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04 澳門離體育旅遊產業還有多遠?每週專題
想起澳門的體育,第一個畫面是什麼?是聞名世界的東望洋賽道,是色彩斑斕的賽車,還是英姿颯爽的賽車手?似乎都繞不開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這項讓澳門馳名中外的國際體育盛事。然而,今年由於新冠疫情,外國明星車手無法來澳,賽事降格及取消,都令今屆賽車星光黯淡。  疫情同樣消磨市民對賽車的熱情和興奮,質疑及不滿倍增,即使當局一再解釋亦無法挽回民心。到底所謂「成效」是否如當局所言甚佳呢  2021年度的施政報告不知第幾次重提「體育旅遊產業」,但多年未見進展,有意見質疑政府並未為「產業」開路,扼殺發展可能性。所以,澳門離「體育旅遊產業」還有多遠 

體育旅遊產業何在?當局扼殺產業發展可能性 

2020-12-04 澳門離體育旅遊產業還有多遠?每週專題

文:記者西西子

時間:2020年12月5日 9:09

「推動體育加旅遊多元發展,開發體育產業,鼓勵舉辦國際體育賽事和品牌體育盛事,逐步拓展體育產業鏈。鼓勵和支持博彩公司舉辦多元文化體育活動。」這是2021年度施政報告中,關於體育旅遊產業描述的一段摘要。行政長官賀一誠亦表示明年會與博企加強合作舉辦大型體育活動,以擴大體育加旅遊的發展潛力。傳新澳門協會副理事長甄慶悅認為,澳門的體育旅遊與「產業」還有很大段距離。 

甄慶悅曾任體育記者,更是前乒乓球運動員,他提到「體育旅遊」這個概念其實早於回歸初期已提出。其時本地經濟環境差,剛開放的博彩業未見起色,當局期望以「體育旅遊」打響澳門知名度,亦可「漂白賭嘅刻板印象」。 

甄慶悅

回歸初期舉辦數場盛事提高知名度 

費達拿和森柏斯在澳參加網球表演賽(搜狐體育圖片)

他憶述,澳門曾於21世紀之初舉辦數次體育盛事吸引眼球、引起轟動。2002年中國隊與葡萄牙隊為備戰世界盃受邀在澳門進行友誼賽,葡萄牙隊為當年的熱門隊伍,而中國隊則是首次參加世界盃,場面十分熱鬧;曼聯、巴塞羅那和車路士等世界知名足球隊訪來澳進行友誼賽,「成個大球場坐爆」;威尼斯人開幕之初請來NBA球星助陣,費達拿和森柏斯在澳參加網球表演賽等。 

甄慶悅認為,這些活動足以讓澳門提高知名度,但無後續盛事維持影響力。他指出,澳門市場不大,知名球隊或傾向於前往內地大城市作推廣活動;爭取頂級賽事方面未必如大城市具很強競爭力,若非頂級賽事則吸睛程度及熱度有限,帶動的經濟效益更少。他舉例,去年為慶祝回歸20年舉辦的澳門國際足球邀請賽」,僅邀請得英超修咸頓對陣中超廣州富力,兩支球隊都不具吸引力,何來體育旅遊的疊加成效 

2019年澳門國際足球邀請賽修咸頓對廣州富力(體育局圖片)

體育旅遊產業只是口號   當局並無政策支持 

他亦批評當局政策扼殺「體育旅遊產業」發展的可能性。他表示,政府的場地不開放予商業賽事,更不容許在公共地方作任何商業廣告,但現時的頂尖體育賽事幾乎都與商業掛鉤,靠廣告、贊助達收支平衡,可見當局思維之落後和目光之短視。又指,本地近年成立的兩支職業籃球隊難覓主場作賽,球隊欲以市場價租借公共球場亦不獲當局支持。「職業球隊冇主場如何發展呢?連發展機會都扼殺了,體育旅遊講乜嘢。」 

又謂,談及「產業」需討論其賺錢能力,但現時大多體育活動由政府全力包攬,或是官民合辦,稱體育旅遊「產業」還言之尚早。他坦言,政府舉辦活動「賺或蝕唔需要理,搞得好好睇睇就得」,若私人公司舉辦則積極性更強。不過,他指出本地難有具舉辦頂級賽事能力的私人公司,認為當局應「帶住去做」,有想法、政策培養相關公司,才是發展產業應行的路。 

大賽車仍是澳門品牌體育盛事 

「環顧全世界,邊有一個地方搞賽車搞到67屆。」甄慶悅認為,若條件許可,下屆大賽車要舉辦。雖然近年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影響力日漸下降,因其他亞洲城市已相繼舉辦F1(一級方程式賽車),澳門的F3(三級方程式賽車)吸引力不足,但仍具品牌效應,在世界體壇佔一席之地。他稱,澳門的F3是不少F1車手的必經之路,也誕生過F1冠軍。首屆F3冠軍冼拿及1990年冠軍舒麥加,其後亦有不少車手慕東望洋賽道驚險之名而來,贏得比賽後被知名車隊「望多兩眼」,繼而力捧上位。 

甄慶悅亦多次強調,歷史對於體育賽事的重要性。他舉例,世界四大馬拉松都有過百年歷史,正因為舉辦多年具強認受性和知名度,「參加者講一世都有得講」,套用於澳門大賽車亦可。但認為澳門不能繼續「食老本」,應向國際汽聯爭取將一些頂級賽事的分站設於澳門;並稱「關係重要過資源」,建議當局與各地車隊、車手打好關係,吸引來澳參賽。 

今屆賽車訊息公佈不及時 

至於今屆大賽車引發的爭議,甄慶悅形容當局在回應時猶如「公關災難」,「磨爛席、死拖爛拖」。賀一誠在施政辯論中表示「我哋已經簽曬合同,唔做一樣係賠好多錢」。甄慶悅指出,若當局早三個月講,事情會完全不一樣。再者,當局亦不公佈簽了哪些合約,哪些要賠錢、賠多少,哪些合約在履行中,涉及多少預算等,公眾認為知情權和參與權都被破壞。 

賽車與塞車?民怨累積已久 

「澳門人憎嘅唔係一年塞一個禮拜車……如果平日交通相對順暢,叫澳門人忍嗰幾日賽車,我相信一定冇問題。」甄慶悅指出,現時澳門車多人多,大量掘路工程導致路面情況惡劣,塞車並非賽車期間獨有,市民對交通的厭惡、怨氣是平日累積所致。他稱,賽車舉辦多年,市民或早已習慣改道、步行或乘坐公交、提早出門等等,只是近年交通情況愈見擁擠,賽車的興奮不足以蓋過生活的不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