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07 你的名字是「母親」每週專題
每個媽媽的故事都是一個家庭的故事,也是社會的故事。每個媽媽,故事或許不盡相同,但都在面對各種壓力。母親節,除了歌頌母親的偉大外,讓我們也一起關注媽媽們的壓力,共同思考如何從根本為媽媽們分擔重擔。  

媽媽的兩難——家暴的跨代循環

2021-05-07 你的名字是「母親」每週專題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21年05月8日 18:18

示意圖片,與本文內容無關。

平日,只要能安排到放假,雯雯(化名)都會到路環監獄探望她的細仔。訪問時說起監獄的環境,她一肚子氣,盡是一個母親對兒子的操心。但談到兒子出獄後的安排,她顯得無奈。「大仔已說不想與他同住……」

愛恨交纏的親子牽絆

雯雯曾被丈夫家暴。那時尚未有《家暴法》,兩個兒子當時年紀還小,但也有經歷其中。即便如此,親子間的牽絆有時是複雜的,有恨,也纏着愛。雯雯憶述,細仔年幼時與父親很親近,兩人會互相鬥嘴,很聊得來。有段時間丈夫在內地有生意,會哄細仔跟他一起住。細仔跟着他,也學會了喝酒,當時他尚未成年。「佢自己(丈夫)自己飲就好啦,又叫個仔飲,仲要好似當玩咁。小朋友邊識?玩遊戲玩輸了要飲,就覺得好玩。嗰次仲要畀啲白酒佢飲,惱到我!只不過冇聲出……」

雯雯指,大仔個性成熟,並一直照顧她,而細仔個性跳脫愛玩,丈夫深知這點,就常用各種玩意哄他留在自己身邊,慢慢地細仔也染上丈夫多種陋習,而當丈夫喝醉後,又常會找她和兩個兒子出氣。「細仔漸漸變得暴力,酗酒,全都在他身上發生。」她表示,細仔十多歲開始就離家出走,並常會在公園醉倒。「他告訴我,晚上不喝酒睡不了,覺得很空虛,覺得周遭環境很可怕。我又明白,他十幾歲已離家出走,常在街上睡,怕周圍的環境也正常。但不能叫他回家,因為回家就會對着他爸爸,所以也很為難,都不知道該不該叫他回來。叫他回來,他爸爸喝醉了,又是找他來出氣。但如不叫他回來,他周街瞓,這對他也很不好。我又給不了他任何地方,唯有不叫他回來。」

雯雯表示,細仔離家出走後偶然會和她聯絡,但二人也要小心翼翼,因為雯雯當時的電話由丈夫登記,所以丈夫能常查閱她的通話記錄,就會知道細仔曾聯絡她。「他(細仔)打給我會好些,他用反來電,丈夫就查不了。我就不會用自己電話打給兒子,丈夫會查到。」但據她所知,細仔也會與父親接觸。「他想找他爸爸我就不管的了,他想找便找吧,但每次找了都是吵架收場。」她又指,兒子曾想過要傷害丈夫,但最終沒有行動。而她與丈夫分開後,細仔也有跟她說過想念父親,因為家裡只有父親能和他鬥嘴。「他還說,你有想過能否和他再在一起?」

她有感,或許是因為這樣的童年,即使兒子後來成年了,會謀生了,心理上仍很需要安全感。「他出來談生意甚麼的很成熟,但他也會很想黏住你,想你會在他身邊。如單獨相處,可能會沒話題,但他會有些行為,例如未道別前,你會想你在他身邊,只是陪着他走都可以。」「他有話想說時,就會找我,不斷講不斷講。可能是一些情況下我會講很多道理,會分析事情,雖然分析不一定對,但,可能是他想聽的吧。」

細仔也有哄她開心的時候,例如離家出走後,細仔找到謀生的方法,曾說要給她買新的手提電話。「有點現實,他習慣了(這方式)。」

回顧關係:無奈,真的無奈

會怎樣回顧與細仔的關係?雯雯瞬間紅了眼框,流下淚來。「很無奈,真的無奈,我都畀唔到啲咩特別嘅安全佢,全部都係無奈。我嗰時有話,如果佢日後大個後,生活好好哋的,佢唔認我都冇乜所謂,」她一陣苦笑。「因為我都冇乜點照顧佢,我真係……唔苛求佢對我特別點,只係佢唔好太過……唔好太過令自己又要去承擔一啲咩法律責任之類就可以的了。冇嘢可以要求,亦冇嘢想佢做得到。」

細仔不久後將會出獄。雯雯表示,他對出獄後的生活也有一些憧憬,但大仔和她有感,同住未必是適合的安排。因為,細仔尚未成年時,有次曾喝醉酒傷害雯雯,目睹這事的大仔自此不敢與小兒子同住,對於弟弟是否已把火爆的脾氣改掉,又會否故態復萌也未有信心,擔心弟弟再喝酒後雯雯會出事,「也是避免大家有衝突吧。」她表示,細仔入獄後有一定成長。她有繼續寫信給細仔,不管他有沒有回信,細仔也有寫信給她說想念她,希望她有空時會去看自己,即使二人的話題不多。「這樣可以的了,希望他不斷繼續成熟吧。」她幽幽地說,「分開住大家可以有呼吸的地方,有了正常生活才可以支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