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典範論盡紙本
很多人形容,澳門是「乖孩子」,香港是「壞孩子」。先撇開這種家長式管治思路不談,因應香港「反修例運動」的發展及澳門獲封「一國兩制的成功典範」,港澳兩地又再牽起有關「一國兩制」的討論與關注。澳門這個「典範」是如何形成,又可否持續?更重要的是,這些換來了甚麼?

不敢忘記 八九六四 記得堅持 今日爭取民主

#086 典範論盡紙本

文:微塵

時間:2020年07月13日 16:16

1989年,澳門一連串的遊行示威活動,參加人數愈來愈多。

1989年,澳門一連串的遊行示威活動,參加人數愈來愈多。資料圖片


我是怎麼樣走入了 這場民主運動

2020年「六四」不一樣了。這天晚上,我沒有去噴水池的「六四燭光集會」,當權者用一個最荒謬的藉口——因為疫情不准集會。我只可以在家中點起了小小燭光,悼念天安門為民主犧牲的人士。雖然不認識他們,但依然記在心中。熟悉的歌聲「愛自由、為自由……」、「民主會戰勝歸來」在腦海中迴盪,31年了,怎麼也忘不了!

1989年是除了我出生的年份之外,我終身難忘的一年!

這一年4月開始,每天新聞都是舖天蓋地報道北京大學生的民主活動。很奇怪,在一個共產政權的國家,大學生怎麼會大膽地出來遊行、示威、集會並公開表逹反貪腐、爭取民主、自由的訴求?而且慢慢傳染了北京以外的全國各大城市,不只大學生、中學生,然後各行各業的工人、各地市民也一一相繼地投入了這場民主運動之中。

我是其中一個小市民,只是身在一直被殖民管治的澳門小城。

我雖然在社會前線工作,也經常關注小城社會、國家及世界各地的新聞,不過,從來不是一個熱血的年輕人。但是,不知不覺被這場民主運動洗禮,也逐漸走入了小城支持國家民主運動的核心之中!這場運動喚醒了我這個在殖民地土生土長而在外地留學的年輕人的身份——我是中國人!同在北京及全國各城市的學生和人民都是血脈相連,深深覺得他們的勇敢、他們的爭取,是國家民主發展過程的重要里程碑,我,豈能置身事外!

但一個小城市民,可以做什麼?整個4月幾乎晚晩都徹夜失眠,在思考可以做什麼事?

五月偶然參加了「五四反思夜」,遇上了澳門不同階層的年輕人。他們有做社工、教師、銀行、工廠、設計、政府部門,也有分別來自本地、香港、內地、葡國以及外國的大學生。看到北京的學生用絕食、示威遊行表達訴求的一連串運動,我們也聯成一線組織起來支援中國的學生,沒有大台、後台,憑著一般熱情參與。大家放工後用借來的報館展覽室、青年中心討論北京最新局勢發展,並且自發組織了一個支援中國學生爭取民主運動的籌委會,即民主發展聯委會的前身,一人一票選出籌委會的核心成員,以便統籌接下來的遊行示威活動。不知如何,我被人選了成為核心成員之一,從此跟大家心連心,一心一意想要支援國內的學生和人民以爭取國家的民主發展為目標。

澳門警方此事值得反思,政府是否真的這麼擔心他們所形容的一少撮反對派,連小小聲音也容不下?。

澳門警方此事值得反思,政府是否真的這麼擔心他們所形容的一少撮反對派,連小小聲音也容不下?。資料圖片

組織遊行示威活動 感動無數市民參與

五月至六月,我們一班年輕人分工合作,書法好的寫標語橫額、政治理論強的寫宣言、文筆好的寫新聞稿,大家一邊關注北京時事,學生運動的發展和中國掌權者的反應。直至5月19日中國官方新聞宣傳機構以動亂形容學生運動,我們已經準備好5月20日舉行遊行示威,以示抗議和支持學生。

那天九號風球信號下,仍有大批市民參與,真的感動了,他們不是沉默的澳門人。當見到國家民主運動情勢緊張,他們會出來的。冒著九號風球、我們在狂風暴雨之下,由大三巴出發行經半個澳門,到望廈附近水浸深近腰間,也挺著橫額前進。那一次,澳門人改寫了民主運動發展的歷史!

之後一連串的遊行示威活動,參加人數愈來愈多。當時,我們有些擔心,因一些市民不滿中國官方反應,曾號召民眾去擠取某中資銀行,也害怕一些激進的人會破壞中區商舖,唯有每次遊行集會之前一再呼籲市民不要用暴力、堅持用和平的方式爭取民主自由,國家領導人應該會明白的。幸好,澳門人是善良的,舉行了多次活動,整個遊行隊伍包括數以十幾萬人都安然度過。我們曾經多次高呼口號,有一㳄傍晚特別遊行到關閘球埸邊,面對拱北口岸大聲叫口號,希望將反貪腐、要民主的心聲向國內人民呼喊。我一次又一次的聲撕力竭地吶喊,眼淚混著汗水雨水流下,心在問,為什麼國家領導人不聽人民的心聲?為什麼要出動國家軍隊對付人民和學生?幾時他們才會知道人民要的是什麼?雖然最後還是沒有回應,我只知道「必須堅持」!

小城民主自由 靠自己去爭取

今年「六四」見證了警方的行動,指在噴水池影相的兩名少女「一人可構成示威」、「兩人可構成集會」,簡直是無法無天的說法,這樣按照警方的邏輯,「三人可構成暴動」,落閘放狗拉人!

我們澳門人雖然「乖」但不是「儍」。其實,兩名少女只是想在六四在澳門一個標記地方打卡,影相悼念,有什麼關係?我30年來去噴水池悼念,為的是想支持天安門母親,他們失去兒子女兒的思念,也希望當權者還我們六四真相,究竟多少人死亡?多少人受傷?多少人失縱?當權者對此事有何反思?

澳門警方此事值得反思,政府是否真的這麼擔心他們所形容的一少撮反對派,連小小聲音也容不下?連小小的動作也要控制?我生於斯長於斯,見到澳門人其實有自己的想法,非到必要關頭才會發聲。

小城的市民對遊行示威並不熱衷,當然民智水平、公民教育、傳媒公共空間討論欠缺,也造成澳門小城巿民相對靜、不慣爭取的性格;然而,這樣對本澳社會未必是好事,正因如此,小城各方面的發展相對比較落後。

趁著新一屆政府,冀望官員站高一點、看遠一點,站在市民立場,制定開放政策,才是用心為民。要有言論自由、民主發展過程,社會才會進步。既然澳門只是一個小城,更可藉此予人民公開討論、發表意見的自由,共同努力制定適合小城的政策,處理好過去因睹場開放過度發展令小城人民處於壓迫的生活,真正讓市民安心過好日子。

最近在Facebook 看了梁偉文引述美國國父喬冶•華盛頓曾說:為什麼一個政權要禁止言論自由,只有三個解釋:

1.它過去做了壞事,怕人們提起;
2.它正在做壞事,怕人們批評;
3.它準備幹壞事,怕人們揭露。

總之,禁止言論一定與壞事有關,絕對不會是好事!

當權者,你們怕什麼?你們做了壞事嗎?連人民言論自由也想禁止?

小城巿民會長大
自由靠自己爭取
不容小覷人民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