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慶悅:政府對市場了解有多少?

085 派錢的哲學 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20年06月10日 21:21

在政府多項的紓困措施中,消費卡計劃是爭議較多的一項,特別是實施之後不少市民發現超市貨物的價格也上漲不少。就部分個案有超市以「標錯價」作為解釋,最終消費者委員會表示不接受此理由取消了其中一間爭議較大的超市其「誠信店」資格。但亦有市民質疑這措施作用有限。而消委會執委會主席黃翰寧就曾表示,超市可以自由定價,澳門暫時沒法律法規強制定價,當局難以硬性規範價差,又指即使政府公開商戶「黑名單」商戶亦未必會「乖啲」。

由此有人亦提出,自由市場下消費者本來有能力左右價格高低,但如市場屬寡頭壟斷,市民有多大程度能左右商戶定價?澳門就保護消費者的法律法規是否健全?傳新澳門協會副理事長甄慶悅就認為,消費卡計劃並非完全沒作用,但設計時考慮有欠周全,同時保障消費者的規矩未來跟上。

訂閱每月紙本

保障消費者法律尚在建設中

澳門消委會一直被認為沒有實權。甄慶悅亦指出,「關鍵是,政府一直都沒有做好保障消費的法律工作 ,所以衍生今時今日的問題。」他憶述,2012年的時候物價持續高企,政府曾在當時成立「跨部門食品價格小組」負責研究處理,也曾於2014年就消費者保障進行公開諮詢。「消保法到2019年才在立法會一般性通過,今時今日還在小組會細則性審議。」而當初本來打算與消保法一起進行的「反壟斷法」也因為各種原因而被擱置。

在政府多項的紓困措施中,消費卡計劃是爭議較多的一項,特別是實施之後不少網民發現超市貨物的價格也上漲不少。

在政府多項的紓困措施中,消費卡計劃是爭議較多的一項,特別是實施之後不少網民發現超市貨物的價格也上漲不少。資料圖片

根據立法會網頁上的《消費者權益保護法》法案最初文本,法案並沒定明商戶不能加價,但有禁止商戶誤導消費者,包括「向消費者聲稱某商品或服務正以特價或減價提供,但與該場所相同商品或服務最近三十天的最低原價對照後,發現所宣傳的特價與之前的原價並無分別,又或以百分比或數值顯示的折扣或減價的價格並不正確」、「經營者有義務以可見、清楚易讀及沒有疑義的方式標示商品或服務的價格,供消費者預先查閱」等。

應為消費卡計劃設下規則

甄慶悅認為,自由市場也應有規矩,大家要遵守相對公平的規則。 就消費卡計劃,他覺得現時出現爭議的另一原因,是政府的考慮不周。事實上,早於消費卡計劃實行前,坊間早已質疑會引起通脹,經濟財政司司長李偉農則表示「相信商戶不會坐地起價」。同時,坊間有分析指,消費卡每日最高消費限額三百元,原意是希望可延長消費的時間,也希望由此有更多商戶有機會受惠,但這亦變相令日用品及餐飲業這些每宗交易額輕易低於300元,又是民生所需的行業最易得益,其他同受疫情打擊,但每宗交易額稍高的中小企則未能紓困;由疫情初期的「搶廁紙」,對現在的柴米油鹽,超市都是大贏家。對此,甄認為,消費卡對社會也並非完全沒作用,只是政府在實行計劃前未有設下罰則,避免商戶襯機抬價「劏客」。

「 正路而言,政府每推出一些政策,會有一個評估,例如大約會令GDP增長多少、效益大約有多少,政府也沒做,可能有做,但沒公佈,但正常應有一個預計——推58億出來,希望對GDP有多少作用,他都沒說,也算了,他沒考慮到底有沒有人違規。」「完善消費卡就要SET規矩,如商戶違反,或接受很多投訴且投訴屬實,就可以不讓該商戶使用消費卡。只要規矩公平即可。」

「 政府的角色是要平衡。商家一定希望盡量擴展市場,賺最多的錢,消費者會想用最平的價錢買最多的貨物,政府在中間監督,要設很多不同的規矩,令消費者同商店都有相對公平的環境,大家各取其利。當這失衡,政府就要介入作公正。我們當然不希望政府在每件事上都插手,所以希望政府能訂下法律和規矩。」

他又認為,資訊公開對維護消費者權利非常重要,而政府現時雖然有公佈物價,但查閱起來不算非常方便。訪問進行時正是下午,甄慶悅隨手用消委會的「澳門物價情報」APP查看街市的貨物價格。「排骨的今日價格,最後更新時間是昨天下午兩點多。下午才通知你,似乎有點慢,都買完餸了。價格由96.7元到126元都有,差好多,但下午才更新。很多人這鐘數已買餸。當然街市有價目,但人都去到了,是否有點遲?可否早點公佈?」記者之後曾於上午十時半用這APP翻查街市的瘦肉價格,更新時間是前一日的下午,到中午一時再查看,最後更新時間是當日中午12時。

傳新澳門協會副理事長甄慶悅。

傳新澳門協會副理事長甄慶悅。

消費卡作用有限 政府應未雨綢繆 

對於消費卡的效用,甄認為有一定作用,但未必很大。他指,五十八億對於澳門之前的整體消費規模而言比重不大,同時,因為經濟前景不明朗,市民傾向用消費卡購買生活所需,未必會再額外自掏荷包消費。「將原本要買的東西,不用現金買,用了消費卡去買,只不過是一個替代效應,對整體的消費總額沒有很大的幫助。」 「所以政府原打算為市場揼多58億,有乘數效應,可能乘兩倍三倍甚至更多,但似乎作用不會特別大。」

他認為,現時社會寄望有自由行,認為有「自由行」澳門的經濟就可得救,「但整個疫情真正打擊的是全球的經濟鏈,全球的政治經濟形勢。中國的經濟在近幾年已開始走下坡,澳門的經濟亦然,只是大家看不到,而疫情令這趨勢加快,如中國和澳門的經濟因疫情向下走得加快,落得更深,對澳門整體未來的發展影響更大。屆時可能有店要倒閉,而倒閉後很難再重新開店。」 「消費卡對商舖而言是吊命,對個人消費者是刺激一下信心,是這兩方面最大作用,但整體效用我相信作用不大。如店舖真的要執笠,或經濟差下去,消費卡的整體作用不會特別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