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 誰可救藥論盡紙本
澳門政府近年來對中醫、中藥發展趨之若鶩。政府所描繪的發展藍圖希望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讓這歷史悠長的行業走向產業化、國際化,同時為扶持澳門企業成長和發展、培養澳門人才發揮作用。然而,這些宏願如何能夠成就?或只是「假大空」而已?究竟在政府這「宏圖」中,澳門人、澳門中醫行業、澳門中藥行業可以如何找到其位,發展其所長? 澳門發展中醫藥產業其核心項目為由澳門同廣東兩政府合作的粵澳合作中醫藥科技產業園。專業化公共服務平台、國際交流合作平台以及大健康產業平台為產業園的三大定位。然而,在這三大定位中,澳門人及企業能否有所發圍、惠及才是最應關注。

《The Last Resort 》——Martin Parr

092 誰可救藥論盡紙本

文:方言社

時間:2021年01月19日 10:10

Martin Parr 《The Last resort》。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Martin Parr 《The Last resort》。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在以往數期的篇幅中,我們介紹了不少美國與日本的攝影作品集,而本期我們把眼光移至歐洲,與各位分享一些重要的攝影作品。眾所周知,英國是其中一個攝影術最早發明及應用的地方,自19世紀以來均是攝影的發展中心。但在二戰後,英國的紀實攝影發展確不及大西洋彼岸的美國以及同是歐洲的法國等地,特別是戰後以城市街頭作元素,以徠卡等35mm 小型相機這種新型的速寫方式側面描寫城市的「新型紀實攝影」,英國相對發展緩慢。這一方面是由於二戰後美國國力的增長使藝術發展西移,另一方面亦多為英國人本身較保守的民族性使然。然而, 50年代後英國的經濟發展緩慢下滑與國力衰退,至80年代戴卓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上台後經濟痛苦轉型,這些社會狀況都重新給予紀實攝影材料與動能,讓英國的攝影師重新發掘英國的種種,而Martin Parr 正是在這個情況下出版其第一本攝影作品集《最後的渡假勝地》(The Last Resort)。

就本作品來說,無論是作為英國紀實攝影或是Parr 個人的作品生涯,《The Last Resort》都具有一種分水嶺的作用。與Parr的首個未發表作品、拍攝新教徒社群的《Non-Conformists》作比較,我們即可以發現《Non-Conformists》是從一種傳統的紀實角度出發,描述一個在英格蘭北部快要消失的傳統生活,照片當中甚至顯露出有一點點緬懷的味道。但與其美國同業在70年代面對的困局——如何使用紀實攝影面對社會——相同,Parr 的紀實攝影一直希望能在社會中有比較中立、抽離的觀察,有更多元化的作為,因此其首個作品在發表前,曾與被拍攝的社群有爭拗而導致該作品無法被發表。

Martin Parr 《The Last resort》。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Martin Parr 《The Last resort》。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Martin Parr 《The Last resort》。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Martin Parr 《The Last resort》。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Martin Parr 《The Last resort》。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Martin Parr 《The Last resort》。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因此他的第二本作品,即本書 《The Last Resort 》,顯然有意圖改變手法及風格。他選擇拍攝利物浦周邊一個已衰退的海邊渡假地區新布萊頓(New Brighton),拍攝的對象也從將要消失的舊英格蘭階級,改成當下的普羅勞動階級。在書中Parr 摒棄了傳統紀實攝影師力求中立的觀察角度,以一種非常具英國黑色幽默諷刺風格的觀點進行創作——正正是這種嘲諷的觀點在以後將會成為Parr 個人的標誌風格。這種黑色幽默甚至在書名《The Last Resort 》中已經不經意透露了出來:所謂的「渡假勝地」正正是對當時執政的戴卓爾政府的一種反諷與嘲弄。在80年代中期,經過一系列痛苦的經濟改革後,強勢的戴卓爾政府把英國由戰後工業國家強行改造為以服務業為主的消費型國家,配合亮麗的經濟數據與及福克蘭群島戰爭的勝利,在80年代中期風頭一時無兩。但漂亮的經濟數據以及「英國是全歐洲最好的國家」這口號的代價,是勞動階級的犧牲。《The Last Resort 》描繪的那個充滿垃圾的渡假勝地正好是一個向政府的反問,揭穿了戴卓爾政府向公眾勞動階級所承諾的優良生活不過是一件「國王的新衣」。

另一方面,英國的紀實攝影的確受到70年代美國的各種攝影活動影響,當中包括上期提及的、由William Eggleston等人引領的「新彩色運動」。這種被當時評論認為不夠嚴肅的拍攝媒材,在Martin Parr 手上,變成了與傳統劃出分界線的作品風格。Martin Parr 在其以後的所有作品均以彩色進行拍攝即為證明。之後,Parr更配合其作品的題材,把照片色彩的飽和度提高,製造出一種廉價庸俗,可說是把作品的反諷提高了一個層次;而另一方面,對比美國攝影的更著重個人主義色彩,Parr 與其他英國的攝影師通常更著重於藉攝影表達英國國民的特性,例如為數不少的英國攝影師(包括Parr 本人)均選擇海灘或渡假區進行拍攝,其中一個原因,是據Parr 本人認為在這些地方英國人才會放下其保守嚴謹的性格,顯露其各種各樣的個人特質。而我們在《The Last Resort 》中可以看到,縱使照片中的勞動階級身處這個略顯髒亂的「渡假勝地」中,他們依然淡然面對,依然故我地度假。我們在這些照片中可以經常看到Parr 拍攝的英國人在混亂的場面中仍保持著那處變不經的神態。也許這正正是Parr 在不少訪問中強調的——希望能夠拍攝出英國獨有的精神。

Martin Parr 《The Last resort》。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Martin Parr 《The Last resort》。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Martin Parr 《The Last resort》。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Martin Parr 《The Last resort》。相片由方言社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