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 教.路論盡紙本
教育暨青年局及高等教育局分別於去年十一及十二月公佈了《澳門青年政策(2021-2030)》、《非高等教育中長期規劃(2021-2030)》以及《澳門高等教育中長期發展綱要(2021-2030)》。 政府公佈兩局將於二月一日合併成為教育及青年發展局,在合併前且即將進入二〇二一年前推出這三份影響澳門未來十年教育以及青年發展的政策╱規劃╱綱要,其倉促之處不言而喻;亦顯示出當局在做規劃時未能作通盤考慮,三份明顯地有密切關係的規劃卻不見相通之處。在此草率下的規劃,未來十年澳門的教育、青年的發展將變成怎樣?需要我們共同關注。

「如果一所學校,只有一個學生?」——記錄一本繪本的三場讀書會

093 教.路論盡紙本

文:川井深一(井井三一繪本書屋)

時間:2021年02月18日 11:11

「易子而教」何以變相成剝削?

至今,我依然認為「學校」是人類社會中,最奇異的產物。從人類學的角度來看,人類是會有交換小孩養育行為的靈長類。

有的是出自政治統治的需要:例如羅馬帝國統治時期,會帶走蠻族首領的孩子,使之學習帝國文化,也或許像是「遠交近攻」的戰略,秦國跟(較遠的)趙國停戰。於是交換了國君的孩子,以保持和平。秦王嬴政的父親,就是當時的質子。

也有的互養以通婚,例如童養媳,獲得家庭勞動力的同時,也確保繁衍的性別資源。

文:

TED在很多年前,邀請過一位攝影師Lisa Kristine 在她分享的現代奴隸肖像中,有一組在沃爾特湖水庫捕魚的孩子的相片。互養的人類行為,當今卻成為經濟利益。 演講相關資訊:Lisa Kristine (https://www.ted.com/speakers/lisa_kristine )

TED在很多年前,邀請過一位攝影師Lisa Kristine 在她分享的現代奴隸肖像中,有一組在沃爾特湖水庫捕魚的孩子的相片。互養的人類行為,當今卻成為經濟利益。
演講相關資訊:Lisa Kristine (https://www.ted.com/speakers/lisa_kristine )

「易子而教」人類行為,確保了文化知識的傳承與物種生存。它的形式經過各種演變,成為後來校園機構的各種樣貌,學堂、私塾,現代校園。但同時也會變相成為一種剝削,勞動剝削、性剝削。

培育「人」的現代校園,避免剝削、利用兒童的環境

從許多的原住民族對自己的稱呼,本義都是「人」的意思,例如達悟族的Tao、阿美族稱自己為「pangcah」(邦查)。共養文化的目的,就是讓孩子成為一個真正的「人」。

「學校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人在受教環境中,應該擁有哪些權利、遭遇到何種對待?」

澳洲作者陳志勇的繪本《兔子》,揭示了一段澳洲原住民歷史。而這本繪本因為撇除了政治的圖像符號,成為一個更大的想像世界,引發普世共鳴:在不同的殖民地,甚至是殖民時代結束之後的國家與地區,依然正在發生。今天,我們亦可拿它來質問,校園或教育是否正在進行文明與蠻荒的切割,兒童文化不存在?需要成人權力入侵才能提供架構與框架?「學校究竟是解放人類,抑或偷走孩童的機構?」。《兔子》、陳志勇、繆思出版,川井深一攝

澳洲作者陳志勇的繪本《兔子》,揭示了一段澳洲原住民歷史。而這本繪本因為撇除了政治的圖像符號,成為一個更大的想像世界,引發普世共鳴:在不同的殖民地,甚至是殖民時代結束之後的國家與地區,依然正在發生。今天,我們亦可拿它來質問,校園或教育是否正在進行文明與蠻荒的切割,兒童文化不存在?需要成人權力入侵才能提供架構與框架?「學校究竟是解放人類,抑或偷走孩童的機構?」。《兔子》、陳志勇、繆思出版,川井深一攝

