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 我們都是記者論盡紙本
澳廣視葡文新聞台被指遭管理層「干預編採自主以至新聞自由」事件,不但在本澳備受包括前線記者和傳媒團體的強烈質疑,甚至引起國際傳媒組織和葡萄牙多方的關注與評論。然而,這絲毫動搖不了澳廣視管理層整肅葡文新聞部的決定。無可否認,事件對澳門社會造成不利影響,無論是對本地的新聞自由還是澳門「一國兩制」成功實踐的國際形象。

《Dear Sky》──Arthur Mebius

096 我們都是記者論盡紙本

文:方言社

時間:2021年04月23日 21:21

在 COVID-19 疫情陰霾仍然籠罩全球的日子中,各國人與人的長途旅行變得稀缺,而國際航空的停頓,也使各航空公司的經營面臨前所未有的困境。在攝影中,有為數不少的攝影書是以旅行作為主題,特別以前往一些「神祕陌生國度」的奇觀式攝影集,更能吸引大眾憧憬及期往前去這些神祕的地方,但是以旅程所乘坐的交通工具作主題的攝影集,相對來說少之又少。因此本期專欄中介紹的這本 《Dear Sky》,作為一本與航空公司相關的紀實攝影集,可說是這種旅行奇觀攝影集的異數,而《Dear Sky》 所介紹的航空公司,就其本身的存在亦同樣是異數,因為這家航空公司,正是來自全世界最不開放的國家的航空公司——位於朝鮮(北韓)的高麗航空。

《Dear Sky》Arthur Mebiu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Dear Sky》Arthur Mebiu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Dear Sky》Arthur Mebiu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Dear Sky》Arthur Mebiu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作為朝鮮唯一的航空公司,高麗航空一直是以國營企業的身份為廣大前往朝鮮的旅者服務。而這家對外國最開放的朝鮮民用機構背後,其實隸屬的是朝鮮人民軍,這也側面反映出朝鮮民生與軍事、開放與封閉等無止盡問題上的二元對立拉扯。

本作的作者,來自荷蘭的攝影師Arthur Mebius是一位愛好飛行題材的商業攝影師,他在開始拍攝《Dear Sky》前已經拍攝過蘇聯 60年代老式戰機這種與航空相關的主題,在那次前往阿爾巴尼亞與烏克蘭的旅程中,他分別尋找那些已成遺跡的 Mig-19(米格-19)與及 Tu-142(圖-142)等軍用飛機, 並以鏡頭紀錄它們殘留的身影。而在完成了這個軍事航空旅程後,很自然的,作者的下一個目標就伸延至全世界唯一一家仍在使用60年代蘇聯民航客機的航空公司,也就是本書的主角高麗航空。誠然,高麗航空與其他標榜飛行安全及設備先進航空公司比較可謂是「惡名遠播」。這家僅得數條定期往返俄羅斯及中國航線的航空公司其體驗評分在西方航空權威網站 Skytrax 長期維持於最低級的一星,而該航空公司因為朝鮮被制裁的關係甚至無法從網上訂票及使用信用卡付款。現代航空公司出現的各種商業服務,包括精美的伙食、豐富的娛樂及各式免稅商品,這間航空公司均也統統欠奉。也許正是這種商業服務的欠缺吸引本身是商業攝影師的Arthur 去體驗並且拍攝這間航空公司的服務吧。

《Dear Sky》Arthur Mebiu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Dear Sky》Arthur Mebiu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Dear Sky》Arthur Mebiu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Dear Sky》作為一本拍攝航空公司的紀實攝影作品,攝影師除了拍攝一般的員工工作過程、飛機上的物件等常見的切入角度外,作者亦搜羅不同的圖文資料如飛機的設計圖、安全守則、宣傳印刷品等。這些材料在編排上夾雜於攝影師拍攝的照片當中,讓大家能更全面了解高麗航空。全書以簡潔的呈現方式,封面以白色作主色配以紅藍紅的幾何形狀,顯然是為了模仿高麗航空白色的機身配以的紅藍紅的包邊。而攝影書中的影像以彩色為主,間中輔以黑白照片,同時還穿插有關北韓及高麗航空的重大歷史事件的文章,如1989年的世界青年與學生聯歡節、2008年的日韓世界盃比賽等,讓讀者快速對北韓和高麗航空之間的關係有初步的認識。

從書中的資料中我們可以得知,高麗航空的機隊基本上全部來自蘇聯時代的客機,而當中一架更是由史達林(Joseph Stalin)在60年前親自贈送予朝鮮,且這部客機到今天仍然在服役中(!)正因為高麗航空的設備是這樣的老舊,部份機型無論在安全、操作和排氣系統上均未能達到歐洲現代的標準,因此這些飛機均被禁止升降於歐洲機場。同時由於朝鮮被國際制裁的關係,我們在高麗航空中反而不能看到一般航空公司常見宣傳照的刻板奢華及消費主義影像,這點也有別於作者拍攝的充斥各種資本主義符號的商業類攝影作品,因此讓作者深感興趣。

《Dear Sky》Arthur Mebiu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Dear Sky》Arthur Mebiu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Dear Sky》Arthur Mebiu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除了高麗航空的機種等硬件設備外,在作品中可以看出,另一項作者感到興趣的是公司機組人員及後勤成員。在照片中我們可以看到,作為朝鮮對外代表的高麗航空員工呈現出容光煥發、精神抖擻的態度,充滿自信地執行飛行以及整備維修的工作。這與那個長期服務評價被評為一星的航空公司的刻板印象可謂有極大的反差。而在作者拍攝的部份照片中,更罕有地反映出朝鮮空服人員放下工作的輕鬆態度,可謂重新賦予朝鮮「人性化」的一面,某程度是一種去魅化的過程。可惜的是,作品並沒有好好繼續利用這個主題,在照片的編排上跳出航空公司的表象,連結航空公司這個資本主義產物與朝鮮社會人民中間詭異的對立連結,這點殊為可惜。另外作者在本作中並沒有利用文字或其他手段加上適當的脈絡,也使這部作品的意義變得有點模棱兩可。我們一方面既可以說這部作品是一部嚴肅的紀實攝影作品,但另一方面也可以說這部作品是高麗航空公司的宣傳書。因此在這一個脈落下,我們應該以一種更為批判的方式看待書中那些大概由航空公司提供的文字與及資料,才能夠以一種人性化的方式重新看待朝鮮的種種,而不是重複以奇觀式的眼光去觀看這個國家與其人民。

澳門與北韓一直有著別樣的歷史關係,例如70年代澳門人遭綁架、朝光貿易、匯業銀行及金正男等,很值得大家去挖掘探討。順帶一提,澳門其實是高麗航空中距離最遠的定期航點,可見我們與朝鮮之間其實有非常密切的關係。可惜該航線由於疫情關係,目前仍在停航狀態當中,因此我們看來也無法在短時間內看到高麗航空飛機遨遊長空的姿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