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7 巴士削班每週專題
巴士削班 全城鬧爆 交通事務局於七月三十日發稿指,將於八月一日起調整巴士班次。隨後網上有消息指,部分巴士班次將會縮減至每三十至六十分鐘一班,交局突然出招削班次,被全城鬧爆。在消息傳出達三日後,交局在週日(二日)召開記者會,試圖為削減巴士班次「撲火」,局長林衍新過往一直有因應暑假及路面情況,並與學校及社團等商討後,適當調整巴士班次,若令市民產生任何誤解,他願為此致歉,希望市民平常心看待。 社會普遍質疑當局削減巴士班次的理由,直指巴士作為澳門市民出行最主要的公共交通工具,削減班次等同令市民出行變得困難,更變相鼓勵市民使用私人車輛,明顯與當局多年來推動「綠色出行」的政策相左。亦有意見質疑當局此舉是為了響應特首要求各部門削減一成開支的要求,但質疑為何要拿對市民最重要的巴士來「開刀」? 另一方面,巴士服務合同將於今年底屆滿,政府稱與兩巴的商討工作已「八八九九」。但是社會質疑,距離合同屆滿僅剩四個多月,即使政府可於短期內公佈新合同細節,社會亦難以就新合同內容進行討論,甚至扭轉不合理之處。既然政府稱即將完成商討工作,為何又不及早公佈內容,讓社會進行討論?

每年暑假都有調整巴士班次? 林宇滔批:講大話!

2020-08-07 巴士削班每週專題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20年08月7日 20:20

交局突然宣佈於八月一日起削減巴士班次,令到社會怨聲載道。縱使交局週日(二日)召開記者會試圖撲火,但是交局之舉不禁令人質疑:巴士班次涉及重大公共利益,在決定削班前,為何不用諮詢公眾、交諮會及立法會意見?

傳新澳門協會理事長林宇滔批評,交局局長林衍新週日記者會上顯然是「講大話」,指雖然當局表示每年暑假都有調整巴士班次,但過往當局所削減的巴士線僅為來往澳大的班次,並增加來往黑沙的巴士班次,僅屬季節性調整。而今次則是將所有巴士路線的繁忙及非繁忙班次作統一縮減,「實際操作上,根本就不是那回事,明顯地林衍新只是以謊言掩蓋謊言。」

「問題是,為何交局會夠膽,在不諮詢公眾,又不向轄下法定諮詢機構交通諮詢委員會交代下,可以由局長一人決定削減巴士班次?為何兩巴都不出聲?這就是我們整個制度的最大問題。」

林宇滔指出,在現行的巴士服務模式下,巴士公司唯一的「老闆」既非特首,亦非澳門市民,而是林衍新一人,「因為我們的巴士服務模式已成四不像,不是市場化,亦非政府主導,而是靠政府財政援助,其中包括服務價值與票收都是虛數,只要局長點頭,巴士公司就賺錢,局長不點頭,公司就蝕錢。局長今次可能同特首交代都無做。」

削巴士班次因要削部門開支?林:巴士服務交局一人話事

今次巴士削班的消息一出,社會隨即質疑,當局此舉是為了「貫徹執行」特首要求部門削減一成開支的命令。林衍新在週日記者會上否認,強調當局在市民出行的預算「斗零都冇減過」,但又提及現時本澳每日約8,500班次,是次調整最多減少200班次,調整約2%,當局認為是合適的調整,符合「應使則使,應慳則慳」的原則,粗略估計可節省約200萬元公帑。

林宇滔則指,林衍新今年內已多次想削減巴士服務的開支,「只不過今次事敗,事敗後才找東西說,亦沒有取消,只是一個月限期,限期內就用大量的特班車去解決問題。所以實際開支沒有減過。」

但林宇滔亦指,過去數月巴士服務開支的增長,不及巴士乘客人次的增長率,「每年每條巴士路線、車型及公司服務價值,其實到今日都是由交局批了就算,完全毋須向公眾交代,不用向立法會、特首、社會交代,一個人話晒事,且巴士公司不敢say no。一個人話晒事都不要緊,但就連假諮詢都不做。不只巴士服務,連同削車位、加罰款等所有爭議,都不用向公眾交代,執意妄為,為何這般的官員仍然可以在位?這就是問責制度的問題。」