離開校園的人、正在校園的人、構想未來校園的人,依然在不斷質問這些問題。

現代教育予人詬病的,就是為工廠/職場提供工人/勞動者的教學形式與內容。未能給予人類知識宏大的視野、無法提供生命開放的自主空間,並且製造出絕望與無法相信自己有所選擇的人。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教育演化成剝削兒童、利用孩子的各種規劃?作為參與兒童現在、規劃未來每個大人,我想更加戒慎小心。

「理想的校園,夢想中最好的學校:教師、社工與兒童的幾場讀書會」

這幾個星期,大小讀者一起共讀的繪本,是劉旭恭的繪本《只有一個學生的學校》(小典藏出版)。繪本的內容是這樣⋯⋯本來應該招收很多學生的學校,這個學期,居然只招收到一個小孩。為了教好孩子,學校開了個大會,想方盡法去做到!「小孩很害怕,偷偷遛走了~」

跳出窗外的小孩,也跳出「教育的框架」,讓獲得知識這件事,成為更有想像力的事:他在森林裡,遇到一位老伯伯,老伯伯帶他聞花香、看蟲。孩子進到廚房,廚媽給孩子喝湯。操場上,有一顆球,和一隻狗,他們一起玩。最後孩子進到圖書館,和館員一起做書,自己的書。老師們終於找到孩子,一見到他就劈頭大罵。館員請他們小小聲,給大家看孩子的畫:孩子們把窗外的「學習經歷」都畫出來。但最後一頁,許多怪物打成一團。老師們安靜下來,重新思考教育的本質。決定做一件事,來歡迎、感謝小孩。

音樂、語文、體育、數學、歷史、自然科學、地理、美術老師,對於該怎麼教好這個小孩,各有話說!《只有一個學生的學校》、劉旭恭、小典藏,川井深一攝

音樂、語文、體育、數學、歷史、自然科學、地理、美術老師,對於該怎麼教好這個小孩,各有話說!《只有一個學生的學校》、劉旭恭、小典藏,川井深一攝

在各位教育專家的爭吵中,小孩感到非常害怕,跳出窗外。但不是進入死亡,而是超脫教育的想像。《只有一個學生的學校》、劉旭恭、小典藏,川井深一攝

在各位教育專家的爭吵中,小孩感到非常害怕,跳出窗外。但不是進入死亡,而是超脫教育的想像。《只有一個學生的學校》、劉旭恭、小典藏,川井深一攝

如果有機會讓你策劃未來的理想教育環境,甚至校園藍圖,大家會怎麼構想呢?

兒童的讀書會中,主持人Summer與小學生們一起讀《只有一個學生的學校》,同時間,孩子們終於有機會「參觀」彼此的校園,也「規劃」自己心目中的理想學校。

幼兒們主要討論內容是「學校是什麼」:排隊的地方、很多小朋友的地方、老師會打電話給媽媽的地方⋯⋯最容易聯繫到「家」的學校,是孩子們的首選呢。後來有一個小孩哭了,他後來說,學校就是哭了不會沒有人理,媽媽/老師說「我知道了,你想的話,可以哭一哭」。還有「說對不起的小朋友,不是在生氣」「我們還要一起玩」。

歡迎會裡,老師們的「知識身教」——人類的知識本來就是一個巨大的集體,老師模糊學科邊界,展現專業視野,就更為重要。《只有一個學生的學校》、劉旭恭、小典藏,川井深一攝

歡迎會裡,老師們的「知識身教」——人類的知識本來就是一個巨大的集體,老師模糊學科邊界,展現專業視野,就更為重要。《只有一個學生的學校》、劉旭恭、小典藏,川井深一攝

