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 我們都是記者論盡紙本
澳廣視葡文新聞台被指遭管理層「干預編採自主以至新聞自由」事件,不但在本澳備受包括前線記者和傳媒團體的強烈質疑,甚至引起國際傳媒組織和葡萄牙多方的關注與評論。然而,這絲毫動搖不了澳廣視管理層整肅葡文新聞部的決定。無可否認,事件對澳門社會造成不利影響,無論是對本地的新聞自由還是澳門「一國兩制」成功實踐的國際形象。

團體、市民集會齊撐記者 撐新聞自由

096 我們都是記者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21年04月23日 21:21

澳廣視被指向葡文新聞部下達9條編採新規不單引起新聞團體關注,新澳門學社亦於4月4日發起「撐澳門新聞自由」集會,並遞信約見澳廣視執委會,希望當面了解事件,以及表達澳門市民對澳廣視多年來打壓新聞自由的不滿。


澳廣視被指向葡文新聞部下達9條編採新規不單引起新聞團體關注,新澳門學社亦於4月4日發起「撐澳門新聞自由」集會,並遞信約見澳廣視執委會,希望當面了解事件,以及表達澳門市民對澳廣視多年來打壓新聞自由的不滿。參與集會的市民表示,新聞自甶確保基層聲音、社會現況可以被如實反映;若任由其繼續消減甚至消滅,澳門只有越來越糟糕的未來。

該次集會約有30人參與,集會人士在現場高呼「捍衛新聞自由」、「捍衛言論自由」、「聲援良心記者」、「澳視澳門 日瞞夜瞞」等口號。

學社副理事長陳樂琪受訪時表示,澳廣視雖然早前多次發聲明回應今次被指打壓新聞自由的批評,但至今仍未肯交代傳聞中的9項指引是否存在,而至今已有至少5名記者辭職抗議,若果傳聞屬實,澳廣視是嚴重違反出版法和基本法。

陳樂琪又批評政府一直聲稱尊重及捍衛新聞自由,卻沒有任何實際措施去履行保障新聞自由的承諾,反而每年澳門都有發生涉及打壓新聞自由的事件。陳樂琪希望社會重視新聞自由,否則新聞工作者很難堅守專業以及維護公共利益。

參與者陳同學:沒有新聞自由如何能反映基層聲音

高一的陳同學是參與集會的一員。她表示,新聞自由真是很重要,應該支持。「如果沒有新聞沒有自由,基層市民的聲音點樣可以(如實)向上傳遞呢?」又指,自己始終是澳門人,關心澳門社會以及未來。

去年的六四集會是陳同學第一次參與集會,今天是第二次參加集會。她表示香港的「反送中」事件及一連串相關的社會運動使自己開始留意時事,並開始思考香港面對的政治問題會否在澳門出現以及其後果,「其實係好大件事,只不過喺澳門,大家都唔去留意佢。」

小時的澳門暢所欲言
今日驚變成香港

陳同學又指,看到由去年到現在澳門自由表達意見空間似日益收窄,而且程度使人擔心。「其實(現況)是使人擔心,我覺得香港同澳門一水之隔,始終對中國嚟講,大家(澳門及香港)嘅地位是類似,澳門暫時大家聽話,所以(中國)唔去理住先。」

「我細細個時候,講時事屋企人就話唔驚,我越大,佢哋(父母)見到香港咁樣,分分鐘被『消失』『被呢樣』『被嗰樣』,好驚澳門唔會唔變成香港咁,會叫我哋唔好講啦、唔好講啦!其實係會擔心呢樣嘢囉。」

陳同學表示,新聞自由很重要,可確保各階層的意見如實地被反映、讓執政者知道問題癥結。「(即使)古代君王都會向臣子納諫,如果不納諫點知自己有何問題癥結呢?新聞自由好重要,好似飲管咁,要疏通佢,若中間打結如何可以向上吸呢?」

該次集會約有30人參與,集會人士在現場高呼「捍衛新聞自由」、「捍衛言論自由」、「聲援良心記者」、「澳視澳門 日瞞夜瞞」等口號。

學校、家庭視政治討論如「蛇蠍」

問及目前是否有足夠的渠道讓學生表達自己對社會時事的看法時,陳同學坦言很少,「接收的時事渠道都少,學校又唔講,家人亦唔希望小朋友惹事上身,朋友之間亦很少講,大家都唔知發生緊咩事,可以講(政治)嘅地方真係冇囉。」

她又指,學校不准學生在校內講政治,讓學生對時事更加抗拒,或因怕涉及政治事件,陳同學表示原本有的通識科亦在去年被學校取消。「我哋學校之前有通識科,但係去年都cancel咗。本身通識科已很少講時事,會講很多環保咁,好OK嘅,而家連通識都冇。喺一間學校內,除咗課本嘅知識,仲可以學到咩呢?」

參與市民:已接受澳門只有越來越糟糕的未來

參加集會的市民阿威表示,在集會結束後遭到警方以「例行工作」為由要求拍下身份證照。然而,警方在回應本媒查詢時,僅承認其人員進行日常查證工作並核查了一名男子的身份資料,但沒有回應拍下身份證照的法律依據。

對於在經歷集會後被要求影下身份證,阿威向本媒以文字形容自己的心情:

「我很氣憤,但意料到遲早會發生這些事情,以後還會更惡劣,我已經接受澳門只有越來越糟糕的未來了。我之前也參加過這些民主派舉行的集會,但這幾年情況真的很惡劣,像去年的六四集會與最近的支持緬甸,改發消費卡的訴求等,政府部門已經不單單是針對我們追求民主了,連人家追求民主,甚至連對福利政策的不滿也不能容忍,而這些吃政府資助的,吃相與戲相都越來越難看。

我一直很關心澳門、香港、還有內地的事。但這幾年,尤其是今年,惡化得無法想象,但澳門是被這群人故意這樣一直惡化下去的,我雖然沒有看葡文台,很少關心,但他們的工作是(備受)肯定的儘管在澳門這樣惡劣的環境下。也許前澳葡政府不是好政府,但現今特區政府的一些行為比葡治政府後期更惡劣,騙得了的就全力騙,收買得了的就全力收買,騙不了的,收買不了的,就往死迫。

以後真的很難說,秋後算賬會更厲害,但如果能在我能及範圍內的話我都會去參加集會以表達自己意見,因為澳門身份證對我的價值不單只是每年發一萬元現金分享那麼簡單,它是證明我的身份,我作為這裡的公民價值。也許政府部門一直想弱化或消滅一些對澳門有感情的人,對澳門本地不公的改變渴望以及對這片土地感情等,但時代是一直進步的,人不會一直蠢下去的,收買得一時,不能一世,但社會問題爆發了,沒有好處給了,他們怎樣辦?

我們怎樣辦?澳門也許對我來說不是一個值得羨慕的地方,但我在這裡生活,也會不想看到它一直惡化下去,更不想看著香港、中國惡化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