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 教.路論盡紙本
教育暨青年局及高等教育局分別於去年十一及十二月公佈了《澳門青年政策(2021-2030)》、《非高等教育中長期規劃(2021-2030)》以及《澳門高等教育中長期發展綱要(2021-2030)》。 政府公佈兩局將於二月一日合併成為教育及青年發展局,在合併前且即將進入二〇二一年前推出這三份影響澳門未來十年教育以及青年發展的政策╱規劃╱綱要,其倉促之處不言而喻;亦顯示出當局在做規劃時未能作通盤考慮,三份明顯地有密切關係的規劃卻不見相通之處。在此草率下的規劃,未來十年澳門的教育、青年的發展將變成怎樣?需要我們共同關注。

當「審辨思維」取代「批判思維」

093 教.路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21年02月18日 11:11

2020年11月,政府就《澳門青年政策(2021-2030)》進行公開諮詢。教育常強調的critical thinking,當時文本以「審辨思維」取代過往一直使用的「批判思維」,引起社會強烈反響。教青局表示,「『批判』這詞上一開始就有一種否定、對立、對抗、矛盾的意味」,又指「大家都係強調critical thinking 係獨立思想。」之後社會文化司司長歐陽瑜表示,據她了解,教青局認為「批判性思維」會比較負面,表示「我哋真係希望而家的年輕人佢哋嘅諗法要批判嘅思想,但都應係正面嘅思想。」

在《非高等教育中長期規劃(2021-2030)》中,「審辨思維」一詞繼續沿用,上個十年出現的「批判思維」一詞已不復見。對於有關爭議,時事評論員蔡梓瑜認為,這意味着政府有一條底線。教育學者黃素君則認為,應該思考的是未來社會想要培養怎樣的人。

蔡梓瑜:紅線以下 能否再碰?

蔡梓瑜認為,「審辨」有一種檢視、考試的意味。「只是檢視、考試,考一些你知道的事,檢視眼前有的,是很安全的,某程度是有底線,不會觸碰到紅線,而且政治正確,所以不要『批判』,因為司長說批判是負面的。」他又表示,現在人民教育出版社的中史教材會着重秦始皇的成就,文化大革命則是艱辛探索的歷程。「若有批判思維時,秦始皇的確有他輝煌的成就,但成就不等於可抵消過失。正面、反面都可以講才是批判思維。審辨思維是用一套安全的工具去審視他,他是非常OK的。等於文化大革命,等於大家去看青少年愛國愛澳教育基地,記者都有問為何不講『六四』?這些脫離了他們的『審辨思維』。」

教青局表示,「『批判』這詞上一開始就有一種否定、對立、對抗、矛盾的意味」,又指「大家都係強調critical thinking 係獨立思想。」

教青局表示,「『批判』這詞上一開始就有一種否定、對立、對抗、矛盾的意味」,又指「大家都係強調critical thinking 係獨立思想。」

「我們中國人很早就講先破後立。不『破』怎『立』?現在的情況是不准『破』只准『立』,於是學校將來去教歷史、地理、中文甚麼都好,都要很小心。紅線上的就可以審辨,紅線下的就不要了。」「審辨是低階而非高階思維,他們想有高階思維的效果,但又覺得高階思維不安全、有風險。」

他認為,這樣無助學生全面思考。「有愛國情操、國際視野或者普世價值,若兩者有牴觸時,怎辦?某程度國家情懷有某些牽涉到民族主義,國際視野在說普世價值時,有時民族主義是一個阻力,當兩者放在一起如何調和、協調、折衷?(規劃內)又沒提,只是一些抒情而非論述性的文章。」

黃素君:我們希望培養
怎樣的人?

而對於有關字眼上的轉變,教育學者黃素君有感,這令她想起古時候的「避諱」,一些用語在一些時代被給予特定意義。而在她眼中,「審辨」某程度是單方面的,例如「審美」,很個人。「我審了之後辨識了,是很個人的。當我們在說批判思維時,某程度是賦予了作為公民,在公共空間需要有足夠的道德勇氣去提出某些事。」又認為,需要留意的是社會希望培養怎樣的人,「是否只是個人好,會審時度勢、判別事非真假,就已經收貨?或是希望當看到一些不好的事時,有足夠勇氣去提出,希望獲得改善?『批判』有『公(共)』的概念。」

社會文化司司長歐陽瑜。資料相片

社會文化司司長歐陽瑜。資料相片

「站在公民教育的前提下,希望可以發展到一個『公(共)』的概念,比如公平、公共、公正、公義等等。我不認為我們在培養『各家自掃門前雪』的人。希望個人身分更有效參與公共領域的生活,政府可聽多元的聲音,有包容的,讓年青人去(發聲)。當然懂得思考是第一步,懂得判斷是第一件事,但有沒有足夠的勇氣去提出不好的事?在學校的小朋友也會(遇到)。明知老師的策略不好,但都啞忍,因為權力關係嘛。你說他是否很會審時度勢?是的,我也不希望自己被老師針對,但這不見得是一件好事。」

「官方有其官方論述,但回歸真正的意涵就是:究竟想培養我們的小朋友往甚麼方向走?只是懂得自己判斷就夠?或是需要向社會或公共事務有多一份表達關心?我覺得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