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 藝術何價論盡紙本
文化局以標書採購形式對民間藝團、機構等進行招標的做法,一向惹來不滿。這次專題中便有藝文人士指出政府的採購法對藝團的創意勞動無法作出保障,藝團的創意也隨時會被別人以低價搶走,原來辛苦經營而獲得的成功,無法得到延續或拓展,文化成果無法積累,這不止是對藝團的傷害,更是對一整個地方文化的破壞。戀愛電影館就是一例。

澳門藝文軌跡何處尋?

087 藝術何價論盡紙本

文:天一

時間:2020年08月29日 18:18

澳門藝文發展資料的存檔、整理、展示一直殘缺。以往當有《戲劇年鑑》、《舞蹈年鑑》,現在連這由政府主導的計劃也暫停好幾年了,更別說是這年代該有的電子檔案庫。於是乎,澳門藝文界好像做了很多,政府好像投入了很多,卻又好像一切風過無痕。

關於澳門藝術作品的存檔,文化局曾表示,由於其作品版權均不屬於文化局,故文化局不具備條件為該些作品進行有關歸檔紀錄。申請資助、投標的計劃書又能否公開呢?大約像今次戀愛電影館的中標方案一樣,局方會表示,因為種種法律原因不能公開。

想了解澳門藝文發展一點點,再多一點點,就因各種資料零散不全而如此困難。但這是否必然?綜觀鄰近的香港和台灣,政府,或是民間透過政府資助,都努力整合了一些資料庫,為公眾留下了一點記錄。反觀澳門,文化局確於2019年底出版的紙本的《新世紀澳門華文劇場》(增訂版),但始終只是其中一個角度。澳門的藝文發展遠不只於劇場,而即使只討論劇場,還可以不同角度、深入探討。以下是鄰近地區的一些案例,拋磚引玉,與大家分享

台灣

台灣的「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設有網上「補助成果資料庫」。

台灣的「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設有網上「補助成果資料庫」。

台灣的「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設有網上「補助成果資料庫」。

台灣的「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設有網上「補助成果資料庫」。

台灣的「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設有網上「補助成果資料庫」,公眾只要輸入作品、藝術家或相關資訊,即可自由查到相關資料,例如受資助作品的補助金額、售票數目及相關網站,乃至作品的精選影片、劇照、展場圖片。除以上種種,網頁亦會顯示作品的文宣品、報告表,以及成果摘要、延伸資料等。

香港

在香港,各種各樣有關表演藝術的口述歷史也在民間團體的努力下逐漸出現。例如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除了年鑑(是包括古典音樂、戲曲、戲劇、舞蹈等的年鑑!而且是網上版!)還於2015年開展了「香港戲劇資料庫暨口述歷史計劃(第一期)」,用兩年時間訪問了四十多位資深的劇場工作者,例如毛俊輝、鍾景輝、張達明等,有口述歷史的影片、有劇事年表,公眾可於網上查閱了解。

香港戲劇資料庫暨口述歷史計劃(第一期)。

香港戲劇資料庫暨口述歷史計劃(第一期)。

香港舞蹈口述歷史(50-70年代)。

香港舞蹈口述歷史(50-70年代)。

另外,香港城市當代舞蹈團2019年就出版了《拾舞話:香港舞蹈口述歷史(五十至七十年代)》,訪問了劉兆銘(對,就是在TVB拍了不少電視劇劉兆銘,他年輕時曾到法國康城學習芭蕾舞,後來到比利時二十世紀舞蹈團學習現代舞,有份創立香港芭蕾舞學會和香港舞蹈總會)、梁慕嫻等十位活躍於該年代的舞者,重塑香港早期舞蹈發展的面貌。研究員更將當中資料整理成錄像訪談網站。同樣,資料在網上公開,可自由免費查閱。

香港康文署也設有「香港電影資料館」,致力保存香港電影歷史文化、促進研究,以及將電影藝術帶進社區。其網頁設有「香港影人小傳檢索」、「香港電影檢索」等。資料館三樓的資源中心,面積約三百平方米,公眾可以在這裡翻查書刊及文獻資料,追溯香港電影史之初。

澳門呢?

澳門的《戲劇年鑑》與《舞蹈年鑑》自2016年就再無出版,頂多有的是2019年12月出版的《新世紀澳門華文劇場》(增訂版),但與年鑑的內容與方向毫不相同,根本不能互相取代。

澳門的藝文發展並非近年政府提出「文創」才開始的事。舞蹈總會最近舉辦的展覽,選擇由70年代開始說起,澳門劇場文化學會的文件展中,部分展品也是關於80年代的一些演出計劃。另外,電影、視覺藝術等都有自己的發展軌跡,然而,澳門特區政府一直疏於紀錄,無疑顯示出主政者對本地藝文發展的輕視與冷漠。而更讓人好奇的是,在政府眼中,澳門的藝文是怎樣一回事?但這大約只有主政者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