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論戀愛電影館被休息事件簿
共築發聲平台,歡迎不同意見互相交鋒。此欄文章的觀點均來自作者,並不代表本網立場。編輯部保留對所有稿件的篩選權利。

【讀者投稿】夜裡,在戀愛電影館尋找伊莎貝拉

來論戀愛電影館被休息事件簿

文:陳偉智(馬來西亞媒體人)、圖:Zue(動畫製作人)|投稿人:阿鱳

時間:2020年07月15日 14:14

記得大概10多年前,我來澳門的時候,住在果欄街的樓上民宿,榮記豆腐麵店旁邊有條深長的小巷,穿過後,爬上樓梯轉個圈就是戀愛巷。當時的戀愛巷很有歐洲風味,在殘舊的樓梯巷子裡,牆上有塗鴉,就在大三巴旁邊,但似乎安靜得被人忽略而晾一旁。

夜裡尋找伊莎貝拉,邂逅戀愛巷是充滿想像的。

只是,多年後,戀愛巷重新被規劃,多了粉彩的油漆,多了遊客群,再重遊,其實擔心商業化的戀愛巷會成了遊客的打卡勝地。還好,有了戀愛電影館,也有了文化的溫度。

我一直覺得澳門處處是電影場景的地方,對於一個「港產片」影迷,尤其杜琪峰影迷而言,穿梭在澳門大街小巷,尋找曾經看過的電影印記,感受流動的電影風情是流連忘返的事,彷彿澳門的高梯後巷,就是一個充滿文化魅力的龐大攝影棚。

當然,也包括尋找戲院。

剛開始我想找間老戲院看戲,先找到永樂,但電影片單往往沒有太大驚喜。所以,戀愛電影館對於一個影迷來說,對於遊客也好,增添了很多文化價值。

澳門有著東西方匯集的文化底蘊,多麼美麗的文化痕跡,她值得擁有更多的文化空間,就好像我曾經因為避雨,闖進了當時還在議事亭前地的「边度有書」。近年來,文創風盛,澳門多了文創空間、文創活動、文創地圖,但戀愛電影館確實是當中最精彩的文化空間。

從選片,從活動,從姿態,看得出她的用心和底蘊。澳門當然也有其他戲院和電影空間,但可以看「好電影」的;可以看到商業電影以外更多選擇的;可以看到更多澳門電影的;可以和影迷打成一片對話的;可以和電影戀愛而綿綿不止的;大概只有戀愛電影館吧!

所以身處遠方的我,看著戀愛電影館更換營運班底風波的紛紛擾擾,想表示關心也充滿感慨。畢竟原來的班底「拍板」是一步一腳印地打造了這個文化品牌,讓影迷在澳門邂逅電影可以那麼精彩。看著澳門文化人如此努力去捍衛戀愛電影館的原班底,可見戀愛電影館已經建立起一個深得民心的文化地標。

曾經在戀愛電影館看了小津安二郎的《秋刀魚之味》,看完再三回味。誰能夠想像現今還可以在正規的電影院看到小津安二郎作品?那一剎的感動,多年後再回憶,很感謝在澳門能給我留下這樣的電影回憶。

因此,可惜身處異地,沒辦法時常參與更多戀愛電影館的活動,事實上,往往去那裡看電影是一票難求。更可惜的是,她可能將會錯過更多想像:也許她可以成為亞洲電影交流的平台,假若原班人馬可以繼續,我大可提議引進馬來西亞的好電影,促進更多交流;假如原班人馬可以繼續,她可以成為全球影迷朝聖的地方。

我不願揣測澳門政府為何把新約給一個新班底,應該說,我不了解為何要換掉如此成功的舊班底?難看地砸掉一個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來的文化招牌。

然而,我覺得每座城市都需要一家像戀愛電影館的電影院、電影空間,就在澳門發光。就是這道光,讓人記得吉光片羽璀璨的戀愛電影館。

記得有一個下午,我呆在電影館的電影資料室,看著各種電影書,在等待朋友的時分,我不小心入睡了。彷彿有一瞬間,我闖進了電影的世界,邂逅艾慕杜華、Stanley Kubrick 、Martin Scorsese、楊德昌、朴贊郁等導演。醒來,靜謐美好的下午,真適合發呆想電影。

我不知未來會怎樣?但我會懷念戀愛電影館過去的美好。遺憾遲了的相識,但慶幸曾經相逢,期望未來,江湖再見!也相信這道光不滅;相信有一天,可以在澳門,看到「拍板」繼續與電影談戀愛。

___

(投稿人按)因着戀愛電影館的前景未明,多位外地的電影工作者也表達了關注。此文由馬來西亞媒體人陳偉智所撰,原載於「關注戀愛.電影館專頁」。因希望更多人能了解一所優秀的電影館的重要,經作者同意,再次於《論盡》分享,希望促進社會共同討論。

___

 

 

(來論照登,僅代表作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