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還未下課

大家好,我是一位老師,快要結婚了,同時,也懷孕快要三個月。
我每天下班返到家,就要處理這些,地上的書簿啊,衣服啊,塵啊。然後就去煮飯啊,然後等他回來吃飯。
我很艱難,生活才走到這一步。
我從大學畢業開始,直至現在,一直都是一個中學中文老師。

老師還未下課—第十四話

老師還未下課

文:何志峰

時間:2021年02月23日 23:23

我的專業要我盡力保護Maria,可事實上,我並沒有任何能用的工具。

應該說,我並沒有任何防具,就要上戰場了,我要爬過一層一層槍林彈雨,小心翼翼地不往槍口上撞,才能靠近Maria。如果將來有一天她真的退學了,在學校來說,只會是學額上的改變,一個退學的統計數字,不會有甚麼大不了。

但對於我,會很過意不去。

唉,真是無可奈何,我放不下。

今天過得很衰,我只能暫時不去想它,讓今天匆匆完結。這是我從他身上學到的。

有一次,他下班回家,比平常晚了一點,臉很臭,一聲不響的就坐在沙發。問他發生甚麼事,他硬是不講,只說頭有點痛,還叫我好好休息,不要太操勞,然後就關到房間裡去。沒多久我媽打來問我他有沒有事,我問甚麼事。原來我媽在公園聽到,他工作的貴賓廳發生了事,有一個賭客輸了錢,覺得是發派的荷官命太硬,手太臭,剋到他,害他輸了幾千萬,賭客便拿著又厚又重的水晶煙灰缸亂揮,結果在那個貴賓廳有好幾個荷官的頭便被他砸傷了。我媽打電話來,問他有沒有事,是否報警。我說那麼嚴重,傷人怎麼會有不報警的道理?

我媽冷冷地笑一笑,說,怎可能報警。他第一天做這一行嗎?就掛了電話。

既然他說頭痛,要睡覺就讓他睡,我繼續看電視,看幾頁書,睡飽了明天繼續上班。

現在回想起來,被賭客的煙灰缸砸頭的人,應就是他。我為甚麼不去問一下他?他又為甚麼不跟我講呢?

可是,對啊,又有甚麼好講呢,講了又不會改變甚麼。

咖啡飲完,蛋糕吃完,外面天氣並沒有變得更好。

最後一抹的陽光都沒了,天色變得黑暗。昏黃的路燈亮了,有點冷,開始下起毛毛雨。

手機傳來訊息,是主任︰同事們對你的課都很滿意,沒有人比你更會講這一課。這首詩的賞析,講到我們心坎裡,學生自主發言也熱烈。講課竟然講得這麼感動。加油,老師。

他們很感動?憑甚麼?我根本沒做甚麼,而且,我在課堂上失態了啊。我準備的資料也沒做到多少,這樣就下課了。這⋯⋯是我講得最差最差的一堂課。我不知道他們為甚麼會覺得好?沒有交流,毫無狀況⋯⋯對啊,沒有狀況的課堂,就好好課堂,觀課示範,要的不就是這些?

皮膚又開始痕癢了,怪怪的。就是第一次穿上老師制服時的不自在。

那一天,我可以馬上脫下來。

可現在,我還在路上⋯⋯

真的好想快點換了這身衣服。不想再穿了。

「快點回來,我教完你做菜,我還要去公園跳舞,不要浪費我的時間。」同一件事一直講一直講一直講一直講,煩不煩……

又是要我不要讓她丟臉,她覺得教會我煮飯做菜,是她最後的責任。

走著走著,又到了嘉思欄公園,當天他離開醫院時坐過的長椅。

濕鬱的黃昏,憋了一整的的悶氣不想忍了,給他發一條訊息︰我想告訴你一件事⋯⋯

我還是想跟他說我今天學校的種種,即使他可能不理解。

//我也想告訴你一件事,我公司快不成了。所以,我的工作也很危險。打算了好久⋯⋯我今天,炒了老闆魷魚了。//

被他先說了。

要是你不工作,你想去幹甚麼?

//我的中學同學辦了劇團,叫去我幫忙做行政文書工作……我快要四十歲了,我想做些喜歡的事,上次入醫院我差點死掉,我想趁還能工作,做些自己喜歡的事。//

喔,好,祝你成功。

//你放心,我們買房子的首付款,還有未來半年的房貸,我還是可以付的。之後,我就沒有存款了,可能要拜託妳一下了。//

嗯。

//我已經死過一次,我想放一個長假。//

好的,我知道了。

也的確,就是靠那些他從賭場上班攢下來的一點錢,我們準備了婚禮與買房的頭期款,這都是靠他日夜顛倒的去工作販賣健康的結果,他負擔了這些。他說,之後,收入會比現在少,但工作形態不會像現在一樣刻板。看著別人演戲說話,比現在整天沒聽幾句人話,好太多了。如果我不是有相對穩定的教職,他應該不會做此決定。

我有一點了解他了。沒有幾個人可以用做他想做的工作,應該為他高興。他沒有說,但我知道一定要向媽媽保密,如果讓她老人家知道,她會要我迫他去找一個⋯⋯更加「正經」的工作。到時,冷言冷語一大堆,他又會馬上收拾心情,想方設法去找一個薪水相當的正職。然後,在工作上、在生活上,一天又一天地,平順地,無聊地渡過。他會再度將自己縮小,再度留心老闆給他的每一個電話、每一個的電郵,他會盡心盡力盡快去回覆,履行別人以為的理想人生。

搞不好還會回去賭場賣肝熬夜輪班。

一輩子這樣下去⋯⋯尋常地過此一生。大概也這是社會上大部份人的生活寫照吧。

別人不會看得見他,他也不介意,但我知道,他並不會快樂。他傳我訊息。我卻感到他做這個決定時,猶如中了大獎。是的,他需要一個地方去嘗試、去伸展,既然有了,我也樂意。

就正如,他當年支持我讀教育學院、支持我當老師一樣,一路上無微不至的支持我,他的人生走到這裡,那個角色換人了。

但是,我心頭無法不發酸,這幾天,實在發生太多事了。

煮完飯,媽去公園跳她的舞,他也興高采烈地回到家,帶了一瓶紅酒回來。一桌飯菜與美酒,他一邊晚餐一邊向我介紹他將會去做的工作。言談中充滿了憧憬,從沒見過他這麼歡喜,真的,從來沒有。

今早種種,就像被煙灰缸敲了我的頭,我本來想去一個人進房間工作,然後睡覺。但我捨不得不去和他分享喜悅。

他說,謝謝你。感謝你這麼體諒我,我終於可以和你一樣,做自己喜歡的事。我想,他以前不也是這樣支持我去教育學院嗎?

我順利當了老師,也快要當他的妻子。

那他呢?他從小,有被人著想過嗎?

是呀,我正在做當時心中最理想的職業,還有什麼難處好說的⋯⋯

我還可以說其麼呢?不過,我的教職穩定嗎?

洗好澡,我獨個兒淺嚐他這剩下的一點點紅酒。今天,百般滋味在心頭,不知道應該如何去形容。

喝完了,要洗杯子。

咦,衣服還未摺。好,摺衣服。

還有地板怎麼都是塵?

好吧,我來整理。

你/妳辛苦了⋯⋯

這一疊週記,我批改完就去睡。

(待續)

作者電郵︰

[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page

https://bit.ly/2Lxih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