小學生組的讀書會,大家則是趁機觀察其他孩子的校園。孩子們「客觀」陳述,亦不帶任何評價去「欣賞」,是令人驚喜的地方。

1.「學校有什麼?」
小朋友A:「上課時我們的坐著的?」
小朋友BCDE:「檯凳!」
小朋友B:「現在猜『每天都會有的』?」
小朋友:「???」
小朋友B:「通常是放學才有的。有人去補習社做完的!」
小朋友:「啊⋯⋯功課!」
2.學生人數:
當主持人(Summer)問到孩子們學校的人數,有孩子說42人,有孩子說22人,有人說自己班上只有19人,大家得到的回應都是 “WOW~”

3.和動物的關係:「大家學校都有動物嗎?」
小朋友C:「有過一天,許多貓貓狗狗來學校參觀,我牽著那隻狗,牠居然在操場屙尿。」
小朋友D: 「我也有過一天去到學校,發現很多地方,都被貓貓狗狗闖進來弄亂了!」
4.最想學校有些什麼東西?
「秘密基地。」「我們學校去任何地方都要先生允許,我也想要有不必先問先生(可可不可以」)就去的地方。」「花園,」「醫務室,」「小朋友可以進去煮飯的廚房,」「動物,」「超級大沙地!」「很空,空到沒有書的圖書館(因為書都被小朋友借光光了)!」
5.「你畫的是你的學校嗎?」
「是的。我的學校就是我想要的學校。」
「只是我們想像的學校,有一天我的學校就會變成這樣!」

「井井兒童繪本學——夢想中最好的學校」 ,主持:Summer楊冠瑩。

「井井兒童繪本學——夢想中最好的學校」 ,主持:Summer楊冠瑩。

教師與社工讀書聚會,則是從自己作為兒童時經歷的校園經驗分享起,童年已經找到的美好教育環境,是在生命被同理的一刻開始,而難受的經驗,是執行/打破成人世界制訂的秩序與道德框架時(例如犯規/舉報犯規)。被告知的「乖」與「不乖」,都會留下印記到成年。

在理想校園的規劃藍圖,我們這場聚會,從這一繪本開始,討論出六個方向:「空間」「教師」「教育理念與教學方法」「社區關係」「家長共學」「學生狀態」。

「大人繪本夜話——夢想中的學校」 ,主持:川井深一。

「大人繪本夜話——夢想中的學校」 ,主持:川井深一。

①空間:「有自然山野」「水域」「看得到其他動物/生命」「孩子們都照得到陽光」「不以教室作為唯一教學空間」「可以自由擅用/善用校園甚至社區作為教學現場發生地」。賦權教師與學生自由使用校園空間,比投入任何資源在添購各種器材更加有必要。

②教師:「教師的狀態應該不是過勞的,內心的歡喜都是『真正的』」「教師有自決權,例如有些課程可以設計自決,結合社區空間」「改變坐班『管理』學生的形式」。

③學生:「學生有多元、適性發展的課程選修」「學生需要有公共交流空間」「設置『發呆角落』/『空白角』,讓孩子發呆」

④家長共學:「展開Parent Workshop,讓家長各施所長,共學撫育兒童。」

⑤社區關係:開放校園空間(沒有圍牆的學校)。取消數據化或應付考核評量的「社區志工」,用兒童自主的社區行動來取代。

⑥理念:未來十年的規劃,澳門官方已提供總體目標「培養新時代公民、優化教育生態、提升學生競爭力」,以及四大方向「培養家國情懷與國際視野、發展軟實力、提升幸福感、加強創意與科技教育」(《非高等教育中長期規劃(2021-2030)》)。但在這樣的框架下,會否也有掉出教育資源網絡的理念與師生?例如在家自學/實驗教育實踐者會否被公共教育資源覆蓋?各種教育規劃正在進行,考核師生的同時,量化生命謬誤也正在發生。我們究竟是利用孩子去符合設定好的框架?或是聽到學生的需求、生命的呼喚?

和兒童讀書會孩子們的發聲內容對照,前線工作者因為「看到」兒童,持著與他們同步的、同理的視角去觀察到受教者的狀態,因此關於「理想校園的規劃」內容,和孩童互為呼應。也期許大家在「教育是什麼」的思考裡,激發出更富想像力的實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