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3 戀愛電影館每週專題
戀愛電影館營運權判給惹爭議 文化藝術可以「價低者得」來衡量? 文化局早前公佈,戀愛電影館未來三年的營運權招標,由炫昌娛樂文化製作有限公司以最低價的一千五百多萬元奪得,其餘三個競投者,包括原本的營運者「拍板有限公司」均落敗。 今次判給引起社會尤其藝文界不少爭議,更有一班本地電影工作者發起聯署及一人一信等行動,要求文化局回應社會對判給理由等種種質疑。但無論是文化局還是炫昌,都在其記者會上「三箴其口」,無法釋除公眾的疑慮。 雖然文化局多次強調今次招標著重的是投標者的經驗及質素,但當局卻無法拿出更多支持自己決定的理據。社會質疑,難道文化藝術可以用「價低者得」來衡量?面對社會眾多的質疑及要求公開資訊的聲音,文化局卻堅持不公佈細節,似乎有違行政長官賀一誠「推行政務公開以提升政府決策水平」的競選政綱。

戀愛電影館易主 判給標準欠透明

2020-07-03 戀愛電影館每週專題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20年07月4日 13:13

近日文化局就戀愛電影館的新營運權進行招標,其中二零一五年登記、最低報價的「炫昌娛樂文化製作有限公司」(下稱炫昌)在四名競爭者中跑出,成為未來三年戀愛電影館的營運者。然而,卻沒有多少人清楚炫昌的來頭,甚至連它在本地藝術發展上做過甚麼也沒甚印象,不少市民質疑此次招標「唔係咁簡單」。

炫昌,你係邊位?

電影工作者於六月十八日發起聯署,希望文化局就社會對評分及炫昌的質疑作出回應。但文化局在六月十九日介紹戀愛電影館的記者會上卻支吾以對,對記者的提問以一句「受法律限制,當局需要對評標的內容保密」打發,並未對事件作出回應。截至六月二十六日,已有七百多人參與聯署。

面對種種質疑,炫昌於六月二十四日召開記者會,但在會上炫昌只介紹業務範籌和營辦方案,至於具體參與項目卻未能回答,只聲稱「客戶有很多」,又謂「網站正在構建」。同時,當被問到如何以一千五百萬成本營運,將會怎樣推動本地電影工作時,炫昌亦沒有給予具體回覆。這不禁令人疑問,到底政府在處理文化產業時,又是否抹殺了培養優質電影工作者的可能性,令原來的營運者「拍板」三年的努力付之一炬。

有見及此,一群電影工作者發起一人一信行動,期望喚起社會關注。惟文化局在拍板六月三十日營運權結束前仍沒有交代清楚市民對戀愛電影館的疑慮。

政府的文化判給標準:價低者一定得?

在評分標準上,今次戀愛電影館與二零一六年招標評分亦有所調整,二零一六年年戀愛電影館公開的標準是投標價格三成半、營運方案及首年年度營運計劃的完善程度四成半、投標者/公司、擬任「戀愛.電影館」營運總監和顧問人士的相關經驗兩成,但到今年,評分標準中的價格卻提升至四成,而營運方案則降至六成。社會聲音質疑,正正是這些所謂「評分標準」,令最低價的炫昌投得營運權。

本澳眾多招標項目中,評分和中標準則一直未有公開及透明的制度,在六月二十日的記者會上,文化局代表被問及有關準則時,卻稱因法律限制需保密。像戀愛電影館般關係到公共利益時,判給標準的不透明無形中增加了市民的疑慮,令社會質疑政府採購的公平性。

同時,以上種種也難免令人聯想到,新特首賀一誠在上任時即表示社文司開支龐大,未來一年需縮減開支,更坦然「浪費是最大的犯罪」。但在一個公共服務動輒數千萬的城市裏,難道連連戀愛電影館這一個被大眾認可的優質電影館也要被列入效益考量,選擇「看起來更便宜」但卻沒甚經驗的炫昌嗎?

炫昌上場後,市民將迎來怎樣的戀愛電影館?

市民對於炫昌的所知十分有限,戀愛電影館作為一項關係到全澳市民的公共服務,市民絕對有權提出質疑,而文化局亦有責任向市民解說。有不少社會意見認為,拍板自回歸後在澳門推廣電影事業多年,成績有目共睹,而戀愛電影館的成功更是拍板獲得業界支持的原因。

至於炫昌的營運班底,社會上亦存有不少質疑。有意見指,炫昌的營運總監董美儀及顧問吳蕙君都是海外資深電影工作者,但不代表她們對本澳文化特色和風土人情的深入了解。

戀愛電影館所代表的,是優質且非主流電影院所能放映、具有藝術價值的電影。然而,市民又能否保證戀愛電影館在炫昌接手後,不會變成放映大眾商業電影的賺錢機器?炫昌於記者會上承諾未來十二個月將會放映五百七十六場,總數二百一十二部的藝術電影、獨立電影和本土製作電影,市民又有甚麼機制可以監督戀愛電影館的營運情況?

戀愛電影館不再「拍板」,很多支持澳門電影的市民都十分婉惜。值得我們關注的是,原來一宗投標項目的背後,竟關係到政府對文化政策的疏忽和採購法律的落後。社會普遍認為政府在面對文化產業時並沒有「把錢用在刀刃上」,而《公共採購法》在諮詢報告出台後亦並未列入本年度的施政報告中。戀愛電影館能否長跑下去仍是未知之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