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論即時報道
共築發聲平台,歡迎不同意見互相理性交鋒。此欄文章為義務稿件,觀點均來自作者,並不代表本網立場。編輯部保留對所有稿件的篩選權利。

選舉解密系列:上屆立會選舉 誰是「澳門師奶殺手」?  

來論即時報道

文:周庭希

時間:2021年04月28日 20:20

俗語有云︰「得師奶者得天下」,要數澳門嘅「師奶殺手」(本文廣義上理解為受女性歡迎嘅演藝或政治人物),有邊個可以榮登寶座?

喺中央「完善」香港選舉制度後,客觀上,澳門嘅立法會選舉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有效統治範圍內「最民主自由」嘅立法機關選舉,間接提高咗討論澳門嘅選舉嘅意義。筆者最近分析咗澳門官方公佈嘅2017年立法會選舉票站得票同埋2016年中期人口普查嘅資料,透過數據,筆者對澳門政壇有新嘅見解。希望嚟緊呢一系列用數據解讀選舉嘅文章,可以為中國(有效統治範圍內)現存最民主嘅選舉回顧過去,展望未來。

何潤生是「師奶殺手」?

筆者好唔科學咁隨機問咗幾個澳門人,佢哋認為邊位政界人物係「師奶殺手」,答案都好一致係「何潤生」,咁何潤生係咪實至名歸呢?

首先,要講少少筆者樣點計算出「師奶殺手」(如果無興趣知可以直接跳落下一段)。澳門各區嘅男女人口比例並唔係簡單嘅「50:50」,基於澳門統計局所劃出嘅統計區域,各區女性人口比例由最低50.6 % 去到最高 55.9 %(平均值52.77%,標準差1.47),可上落範圍有5.49個百分點。然而,同一參選組別喺各區嘅得票比例都有差異。可以透過共變異數(Covariance)去睇當一區域女性人口升高或降低時,一參選組別得票比例會唔會同時升高或降低。當然,一個區域唔係得性別一個因素可以討論,仲有收入、年齡層等等,其他因素會喺呢一系列文章會逐一分析,呢篇文先集中討論性別。

經分析澳門各區何潤生組別得票同埋女性人口比例,發現何潤生得票並無隨著該區女性人口比例上升而好顯著地增加,雙方嘅關聯好弱(r = 0.33),換句話講,何潤生係「師奶殺手」嘅講法難以成立。

蘇林吳三強 誰才是「師奶殺手」?

咁邊個先至係「師奶殺手」?經計算,得票比例同當區女性人口比例存在強烈關聯嘅組別係有...蘇嘉豪(r = 0.6)、林宇滔(r = 0.53)、吳國昌(r = 0.51)呢三個咁多。簡單嚟講,呢三人先有資格叫做「師奶殺手」。

補充一下,以上以 r 表示嘅相關性系數(Pearson correlation coefficient)值介乎 +1 同 -1 之間,越接近 +1 代表有正關聯,每個學科對呢個系數嘅解讀方法都唔一樣,但一般對人類行為嘅研究嚟講, r 系數大於 0.5 通常已被視為有強烈關聯。

究竟蘇嘉豪同林宇滔得票同女性人口比例具體有幾多關係呢?(吳國昌已宣佈2021唔再排頭位參選,我就唔討論喇。)蘇嘉豪、林宇滔 各區得票 同各區女性人口比例 之間嘅線性迴歸分析(註1)結果係:當一個區域女性人口上升1% 時,蘇嘉豪喺該區票站得票百份比就會上升0.49(圖一),而林宇滔喺該區票站得票百份比就會上升 0.35(圖二)。

圖一︰女性人口與蘇嘉豪組別得票關係(截距: 1.05; 斜率: 0.49; R2: 0.36 )

圖二:女性人口與林宇滔組別得票關係(截距: 1.41; 斜率: 0.35; R2: 0.29)

千祈唔好睇小呢個零點幾百分比嘅增幅,如果以2017年選舉整體票嚟計嘅話,1% 已係1,749 票。喺澳門採用嘅比表代制中,當競爭激烈時,一組別整體0.5% (甚至更細)嘅得票變化,足以左右組別嘅議席得失。

本文章聚焦性別單一因素,性別因素嘅線性模型已可以解釋到 蘇嘉豪組別 各區得票 36% 嘅變化,而對林宇滔組別解釋到各區得票 29% 嘅變化,足見性別因素對呢兩組有重要性。對得票嘅影響尚有多種因素,呢一系列文章之後會逐一探討。

透過數據,筆者拆破咗何潤生具有「師奶殺手」地位嘅公眾印象,計出蘇嘉豪先可以榮登「澳門師奶殺手」寶座。

最後提醒一句:組別過去表現不代表未來得票。

註1:學者對研究、預測選舉提出過多種統計模型,當中有學者曾指出多黨制選舉得票比例要使用比線性迴歸更複雜嘅工具去分析。但文本並非嚴謹學術文章,故優先使用較簡單、直接嘅分析方法。另外,通常線性回歸分析會加埋好多因素入去計算。例如,筆者手上已對 蘇嘉豪組別 已經砌出一個R2 高達 0.7 嘅模型,即係模型可以解釋到蘇嘉豪各區得票70% 嘅變化,之後有機會再分享。

作者現為博士研究生,獲英國華威大學大數據及數碼未來碩士、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人權法碩士

(來論照登 文章僅代表作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