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23 澳門「半倒電視台」

欠薪債台高築 勞工局發威剪藍咭 澳亞衛視陷重大經營危機

2021-04-23 澳門「半倒電視台」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21年04月22日 23:23

2019年爆出欠薪風波的澳亞衛視,拖糧問題一直非常嚴重,資方以擠牙膏方式出糧,令員工苦不堪言。為對付惡意欠薪,勞工局出動殺手鐧分階段剪藍咭。據了解,最後一批外僱已於4月20日退場,辦公室頓時人去樓空。目前澳門總部只剩下個位數本地員工,電視台主要靠重播節目維持最低限度運作,兩檔新聞時段由香港站和珠海十多名員工勉強撐起,才不致開天窗。相比全盛時期澳門本部曾經有150名員工,如今澳亞衛視猶如只剩下空殼,變成一家澳門「離岸」電視台。

勞動債權或逾千萬

澳亞衛視台北站2018年底欠薪事件已曝光,2019年甚至被法院查封設備清償勞動債務。

澳亞衛視不少員工已服務超過十年,光是勞動債權,百多人的欠薪和年資補償等,保守估計涉及金額隨時上千萬。有前員工透露,位於第一國際商業中心的辦公室早已繳不出租金,連停車場也被禁用,燈油火蠟等一般開支都有欠款,外面還有一堆積欠多年的街數未清,部分債權人已入稟法院索償。不時有人打電話到公司用粗言辱罵催還錢,甚至有人疑為討債曾經上門潑水。無奈高層神隱,留守的員工慘變夾心人,返工不但多月無糧出,更整天惶恐不安、精神壓力超大。

「同事很可憐,幫忙撐到最後,不單沒有拿到錢,走的時候也沒有人出來交待一句。」 隨著4月20日「大限」迫近,澳亞連人事部也走清光,近日再有十多名澳門和內地員工陸續到勞工局申訴,大部分人離職時至少欠薪半年。

「之前每兩個月發一次薪水,2019年開始拖得比較長,那段時間很多人離開。最近一年就更差,有時三個月才發一個月,最近三、四個月都沒發一分錢。」

「真的很差,不顧員工死活,大家生活都很緊張,特別是要還房貸、養小孩的人。有些人身邊能借的朋友都借過了,撐不下去就離開了;有的下班後做點兼職掙點生活費。」

「作為記者,這家公司的自由度相對澳廣視大,可以決定做自己想做的題目,當然不是沒有框框和紅線,但總體不錯。同事都好好,資源少,但都會盡做。」熱愛新聞工作,但當這名已離職的記者回想起長期欠薪的壓力還是不禁深深嘆氣:「那時會更多回家吃飯,減少娛樂活動,但已經無法俾家用屋企人,他們也會擔心,勸你讀咁多書點解要做份咁嘅工?這是最大壓力,那時自己也會很矛盾和掙扎……」

「半倒」電視台

澳亞資金流多年來一直不穩,長年有遲出糧的問題,但澳門總部情況已算好,一般不會超過一個月,外站情況更糟糕。台北站欠薪事件早在2018年已被傳媒曝光,不但30多名員工長期拖糧,就連招牌節目《走進台灣》的名嘴主持通告費也發不出來。台北市勞工局曾開出超過100萬台幣罰單。2019年5月更被法院查封電腦、攝影機等設備,清償台灣員工的勞動債務,被嘲成了「半倒電視台」。據當時《鏡週刊》報道,台北站當時也出現辦公室欠租,要員工「帶錢返工」先墊支出差費、電話費、平日採訪的士費,使用盜版軟件,欠錢欠到連的士公司都不肯再合作等。

有前新聞部員工坦言,當年台北站的慘況在澳門其實也有發生。更令人憤慨的是,多年來電視台並非沒有收入,例如澳門基金會每年有數百萬的節目贊助費,卻未見高層將資源投放在節目製作和設備上,反而將錢轉到老闆名下其他生意用作周轉資金,這在澳亞已是人所共知,「每次都說公司有困難、可以盡快解決,但一直跳票,後來當然大家都不相信,只是狼來了。」

