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縮開支 澳大學系各施各法 已批的研究預算被凍結? 澳大:相信節省開支對大學整體運作沒有影響

即時報道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20年07月17日 9:09

有澳大職員向《論盡》反映,澳門大學為遵照「削減開支」的指示實行多項措施,包括今年已批出之部分研究預算被凍結,不能動用;並形容有部分學系的「節流」方式「離譜」,例如在招生數目增加的情況下,教學和研究助理被削減、「減授時數」(teaching reduction)被取消等。

本媒曾就此向澳大查詢。澳大則簡單回覆指:「澳門經濟因疫情深受影響,澳門大學將配合特區政府的緊縮開支政策,與澳門居民共渡時艱。澳門大學相信節省開支對大學整體運作沒有影響」。

訂閱每月紙本

學系各施各法 有指部分「離譜」

該名人士指,整個澳大都有削減開支的計劃,但「開源節流是該用的還是要用吧?」,認為澳大沒有理性監督及削減預算。他舉例指,一些研究預算本已批出,但研究人員最近被告知現時不准使用。「今年的經費是去年已批的,現在凍結了我們所有經費,不准用。經費已經批出的了,為甚麼不讓我們用?明年要減少或不讓人用也就算了。為甚麼要這樣做?這對做研究的影響很大。如我落了ORDER買設備,現在是要我自己掏荷包嗎?」

該名人士直言:「將一些已批的錢,按着不讓人用,除了幫我們製造麻煩外,究竟產生甚麼實際效果?既沒有節省金錢,也沒有增加效率,更是減低效率。為甚麼要這樣做呢?真的這樣缺錢嗎?」

網絡廣告套餐特惠中

他又指,在「節流」的大方向下,在一些項目上各學系也有各自的執行方式,形容有部分措施「離譜」,例如因為疫情關係,課堂要保持社交距離,一些大班要被拆成多個小班。但一些學系卻在此時為削減開支,將原有的教學助理、兼職等人數大幅削減,人手於是嚴重不足。一些助理教授每隔兩年本可享有一次「減授時數」(teaching reduction),但因為現時課堂數目增加人手卻被裁減,一些院系便向有teaching reduction的職員提出:「唔好意思,特殊時期,可否當沒有teaching reduction? 」

「這是不可以接受。第一,已經講好了的不可以改;第二,這是違反合約。講好了的,不能因為特殊時期不守規矩。」他指,與此同時,澳大招生的數目在增加,但學校卻不合理地削減預算及人手,加重職員負擔。他認為,這些做法不符特首要求,也在損害所有學生利益。「在不影響研究和教學下,你怎麼減,我不管,但現在已直接影響我們的教學和研究。」

他又指,有院系雖然在削減兼職,但其領導的丈夫長期利用規矩的灰色地帶用旅遊簽證在澳大兼職。「正常時候也罷,當作看不見,但說沒錢要減預算,又留着丈夫,是很明顯的行為失當。現在更過份的是,可能因為被發現了,竟然要整個學院的人簽字說『看不到有利益衝突』。」

他又提到,有教職員的升職懷疑被拖延,原因不明。「每一年正常情況下,會全校發郵件,提醒你要睇promotion,但今年沒有,要自己留意登入系統才看到原來要申請了,但他申請後完全沒回應。提了已約兩個月的時間,完全沒回覆。」他質疑,這些措施令優秀的學者意興闌珊。「這些行為都令老師很不舒服。澳門政府口說重視人才,但你看澳門大學有關領導在做甚麼?這等於趕人走。」

他認為,澳大若靠發表研究爭取排名,投放在研究的資源自是需要,而且澳大過去三年都有盈餘,並不缺錢。他又直言:「澳大的唯一吸引力是錢——工資和研究經費。當這些不能保證,澳大便沒甚麼吸引力,可說在整個大灣區中,不論是招攬科研人才或科研產出就沒有了。」

澳大:相信節省開支對大學整體運作沒有影響

本媒曾就上述情況向澳大查詢求證。澳大簡單回覆指:「澳門經濟因疫情深受影響,澳門大學將配合特區政府的緊縮開支政策,與澳門居民共渡時艱。澳門大學相信節省開支對大學整體運作沒有影響」。

本媒亦就此向一些澳大教職員了解現時大學緊縮開支的情況。有教職員表示,現時的措施主要影響研究人員,過往的研究不少都依賴研究助理等資源的投入,其他教學職務相對較多的職員較少相關配置,受的影響則較少。另外也有指,大學的研究服務及知識轉型辦公室曾向職員發電郵,表示澳門經濟受疫情影響,政府部門實行多項措施削減公共開支,澳大亦包括在內;因此2020年內部研究補助的多項研究預算將被凍結,當中包括短期訪問學人、實驗室儀器、IT軟件及硬件費用、參考材料的支出,以及會議、考察等的住宿與交通費等,有關項目的預算將不被執行,這些項目相關的預算修改也不會被接納;被凍結的預算將來視乎情況,有可能之後部分或全額退回予項目負責人;此電郵內未有提及教學預算的安排,以及由各學院負責執行的行政預算安排,或校外例如高教局資助的研究等。

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