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還未下課

大家好,我是一位老師,快要結婚了,同時,也懷孕快要三個月。
我每天下班返到家,就要處理這些,地上的書簿啊,衣服啊,塵啊。然後就去煮飯啊,然後等他回來吃飯。
我很艱難,生活才走到這一步。
我從大學畢業開始,直至現在,一直都是一個中學中文老師。

老師還未下課——第九話

老師還未下課

文:何志峰

時間:2021年02月8日 1:01

「我從不肯妄棄一張紙/總是留著,留著/疊成一隻一隻很小的船兒/從舟上拋下在海裏/…/母親,倘若你夢中看見一隻很小的船兒/不要驚訝他無端入夢/這是你至愛的女兒含著淚疊的/萬水千山,求他載著他的愛和悲哀歸去。」

我的課講到這樣。底下的同學突然竊竊私語。我看到Maria的手在動,起初為了不想打斷上課節奏,沒有馬上指責,只是看著她。Maria被我瞄到後,閃開我的目光,低下頭,未幾又將手上的東西偷偷傳到旁邊同學那裡去。這次我發狠瞪她,她嚇一跳,東西掉到地上,被後邊的同學撿起,這下我沒法不停下來,蹣跚地走到她們之間。

原來是一個避孕套。

撿起避孕套的同學馬上往Maria的方向丟,生怕我以為這是他的東西。Maria 一副「是又怎麼樣」的樣子,被她傳避孕套進抽屜的同學卻紅透臉了。

我要做我最不想做的事了。

「抽屜裏面還有甚麼?」我說。

Maria 一動也不動,也不看我,也沒有哭,犟著往前看。就是14歲中二的死小孩普遍的堵氣的樣子。

我伸手去摸她的抽屜,摸了幾個已經拆開包裝的避孕套,還有一隻香蕉,上面套著一個避孕套。

原來她悄悄地將套子在香蕉拉來拉去,旁邊同學正為此竊笑。現在一下子全班都知道了,當場整班起哄,哈哈哈地大笑,又好像在歡呼。Maria變成搖滾明星,又像眾人恥笑的對象。

全班情緒高漲得像搖滾樂演唱會。

「是不是今晚要用,先學怎麼給人帶上啊?哈哈哈…」、「現在會了沒?是不是看A片學帶套啊?」……尖叫伴隨著青春期女生的嘲笑,其實是在掩蓋著自己對性的無知,遮掩住在A片懞懂的扭曲認識,還有女生的不知所措。

如果只有我和她兩個,我一定會好好平心靜氣的跟她講,問她最近究竟發生甚麼事?如果她不願意說,哪怕只是陪她坐著,都好。

說真的,她是有點笨笨的,為甚麼非得上課時玩給同學看?青春期的女生應該學會保護自己,知道避孕是無可厚非,全班死小孩一直在笑笑笑,還沒有Maria來得實際。

可是現在不是性敎育課,更不該是在我現在趕進度的課堂上,我沒有半點餘裕緩和場面。

「你出來。」為了壓制這個場面,我大聲地喚她離開坐位,到牆角罰站。

這時,突然有人敲門。一位昨天才上班的新同事。我還未認得清楚誰是誰。我問她,怎麼回事?

她說,她是一位剛畢業的駐校社工。來了快一星期,從日常校園生活來她已經注意著Maria。這時剛好經過我的敎室門口,就被她看到這一幕。

「現在是否需要我來輔導協助?」有年青人真好,在這個學校,舊的老師早就躲得遠遠的。

「謝謝你。」我說,這簡直是上天派下來的救星。但好像學校還沒有支援駐校社工這樣子接案。但不管怎樣,沒規定歸沒規定,敎室內正在沸騰當中,趕快將Maria 隔離才是上策。

