp。」

「我印象最深是新加坡的李邪老師說過一番話。」胡美寶分享道,「她說,有時我們生活上會有困境,無論議題是大是小,但它確在發生。有些困境我們目前可能沒法改變,但透過預演、排練、練習,我們去找這個可能改變的機會,去排演這個機會。」

「我不認同澳門很多人不說話,我越來越覺得不是。我覺得(大家)是不習慣有一個安全的網絡,甚至這城市沒地方讓人聚起來說話。所以如有多些聚起來討論的時間,或者大家可以連結起來。這種連結未必構成甚麼實際行動,但這樣社會不同行業,或不同的人對彼此的理解會更多。這樣對於整個社會如要邁向一種真正的和諧或關心,我覺得這樣的練習是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