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05 澳門民主 茫茫前路
新一屆的立法會選舉即將開鑼,選情必定激烈。較為人熟悉的民主派陣營代表區錦新即將退出戰場,其議席必使各路人馬伺機而動。同時,民主派另一元老議員吳國昌亦宣布不再在是次選舉的名單中排頭位,這兩席最後花落誰家實在有太多變數。究竟這一場選舉會為澳門政治環境帶來怎樣的政治光譜更應值得留意。在選擇投下手上一票時,合資格的選民須清楚了解參選人的政綱以及其政治理念,同時亦必思考「怎樣的選民有怎樣的議會」以及對澳門社會的期望。   一個多元、民主、自由、包容的社會才是一個進步、可以讓年輕的一代安身立命的地方。隨着香港的政治大氣候變得詭譎多變,澳門的民主派及民主路如何走下去,這是全澳門市民必須思考的議題。或許前路茫茫,但當我們仍可以有得「揀」時請慎思手上的一票,則未必窮途末路。 

潮起潮落——笑看秋月春風 

2021-03-05 澳門民主 茫茫前路

文:新澳門學社前理事長陳偉智

時間:2021年03月7日 2:02

新澳門學社前理事長陳偉智(右)曾聯同蘇嘉豪參與2017年立法會選舉。(資料相片)

一壺濁酒話當年

不經不覺,又到了2021年立法會選舉年。回顧1992年新澳門學社的成立,一定程度上也是和選舉有關。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是一個風雲激盪的年代,有識之士對國事、時事、事事關心。澳葡政府也適時地在1991年為立法會增補兩個直選議席,然而僧多粥少,實力懸殊,兩個議席盡被群力促進會獲得。

作為社會的非主流群體,要在選舉中有所突破,便需要凝聚力量,以團體之名關注各種社會事務。政治雖然是眾人之事,但總得有人專工負責,在政府的稱為公務員,在議會直選出來的民意代表則是議員。由於群策群力,加上選民的支持,新澳門學社終於在1992年的立法會選舉贏取一個議席,從而開始了這個團體多年的參政議政之路。

滾滾濠江東逝水

成立之初,新澳門學社以「議員後援會」的角色存在,當選議員撥出部份薪津支撐議員辦事處的運作。議會的工作是艱辛的,但學社的努力並沒有白費,1996年學社的議員順利連任,回歸後的2001年選舉更獲取到兩席的佳績。學社開始從「議員後援會」的角色,蛻變成為一個議政參政的團體。

由於學社和議員的工作被市民所認同,2001年的得票計算若分拆兩組,在改良漢狄比例制下大有可能取得三席。為此,新澳門學社在2005年的選舉前,曾為是否分拆進行熱烈的討論,得出的決定是維持一組參選,而結果是學社的第三候選人在得票除四的情況下,以幾百票之差未能當選。

分拆兩組——成為2009年新澳門學社參選的唯一選擇。兩組共三位候選人當選,亮麗的成績是來自學社多年在保障本地工人就業,反對濫輸外勞,爭取免費教育,完善勞工立法等的努力與堅持。同年,特區政府亦於當屆增撥議員薪酬的65%,作為議員開設辦議員辦事處的津助,只需申請無須申報。

對於特區政府對議員的信任,當年身為學社理事長兼立法議員的筆者,決定依循理事會的意見,把三位議員的辦事處津助全數獨立戶口處理,由學社負責管理專款專用,至於議員們則維持上繳供學社發展之用。

是非成敗轉頭空

在吳國昌及區錦新為主導的新澳門學社時間,此八字常見學社內。

「積極參與、自強不息」是當年懸掛在學社內的警語。從政者除了個人要自強外,團體更需要不斷的更新、發展以延續將來。培養年青人不應只成為口號,行動上亦要支持。2013年的立法會選舉前夕,在是否把新人擺在選舉名單的首位上,出現不同的意見,團體亦因個別成員的問題產生嫌隙。問題無法理順後,分拆三組參選,成為無奈的安排。最後保持固有兩席,只能算是選戰的一點挫敗;選舉後議員辦事處先是被獨立出來,脫離學社的監管,稍後更有人退出學社,另行組織新社團,這些始料不到的變化,才是選戰後最大的遺憾。

青山依舊在

「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登山的路永遠不會輕鬆,登山者可以有不同的選擇,能否登峰臨絕頂,視乎可否拋開背上名與利的包袱。在2017年新澳門學社艱難中組隊參選時,筆者曾提醒「學社前進」的參選人要避免受權力、金錢所影響。做人和做學問一樣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團體的成長除了個人魅力外,最重要的是集體的精誠合作,每個人都要「不忘初心、牢記使命」。

以蘇嘉豪為主導新澳門學社常見的標誌。


政治的潮流有起有落,後浪可以推翻前浪,前浪亦可回捲後浪。個人的榮耀相對市民的福祉簡單不值一哂。政客可以蒙混於一時,不能蒙混一世。筆者雖然離開了新澳門學社,然而事過而未境遷,所以上述的言論,純屬以事論事,不提尊姓大名,算是笑看秋月春風,供大家一個參照,敬希讀者們雅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