「Maria,跟這位社工姐姐出去,你諗清楚你做過甚麼再回課室吧!」

不知道是抵不過嘲笑的聲音,還是社工姐姐抓她手腕用力一拉那一下的不甘情願。Maria還是和社工姐姐出了教室的門。我頓時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好像將一個正在引爆的炸彈用力地丟掉到遠處。縱使不用在的手中爆開,但這種拋棄感讓我覺得筋疲力竭。

本來預備好教案全都亂了,接下來一整節課,只能照本宣科,暈暈的照著書唸撐過去。我覺很慚愧,昨天還在家裏準備講義︰冰心是怎樣的一位作者,如何思念母親,心路歷程是怎樣,也想讓學生映照自己的生命歷程,使文本在他們心中都能有所迴響。這一課備得很有心得,因為特殊的家庭環境,我對媽媽很感恩,而自己也快要當媽媽了,更是理解冰心對媽媽的思念。可是,發生了這件事,沒有心情將準備的材料走下去,什麼都沒做到,覺得好浪費,辜負了自己的耐心,更覺得對不起想聽課的學生。

至於Maria,我對她心情更是複雜。她離開敎室那一刻,內心深處確確實是有如釋重負的感覺,但想想,她不是死物,她是一個人,活生生的一個人,不是班級管理一出事就該拋棄的對象。

記得我在大約幼稚園K2,已經有十幾公斤重,常常要爸爸抱,爸爸已經五十歲人,不太抱得動我了。他常常說「後生時做裝修工人,抱兩包水泥走樓梯上五樓都不怕,現在光你,爸爸就扛不動了。女兒呀,如果你是水泥,扛不動最多就扔掉,但你又不是水泥。」聽他這樣說,當時我真的怕他將我扔掉,我緊緊抱著爸爸,爸爸也緊緊抱著我,嘴裏一邊說,「女兒呀,要是你真的是水泥就好了啊。」那時候嚇得我半死,覺得他不想要我了,他寧願我是水泥也不要我當他的女兒。「原來我還不如水泥…」我的心情跌到去谷底,我好久都不敢和爸爸講話,爸爸一定認為水泥比我更有用,他這個水泥匠和他的水泥打了一輩子交道,背著水泥比背著我更為習慣吧。

是嗎?

到好多年以後,才聽得意識到他當年是的埋怨,多少隱藏有一種心甘情願的愉悅,想想我應該覺得幸福。

呃,為甚麼我想到這件事呢?

我的桌面出現一張「關注學生情緒異動和支援工作坊」,現需要每校派出三名敎師參加,時間是星期四下午放學後。確定人員名單如下(有我),請務必準時出席。

呃……!?

寶寶整天在肚子裡滾過來又滑過去,害得我整天都不安寧。寶寶,你等等,不,你不會是水泥,我不會丟掉你的,你乖乖,乖,是,就是這樣,好好睡,睡得好好的。妊娠期身體反應與往常不同,不要怕。

不要怕,不要怕⋯⋯我只能一直這樣跟自己說…不要怕…

「不要怕。」這一句話我為甚麼不和Maria說?想想,她好像很泄氣。我忘了早上給她說過甚麼話了,糟了,是不是她覺得我會⋯⋯扔掉她?

我抓破頭在想,我今早對她說了些甚麼話?說了些甚麼話?說了些甚麼話?說了些甚麼話?……

我看著他,他廢在沙發邊對著電腦發呆。

我向他說︰「喂。」

他呆呆的看著我。

我想向他說今早上發生的事,我很想找人說說,但沒有人想要聽。

激烈的胎動終於停止,並不代表我紊亂的心情已經也已平伏,我只是強忍著,疲倦依然侵襲,眼睛乾瞪著。最後,我正要開口,他懶懶的爬去電腦前,又開始打起電腦來。欸,好不好明天找Maria說一下⋯⋯晚是晚了點,她應該真的有點不對勁,可能是最後機會了,我怕她會出事…

(待續)

作者電郵︰

[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page

https://bit.ly/2Lxih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