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 派錢的哲學論盡紙本
如何派錢/不派錢,才會利多於弊?── 澳門特區政府派錢多年,加上庫房水浸,如何派錢派得快自是經驗豐富,但除了快,如何派得好也是一種智慧。為節省行政成本及時間,今次政府抗疫紓困標準傾向簡單而寬鬆。而在坊間看來,這錢,是派得對,卻又怎派都是錯,究其背後原因,是因為派錢不只是派錢,而是需要一套與當下社會情況配合的機制,也需要與政府公眾妥善講解背後的邏輯,錢才能派得令人心服口服。政府一日沿用陳舊的社群研究作為基準,一日未能與市民妥善溝通,政府即使派再多的錢,也注定有弱勢被遺漏;欠缺明確罰則,消費者不受保障,即使大量金錢進入消費市場,市民也注定不滿;不了解各群體的特性,即使好意地用「以工代賑」代替派錢,從業員也注定未能受惠,政府也注定在派錢與不派錢中顯得進退失據。

澳門電影政策的幻想

#085 派錢的哲學論盡紙本

文:何家政

時間:2020年06月10日 21:21

(Photo by Felix Mooneeram on Unsplash)

在2019年4月份,感謝本土文化藝術雜誌《牛雜》邀請,寫了有關本土電影政策的感想《社團與電影政策現況及未來》1,當中聯想到文化政策、社團政策及產業政策的三環相扣,是因為當時想到了幾個問題:澳門有文化政策嗎?如果澳門的文化政策都與社團有關,那麼澳門有社團政策嗎?文化政策與社團政策是同一個政策嗎?再加上文化產業基金的存在,此基金不正是產業政策的代表嗎?因此當時就想:這三個政策是如何在澳門運作的呢?政府是否開始有意識到這三個政策的叠合呢?還是一切皆是我自己的幻想呢?在澳門談論「文化政策」其實是等同於談論「幻想」嗎?有時候我也搞不清楚。如果澳門在根本上沒有電影政策的話,何不自己幻想出來呢?反正幻想之所以為幻想,是因為幻想是注定不會實現、與現實無關,也就無傷大雅。

在澳門進行文化藝術活動,向來都被認為是業餘興趣,在業餘時間裡的參與,二十多年前(上世紀九十年代),許多父母並不理解,甚至把子女全職參與藝文社團污名化為「游手好閒」。但今天參與文化藝術則被視為「文化創意產業」的一員,大眾開始理解文化藝術可以是一個「行業」,政府也已經把文化藝術活動作為宣傳澳門都市文化品牌的工具,因而讓文化藝術獲得正名(相對於「游手好閒」的污名化),「產業化」正是讓大眾能夠理解文化藝術的其中一個切入點。能否說:從游手好閒到文創產業的觀念轉變是一種「進步」?對於文化藝術的商品化、產業化、消費性的理解,其在政治和經濟上的合法性和正當性來自哪裡?

博彩業向來都是本澳的經濟支柱,相信許多人都曾幻想澳門可以有更多元化的行業,澳門與香港這兩個城市在中央政府心中有各自的功能定位,「經濟適度多元」是中央政府對澳門未來發展的期待與想象,因此澳門政府也就必須要有所行動,「文化藝術產業化」這個定位正能夠配合中央政府的期待,以及作為一種工具理性的運用,也就是經濟利益極大化的經濟工具思維,「經濟適度多元」便由想象變為一個可被實現的理想,由《2018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統計指標體系分析報告》2之中,可看到澳門正在穩定進步、平穩多元,但從中也反映了博彩業仍然佔據50%左右,證明澳門仍有許多進步空間。澳門現時仍然屬於經濟結構簡單、社會與政治結構超穩定狀態,市民對政治活動不太感興趣,與香港大相逕庭,澳門正處於社會和諧的超穩定結構中。

製作成本越高即意味著需要越大的市場才能回收成本,高成本製作極需要跨國界的全球性市場,而中小型製作可以在地區性的中小型市場收回成本,以製作成本角度來看,澳門的電影製作屬於小型製作,即屬於「獨立電影」的製作規模,獨立電影可以很商業,亦可以是很藝術,或兩者混合,獨立電影亦可在中小型的地區性市場中回收成本。世界各國都極力地進行著電影的產業化和商品化行為,但世界各國的電影政策都或多或少在對抗美國荷里活,都在保障自身電影市場,避開美國電影的正面進攻,受到法國「文化例外」的啟發,堅持影視產品是文化產品,非一般商品交易,韓國及中國都把電影作為「文化例外」的文化產品。因此澳門電影政策的其中一個焦點,即是在兩岸四地之間,在獨立電影作為文化產品中,澳門如何發揮關鍵作用?如何把澳門的獨立電影作為文化產品進入兩岸四地同屬華語地區的電影市場之中?

由於澳門的經濟結構簡單,政治和社會超穩定,市民不太關心政治活動,正是這個超穩定的社會氛圍,可以讓澳門成為兩岸四地獨立電影的集中地,部分在中國不能發行的獨立電影亦可引入澳門,反正澳門人本來就不關心政治,是最安全的,同時與德國柏林影展直接合作,在澳門開辦一個柏林影展的子品牌:「柏林影展兩岸四地獨立電影節」及頒授獨立電影獎項,匯聚兩岸四地的獨立電影在澳門,並透過柏林影展的品牌推銷到歐洲,接上歐洲的獨立電影市場;把兩岸四地的獨立電影集中在澳門,作為文化產品出口到歐洲,並利用澳門與葡語國家的合作優勢,進一步作為兩岸四地與世界之間的獨立電影交匯點。澳門就能創造出「影展與電影市場差異性」,澳門人的政治冷漠正是一項優勢,即使在中國被認為敏感的獨立電影都可以來澳門參展,澳門市民也不太會關心的。澳門的電影本來就屬於獨立電影規模,更可以藉此參展,進而獲得發展機會。

不管什麼貓,能捉到老鼠的就是好貓,即使題材敏感的獨立電影,亦會有市場的,這正是經濟利益極大化的工具理性思維,澳門電影的政策正是要明確知道自己的發展方向,一般意義上的商業電影發展適合澳門嗎?還是可以另闢蹊徑發展獨立電影市場的可能性?有了方向,才能進一步規劃政策來配合。我小時候很喜歡「打機」(電子遊戲),那時候總幻想如果能以「打機」成為職業有多好;曾幾何時許多澳門人都幻想可以更多元的行業;澳門電影政策的可能性可以有多少個方向?大家不妨也幻想一下,反正又無傷大雅。

1. 《牛雜》(OX MAGAZINE)第二十期:《社團與電影政策現況及未來》作者:何家政,https://oxmagazine521.wixsite.com/oxmagazine/single-post/2019/04/20/社團與電影政策現況及未來
2. 《2018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統計指標體系分析報告》來源:統計局網站,https://www.dsec.gov.mo/getAttachment/81f8fd76-b4f7-40ec-bccd-45f7b4458997/C_SIED_PUB_2018_Y.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