年收澳基會800萬

澳亞衛視近年獲澳門基金會批出3880多萬節目贊助費。

他狠批,澳亞將拍攝贊助節目的人力資源壓到最低,新聞部老舊的攝影機、腳架和電腦等設備一直不更新,只能靠技術部同事不斷修完再修才能繼續用,這些員工多年來盡力為公司,最後卻被當成免洗筷、用完即棄,如今連走也不知是否可追回血汗錢。「前陣子聽說香港馬會(直播費)有三百萬進來,沒有出糧。之後又說,基金會好快有一筆錢進來,但最後還是沒有出」、「就算他其他生意輸左、蝕左,完全不關我們事,為何要澳亞的員工去承擔?」

翻查《特區公報》,澳門基金會一直有贊助澳亞衛視多個資訊性節目,說好澳門故事,例如:《感動澳門》、《預約幸福》,回歸週年紀念及基本法推廣節目。光是2015至2020年,已獲批超過3880萬公帑資助,2019及2020年均獲批800萬,一點也沒受疫情影響,但薪水還是發不出來。

澳亞衛視2001年在澳門登記註冊,並獲特區政府批出衛星電視廣播服及特別准照。以往澳亞以新聞、時事評論及資訊性節目為主打,在2010年後開始逐步為澳門人所認識,加上澳亞是澳門惟一取得大陸落地權的電視台,在市場上有一定優勢。根據商業登記,主要投資者是內地商人林南,他也是香港創業板上市公司百田石油的大股東。2005年中石油、中石化也曾入股澳亞衛視,之後將股本逐步轉移多間英屬處女島公司。《論盡》曾經聯絡澳亞董事長林南,了解近日電視台的財務和營運狀況,但至截稿前暫未有回覆。

澳亞衛視董事長林南(右一)也是上市公司百田石油的大股東。

勞工局出招

對這宗惡意欠薪事件,勞工局並沒有手軟。據了解,自從2019年事件曝光後,資方不斷以擠牙膏方式出糧、拖至卷宗送入法院最後一刻前才還錢給員工,藉此規避案件進入司法程序。儘管鑽盡法律漏洞,但勞工局也不是省油的燈,運用行政權限,自去年起分階段減少該公司外僱名額,每次只續期半年,希望迫使資方糾正違法行為,早日將血汗錢歸還予員工。最終情況未有改善,勞工局亦落閘不再續該公司所有外僱配額。

勞工局回覆《論盡》查詢證實,自2019年至2021年3月,共接獲178名澳亞員工求助,共開立29宗個案。其中6宗個案經當局處理已解決、18宗個案需送司法機關審理,餘下5宗個案仍在調查階段。

留守員工4折支薪

有人走,但也有人為生計被迫繼續留下。員工透露,為維持基本運作,避免新聞時段開天窗,澳亞高層已有「先見之明」,去年將大約10名藍咭不獲續期的內地員工安排在珠海做編輯工作,但竟然還要壓價只願意支付四成薪水。目前澳門總部只剩下個位數本地員工負責新聞錄製、將訊號發送上衛星的必要工序,其中有些本地人更只是兼職員工。

4月20日後,澳亞衛視的確依然能開台、24小時都有節目播出,但不難發現主要是不斷重播幾個倉底貨舊節目,廣告也是來來去去那三、四個。專門報道本地事務的《澳門萬象》,在人力資源嚴重不足下,已難再見到自己採訪的澳門新聞,內容大多是政府的立法會和防疫記者會直播畫面,或者將舊聞重播當新聞,星期一的戴華浩又會在星期三繼續出現,甚至播澳門消費咭的官方宣傳片,但求塞滿時段,相當尷尬。

澳亞衛視目前以重播節目為主,維持最低限度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