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30 社區文化設施未有承諾 總規如何實現「文化永續之城」?每週專題
「澳門城市總體規劃(2020-2040)草案」自公開諮詢以來,質疑不斷。爭議之一是其中並未有提出每區的公共設施覆蓋率,難以為之後的詳規訂定標準。 工務局於10月23日的新聞稿提到,澳門的公用設施分為全澳性及社區性:全澳性公用設施為一些需要獨立佔地且服務全澳居民的公用設施(例如大學及運動綜合體),社區性公用設施則以服務當區居民為主,而社區性的公用設施,「主要考慮當區的人口數量及實際服務需要,將根據總體規劃提出的指導性要求,參考各權限部門的相關標準,於詳細規劃階段作具體設置」。新聞稿又提到,在詳細規劃階段,新城區的規劃將根據人口或服務半徑等標準設置各類社區性公用設施以及其比例。 然而,當中提及的設施有衛生中心、教育設施、街市、公共圖書館、社區家庭服務中心等,未有明確包括表演場地、展覽場地等設施。誠然,《城規法》中並未要求要設立有關設施,但如總規欠缺文化願景而未有相關配備,澳門未來要發展文化事業顯然會容易受限,要成為「文化永續之城」是否只會成為口號?各區居民的文化權利又可如何得到保障?值得我們共同思考。  

總規未見分佈指標 未來文化設施在哪兒?

2020-10-30 社區文化設施未有承諾 總規如何實現「文化永續之城」?每週專題

文:晨曦

時間:2020年10月31日 14:14

澳門城市總體規劃自諮詢以來受到不少質疑,當中包括公用設施的分佈及覆蓋率不明。公眾諮詢會上亦有市民指出,總規草案未見社區文化設施,反而側重「文化地標」,擔心令社區居民接觸文化藝術的成本增加,也令文化地標周邊地區「貴族化」。

本地文化組織「澳門劇場文化學會」日前舉辦「劇讀沙龍」,探討總體規劃中的文化想像。出席嘉賓、澳門劇場製作人陳詩琪認為,文化設施應貼近社區,而澳門欠缺文化政策,有感現時文化被邊緣化,「永遠有事比文化重要。」城市規劃師林翊捷指出,文化設施在總規草案中屬「公用設施」,當中沒明確訂定其比例為多少,意味着將來設立的「公用設施」不一定是文化設施。

「公用設施區」佔一成 文化設施佔多少?

在是次總規草案中,文化設施屬「公用設施區」範圍。在之前的諮詢會中,政府曾表示,居住區中也可設公用設施,並非只有「公用設施區」才有。城市規劃師林翊捷指出,「公用設施區」包括康體、教育、醫療、文化、社會服務、市政服務等,「即將來可以是表演場地,也可以是街市。」而且根據條文,各類區域大多只訂明「不兼容工業」,「即商業區能否有住宅?沒說不可以。居住區能做商業嗎?沒說不可以。我懷疑公用設施區也能用來建樓——它沒說不可以。」而如果條文沒有明確定明,今天官員口頭說的在將來不一定會能兌現。「居住區也可以有文化設施,但包含了在哪裡,屆時是否真的有呢?是沒有人能保證的。」

對於總規草案文本中提到「公用設施區」將佔土地使用比例10%,林翊捷認為,這一成當中有多少屬文化設施尚不確定,「能否佔這一成中的一成,也是一個謎,因為有很多其他設施競爭。」例如離島醫院、橫琴澳大、南灣C、D區的行政區等等,都屬於「公用設施」,加上舊城區已很密集,並非畫了規劃圖就可以有設施,認為這很難在短時間內做改變。他又笑言,其實不用太在意百分比,「(新城)D區不填,(土地面積的)分母已不同了。」

設施能否遍地開花 讓藝術扎根社區?

對於文化設施的分佈,澳門劇場製作人陳詩琪也表示關注。她指,現時澳門的文化設施不足,而今次總規草案中提到的皆是地標性的文化設施,例如在新城A區南端建設城市級地標性文化設施、荔枝碗船廠片區等,「我看不到有表演場地的講法。」而每次提到文化設施,政府總回應指文化中心旁邊已正在建黑盒劇場。她指出,世界衛生組織建議人均綠地面積除應有一定大小外,也應於居民的300米的範圍之內,認為文化設施應參考,「這是可達性問題。」她擔心,如把文化設施放得很邊緣,會讓居民對文化藝術產生距離感,「覺得文化永遠都很遙遠。如居民覺得文化與自己無關,你要發展這產業、行業時,你怎樣把這件事和居民的生活聯繫起來?是有困難的。」

她表示,不反對有地標性文化設施,但認為應不只需要有地標性文化設施。她又提到,當年提出「活化工廈」政策令工廈空間的租金飛升,不少民營藝術空間因而結束。如將來慕拉士大馬路、提督馬路一帶的工業大廈要改成商業區及居住區,現存於這些空間的藝團應怎辦?「如要去到北安,那對產業發展將有很大影響。試問你要觀眾去這地方,(藝團)排練要去這地方,其實不是很方便大家,它不能融入生活,就變成邊緣化再邊緣化。」

陳詩琪又認為,如想發展藝文行業,或希望居民生活有更豐富的選擇時,應要讓居民在日常生活開始能夠接觸到藝術,而非一年只有一次大活動。而若要令文化藝術可以扎根社區,駐點非常重要,「因為有駐點才會聚人,才能延伸發展出很多不同活動,然後有社群的營造,這自自然然會凝聚一班人去參與,甚至居民會覺得文化重要。無論將來是文化消費或對文化的重視、認為在社會上有價值,而我暫時看不見整個規劃中有提升文化價值的空間,反而是(文化)逐漸被邊緣化。」

文化城市該有的 總規有願景嗎?

而對於是要先有文化設施,還是先有文化政策,陳詩琪認為,應是兩者同步,「因為是配套。」林翊捷指出,看不到整個特區政府的政策有貫徹在今次城市總規的文本當中,認為如確實有此政策,就應貫徹到城市空間的每一部分。「如這是旅遊城市,有些東西應要有,如這是一個文化城市,有些東西應要有,但現在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