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10 善豐重建危機每週專題
捐款變墊支 一億元走數 善豐重建被迫暫停? 善豐花園爆柱事件自二零一二年十月發生,至今已接近八年時間,期間經歷過先後兩次的佔街、佔街小業主被告加重違令罪,隨後又有「善長」們向小業主承諾捐贈超過一億元的款項,以助小業主重建。在經歷漫長的司法搜證階段後,重建工作在二零一八年底正式啟動,並預計可以在明年八至九月可以入伙。 當小業主以為大廈重建工作順利,回家有期時,上月卻突然傳出承諾捐款一億元予小業主重建的江門同鄉會「走數」,令善豐重建陷入有可能爛尾危機的傳言。相關傳言在周日(五日)獲善豐花園管理委員會主席黃敏生證實。黃敏生指,江門同鄉會至今僅向善豐管委會支付重建費用合共五百一十二萬元,連同小業主自行集資的七千多萬元,已所剩無幾,僅能再支付一、兩期的工程費用,而若沒有其他資金的話,工程就要中止,重返家園恐怕無望。另外,商人胡順謙亦取回五千萬元的墊支費用。 而江門同鄉會事隔一日發出新聞稿,表示受近年經濟下行及疫情影響,現時難以落實一億元的「墊支」,同鄉會上月約見善豐管委會九名代表和兩名小業主,提出兩點建議,包括一次性撥款八百萬元,或由小業主融資,同鄉會支付利息,兩建議均被小業主拒絕接納。 商人胡順謙回覆澳門電台查詢時則稱,數個月前接到負責管理他和朋友墊支五千萬元的社企通知,因業主已有資金重建,不再需要他協助。胡順謙重申,五千萬元屬墊支,原意是協助小業主起動重建的費用,現時小業主已獲得銀行貸款支持,並且有江門同鄉會的一億元。他表示,受疫情影響,自己有資金需要,社企通知他可收回五千萬元的墊支費用,數個月前已取回款項,並轉交有份出資的朋友。 從捐款突然變成墊支,小業主大喊「世紀大騙局」,社會關注的除了小業主如何填補這個億元資金缺口外,亦關注小業主會否透過司法制度,向同鄉會「追討」這筆經白紙黑字承諾的資金?另外,社會亦關注到,曾經在善豐事件發生之初成立跨部門跟進小組的政府,自周日善豐小業主召開業主大會至今都未有表態,究竟政府在今次事情上,又會採取怎樣的角色?

善豐一億元重建費捐款變墊支 蘇文欣:有無搞錯?

2020-07-10 善豐重建危機每週專題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20年07月11日 2:02

江門同鄉會向善豐花園小業主承諾「捐贈」的一億元重建費用被走數,社會對於同鄉會從「捐款」變「墊支」的說法感覺十分驚訝。事源江門同鄉會創會會長蕭德雄當初承諾支付一億元重建費時,就曾經提到:「若將來成功透過司法訴訟來追討賠償,就向江門同鄉會償還,若未能追討有關款項,則不用償還。」而二零一八年同鄉會與善豐管委會簽署的協議上,亦表明一億元屬於「捐款」。

時事評論員蘇文欣直言,得知相關消息後,他與社會不少聲音都直問:「有無搞錯?記得二零一四年當這班善長肯站出來捐錢時,社會普遍的意見都是讚許的。因為當時政府無法做嘢,小業主亦無法告承建商,因為承建商已經執笠破產,亦告不了其母公司。社會覺得這班善長的出現,為社會解決了一件很大的事,故此在這件事上,他們是獲得了很高的評價。」

「而在這件事過後,中間除了有消息指同鄉會與善豐管委會簽了協議、善豐花園重建工程動工等之外,就沒有其他消息。故此現在走數事件爆發後,社會的反應普遍就是『有無搞錯』?」

蘇文欣亦指,「捐款」與「墊支」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概念,「若同鄉會一早說是墊支,之後亦一直強調是墊支,我相信班街坊是絕對不會聽錯的。社會質疑的是,既然數年前同鄉會承諾捐出一億元,兩年前亦與管委會簽協議,表明會捐出一億元。為何事隔一段時間,這筆錢都沒有交到小業主的手上?」

今次「走數」事件爆發後同鄉會向小業主提出兩個新方案,包括一次過捐款八百萬元,或由小業主向銀行借貸、同鄉會支付利息。蘇文欣坦言,倘若同鄉會早在數年前就提出「小業主借貸、同鄉會付息」的方案,小業主當時或有可能接受,但現在他看不到小業主有什麼誘因去接受同鄉會提出的新方案,「重點是他們還可否信任這個團體?即使有銀行肯借貸,但當同鄉會之後不肯支付利息時,銀行就會收回小業主的物業,這就容易爆發另一場危機。」

蘇文欣認為,解決今次事情有一定難度,一點多億元的資金缺口,亦無可能由政府埋單,因本澳的公共財政已經出現許多問題,「綁手綁腳得十分緊要」。加上善豐並非公屋,而是私樓,政府無條件動用公帑來埋單,「政府從道義上是有責任去幫手,但若可以用這種方法去埋單的,政府應早已出了手,不用等到現在。公帑是絕對不可以這樣去用的,這樣做就會存在很大問題。政府在今次事件中,只能作居中協調的角色。」

至於小業主能否透過司法程序去「追討」這筆資金?蘇文欣對此持保守態度,「透過民事方式,可否告得入?要出多少律師費?我不知道。即使勝訴,賠償的資金又夠不夠埋單?這是需要計算的。我想小業主需要與律師詳細商討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