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01 藝術節回歸Curtain Up!每週專題
藝術節受疫情影響而暫停一年後,今年恢復舉行,其中部分本地演出繼續關注社區。回顧過去幾年,澳門一些社區一度經歷了不少風波,劇場作品也有「看在眼裡,記在心裡」。在沉澱一輪後,在貌似回歸平靜之後,社區不少問題其實依然懸而未決。今次幾個作品雖是重演,但當中的思考在這幾年間持續發酵。這次,它們又希望與社會進行甚麼對話?我們拭目以待。

船廠活化在即 望思考路環文化——《路遊戲》

2021-04-01 藝術節回歸Curtain Up!每週專題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21年04月3日 14:14

《路遊戲》劇照。 (夢劇社提供)

2017年3月,海事及水務局聯同多個部門清拆荔枝碗X12及X15兩座船廠,引起坊間強烈反響。2018年3月,夢劇社在路環市區進行「路遊戲——荔枝碗村及路環西側區域深度遊」。同年12月,荔枝碗船廠片區終獲評定為法定文物場所。之後政府表示會活化荔枝碗船廠。2021年3月,文化局向文化遺產委員會表示現已完成有關的活化設計工作,首階段以X-11至X-15號船廠為試點,「以打造為一片集文創市集、休閒廣場、多功能活動的空間」。

「安然無恙」是《路遊戲》編導霍嘉珩受訪時說得最多的四個字。據他所言,這四字也是他更新劇本時腦海裡揮之不去的四個字。今年藝術節,夢劇社將《路遊戲》帶到藝術節。霍嘉珩坦言,在「安然無恙」中,他感覺到一股不安。「作品中很多時會說現在船廠是沒事的,很安然無恙,但這種安然無恙是更令人害怕。之前要拆已是很恐怖,現在這種安然無恙是一種……現在很安全了……安然無恙,只是我對這種安然無恙有種恐懼而已。」

「那種感覺像要爆些甚麼事大家才會再關注。」同是《路遊戲》編導的莫家豪說,「現在在醞釀些方案,都不會有甚麼聲音出現,但那方案去到一個強推的階段,不能挽回的階段就會有聲音出現,但那時已不能挽回。」

「現在像大戰之後有很多地雷未拆,很容易又把地雷踩出來。」《路遊戲》顧問、展覽和社區協調談駿業說。「我們怎聯繫大家的文化,還有路環本身已存在於社區的情懷或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這是我們所希望能夠連結,令更多人透過這演出有更多思考,再看路環發生的事——或不只是路環,是澳門居民有關文化的反思,想讓大家了解更多現在的澳門。」

(左起)《路遊戲》顧問談駿業、編導霍嘉珩、莫家豪

加入新元素  望豐富作品訊息

《路遊戲》原屬夢劇社「再續船夢」社區藝術計劃的一部分,以導賞結合戲劇向觀眾介紹路環市區的變遷與人情。觀眾先於譚公廟前地集合,跟着藝團的指示遊走路環市區至船廠,每到一站皆有一段演出。由於當時場次較少,藝團於是希望能把作品帶到藝術節和更多觀眾交流。作品原計劃是於2020年演出,但受疫情影響,於是延至今年。霍嘉珩表示,起初也以為重演只是把上次的作品再演一次,但後來發現並不一樣。首先是感受已不一樣,而文本現時的脈絡與2017年的時候亦已經不同,表演的方法、選擇的方式也被這幾年事情的發展左右了想法,尤其是開首和有關船廠的一段。「這分別源於重點放了在船廠安然無恙。以前的核心放在船廠快沒有了,沒有了我們要怎樣。過了幾年後,船廠仍安然無恙,但,就是安然無恙,我們之後怎樣呢?拿了回來,我們還可如何想像?最後我們整個船廠的結尾會放了在這個論述那裡。」

莫家豪表示,今次故事的時間段由上次的1950年代至2017年,延至2021年。雖然會沿用上次的主軸,但藝術處理上會更完整,例如會加入更多肢體元素。「因為演員較擅長的是訴說故事,但很多的回憶、畫面、聲音、動作也想帶給觀眾,如有肢體性的表達,那感受會更強。無論是開初在沙灘那段,講如何採蠔採石,或在船廠時大家怎樣工作、那時的氣氛環境是怎樣的,再加入肢體表達會給觀眾感覺更強烈,更完整。」

文化會否消失於活化中?

事實上自本地疫情稍為緩和以來,路環成了不少市民的「旅遊聖地」、「打卡聖地」。談駿業表示,這也為他們帶來思考,希望能令更多人知道路環的文化內涵是甚麼。他有感,路環有很多故事正慢慢消失。「我們好像沒有了一些文化的主題。其實我們本身自己是有的,特別是路環。這幾年我們都繼續在觀察路環,記錄路環,但現在我們看到的是——無論是造船廠、造船業——很多人都會問我們是否在活化,甚至有人走進來問這裡是否喝咖啡的?大家都會思考,這裡是否已經活化了。活化了之後又怎樣呢?」

「活化是甚麼?永福圍給了我們一個例子——拆卸性重建、拆卸性活化。(荔枝碗)活化前我們做甚麼?就是繼續做我們的記錄、我們的探索,讓其他人看到它的文化內涵。」「所以今次也是新嘗試,也是探索這地區有甚麼是我們要保留的?以及社會發展和我們這裡是否有一個對抗?衝突?可以肯定的是交集會越來越大。所以希望人文歷史上我們做到多少紀錄,也將這紀錄呈現給大家去看。」

《路遊戲》劇照。 (夢劇社提供)

莫家豪也表示,曾有段時間覺得悲觀,感覺做得再多也只能影響一小部分人,現在心態則比較安然。「就是做力所能及的事,去做好它。一步一步地去做。因為始終去做,就會有變化。」霍嘉珩也表示,希望觀眾能在路環享受這兩小時的演出,了解更多路環的文化內涵。即使來不了,他也希望公眾能夠討論。「是啊,我們有個路環遊。澳門不只有澳門遊、深度遊,路環也有路環遊,很歡迎大家搞更多的路環遊,有更多不同角度、聲音、對於路環文化內涵的見解、他們的感覺是甚麼。每個團體一定有不同的角度,而這些角度我們都有個目標,或有一個想法是——我們想讓位置更高的人知道我們市民在做甚麼。你來參考,來看,就可以的了。」

X
請支持論盡走下去!新聞自由是靠全民來維護的。
支持捐款︰https://aamacau.com/don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