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 教.路論盡紙本
教育暨青年局及高等教育局分別於去年十一及十二月公佈了《澳門青年政策(2021-2030)》、《非高等教育中長期規劃(2021-2030)》以及《澳門高等教育中長期發展綱要(2021-2030)》。 政府公佈兩局將於二月一日合併成為教育及青年發展局,在合併前且即將進入二〇二一年前推出這三份影響澳門未來十年教育以及青年發展的政策╱規劃╱綱要,其倉促之處不言而喻;亦顯示出當局在做規劃時未能作通盤考慮,三份明顯地有密切關係的規劃卻不見相通之處。在此草率下的規劃,未來十年澳門的教育、青年的發展將變成怎樣?需要我們共同關注。

《A Shadow Falls》 by Nick Brandt

093 教.路論盡紙本

文:方言社

時間:2021年02月18日 11:11

Nick Brandt 是一位現居美國英國生態攝影師。他最著名的作品為在非洲拍攝的三部曲作品,分別是 《On This Earth》(2001—2004)、《A Shadow Falls》(2005-2008)和 《Across The Ravaged Land》(2010—2012)。在正式講解作品之前我們先簡單介紹一下Nick 的生平。在 90年代正式成為生態攝影師之前,Nick 主要的工作是在世界知名的音樂頻道 MTV中擔任 Music Video 導演,而作為導演生涯當中最著名的作品一定要數他為 Michael Jackson 執導的 《Earth Song》。這一部在非洲為 Michael Jackson 拍攝的 MV 可以說是 Nick 與非洲結緣的契機。這裡筆者建議大家可以去看看《Earth Song》的 MV ,便可以發現在畫面與歌詞中大量出現和提及的野生動物生態現況以及各種偷獵濫捕問題。這些問題都可以在今天Nick 的作品中看到。

談及生態攝影,大家第一時間應該會想起像是《國家地理雜誌》那種色彩繽粉, 像天堂般的動物世界的照片。但在Nick Brandt的生態攝影作品中,大家不但不會看到任何色彩,照片中出現的野生動物亦不會像《國家地理雜誌》般的活潑生動。相反,他的作品幾乎都是以單色調拍攝,呈現出古典西洋畫的那種寧靜。而當中出現的動物幾乎都有著像人類一般的神態,但同時卻保留著野生動物的那種高貴與神聖。

《A Shadow Fall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A Shadow Fall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A Shadow Fall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A Shadow Fall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A Shadow Fall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現代野生動物攝影師的必須工具,無非是各種像大炮一般的超級長焦段鏡頭與及最頂級擁有每秒數十張連拍功能的運動型相機等配備。但這些東西你在 Nick Brandt 的器材裡都不會看到。直到今天,Nick 所使用拍攝的工具依舊是使用傳統的菲林底片,笨重又操作繁複的中片幅相機(例如:Pentax 67, Mamiya RZ67 等等)。大家需要知道這些相機每一卷菲林只能拍攝十張菲林(底片),之後便須花時間重新安裝菲林。這對於生態攝影來說可以說是一種完全沒有效率,甚至會令攝影師本人擁有生命危險的行為。而另一個同樣危險的行為是, Nick 只使用廣角標準焦段鏡頭來進行拍攝。這意味著他必須非常接近野生動物本身才能拍攝到大家所看到的動物近身照片。這些高難度的危險動作使他幾乎是生態攝影師中的唯一。

在上文我們簡短地提及 Nick Brandt 是一位生態攝影師,這一點其實並不夠詳盡,因為除了和動物組織 Big Life Foundation合作外,Nick另一個發表作品的重要地點其實多是商業藝廊,以及以一名當代藝術攝影師的身份去舉辦各種展覽。而集生態攝影和當代藝術攝影師於一身這個身份也可以說是非常特殊。如果大家有機會在藝廊或展覽看到他的作品時會發現,Nick 喜歡以大尺寸印刷(平均超過一米) 的方式呈現其作品下的野生動物,以突顯牠們神聖和威嚴的一面。因此在印刷攝影書時,他亦是以相同的構想去進行製作。讀者可以發現包括《A Shadow Falls》在內等攝影書均被故意製作成一本非常巨大的重量級作品。

《A Shadow Fall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A Shadow Fall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A Shadow Fall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A Shadow Fall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回到相片內容本身。 我們可以輕易發現到,與其說 Nick Brandt是在拍攝動物生態,更不如說他是在把動物當成是人類,以一種人像攝影的方式進行拍攝。在訪問中他提到,在一望無際的非洲大平原中,他感到自己彷彿是人像攝影大師 Irving Penn 身處在自己的攝影舞台上一樣,而舞台上的動物就是他的拍攝對象。在拍攝的過程中,他本人非常講究地拍出野生動物在當下的形態,因此他反對大部份的主流野生攝影把各種奇觀與旅遊化的元素帶進作品中,而這一點亦是為甚麼他會選擇以一個跨越十年的長時間三部曲方式去進行他的拍攝計劃。Nick 認為拍攝動物並不能夠抱著「只要去到這些地方後隨便都可以拍得到」的心態去和動物相處。他在拍攝的期間會記著每一隻野生動物的面孔,然後再嘗試拍攝出牠們獨一無二的神態。在 《A Shadow Falls》中大家看到的那一隻雄獅,是在現實中他足足花了18天才能順利走到獅子的身邊近距離拍攝出這一張作品,而這一點可以體現出Nick Brandt作為生態攝影師對動物與及其作品的態度和堅持。

《A Shadow Fall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A Shadow Fall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A Shadow Fall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A Shadow Fall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除了單純拍攝動物外,Nick Brandt 的作品亦包含了關注動物生存環境的深一層意義。在三部曲的第二部作品《A Shadow Falls》( (2005—2008) 中那張為人熟悉的、以全景相機拍攝的大象列隊,在其作品第三部曲的 《Across The Ravaged Land》( (2010—2012)中重新被作者挪用再製作並賦予新的意義。在該作中 Nick 重新回歸該處拍攝,在同一地方取而代之的是因為人們過份狩獵和濫捕變得空虛的平原。在而這片平原上,Nick 選擇以擺拍方式讓人們拿著象牙列隊,取代那群消失的大象,以一個展演式的行為來表達其對非洲動物與環境的關注。

除了本文中提及到的三部作品外,Nick Brandt 亦開始作出各種新的嘗試。他的近期作品包括把以往拍攝到的動物相片列印為與實物相同大小的照片,再把照片放進非洲開發中的土地與城市,通過景物與照片兩者強烈的對比來突顯出野生動物和人類為了生存的各種衝突現況與無奈。如果大家希望更深入了解 Nick Brandt,可以到他的官方網站。當中除了可以看到他的作品外,更可以了解更多作品背後的故事,與及關於他本人的各種訪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