打畀巴士公司老總要求加班次?林:過份離地

在週日的記招上,林衍新提到自己都很緊張市民公交需求,經常有站長看到自己就會反映班次緊張的情況,而每次自己聽到意見會即時「打畀巴士公司老總」反映問題。但林宇滔反批,這個例子反映出林衍新過份「離地」,「這樣好像做了一件很好的事,但這亦證明他十分離地,他有否反思過,巴士多人上車,為何不是由站長直接打電話回公司要求加班?原本就應該這樣做,為何要局長打電話才能加班?」

「這個故事突顯出現巴士運作制度的無稽,整件事就是無聊、無稽、浪費公共資源。他說出來,因為他覺得他沒有問題,但這就是他的離地,以及他的權力欲。」林宇滔強調,縱使這位局長敢做事,但同時卻無法換位思考,不去想中間出了什麼錯,「如果是一個有能力的局長,去到亞馬喇見到巴士站長覺得這麼多人需要加班都無能為力時,理應是從機制上去想,而非自己親自去打這個電話,否則就證明我沒有領導能力。」

巴士合同年底屆滿 林:對新合同感憂慮

巴士合同將於今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到期,林衍新在記招上稱,但暫時不可透露太多,但可向社會保證當局無意再作臨時續約,現時談得「八八九九」,如短期有消息一定會向公眾解釋。但社會憂慮,距離到期日僅剩下四個多月,即使當局可以提早向公眾交代新合同內容,社會亦難以就此發表意見,更惶論扭轉當中不合理之處。

林宇滔認為,當局應要及早交代巴士新合同的詳情,「究竟未來巴士服務的目標是什麼?沒有目標,他想說什麼都可以,今日跟你說叫你搭多點公交,下一日跟你說公交要有效益。究竟未來政府對巴士公司的資助比例是多少?當局現時也是說不清,班次可以優化調整,助模式可與社會討論,但究竟現時的巴士資助模式想怎樣?政府主導?政府輔助?政府負責多少比例?現時完全變成大家不負責任、四不像,為何?」

他強調,巴士服務收費應由公眾監督,而現時當局對巴士公司使用財政援助,資助額多少只是靠估,單憑一個人話事,「在我心目中,巴士服務的資助或補貼都應要交代,即使是以前巴士車資是否加價,都應向公眾交代,模式則不能用現時這種全部沒有確定指數的方法,而是應用清晰的方式。」

林宇滔認為,若要改變現時以服務價值及票收作衡量的財政援助,以「人頭補貼」形式作補貼會較為合理,「現時政府的補貼都是六至七成,未來亦可以參考這個基數,但就要避免中間出現鬼巴的問題,相信現在有這麼多電子方式進行監管,不是困難的事。」

他亦指,新合同亦要確保巴士服務的靈活調整,例如透過特班車、插鐘車、點對點走外圍的巴士路線,靈活調動資源,「當日的記者會他都有講明,走外圍、插中車等是有效的,但費用如何計算?他到今日都說不清楚。雖然都是按公里計算,例如5號車總站在旅遊塔,但我插鐘到水坑尾,旅遊塔到水坑尾這一段如何計錢?我不計,巴士公司就說沒有激勵性,我計,又怎計呢?到今日他說是有計費模式,但沒有公佈交代。」

林宇滔強調,未來的巴士服務理應各司其職,政府做好監督工作,而非參與運載;巴士公司做好調配,對服務質素、安全及班次負責,市民有問題可投訴,所有事都要向公眾、立法會交代,「我們必須要建立這些機制。」

但他亦直言對巴士新合同感到憂慮,「從司長到局長,都可以對這件事諱莫如深,完全不透露?這才是政策討論的核心問題,但他不說就不說,社會只能硬食。一個如此重要的合同,批給時間起碼要半年至九個月的時間,其實年頭我已多次批評,你要續約或公開競投都要交代,並最少都要提前半年至一年時間才會穩陣,只剩不足半年,根本沒有足夠時間公開招標時,政府又有何籌碼向巴士公司傾?」

「所以在我的心目中,我實在很沒有信心。但由頭到尾我們已經過了最佳時期,就算是交代也只是假交代,都定了案,不滿意也沒有辦法,又不能重新招標。所以在整個操作上,我希望新一屆政府可以汲取這些教訓,不要再畀這些問題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