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永逸:消費卡計劃欠清晰論述

085 派錢的哲學 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20年06月10日 21:21

消費卡計劃作為紓困措施之一,實行以來出現的眾多爭議。公共行政學余永逸認為,原因之一與消費卡計劃的論述不夠清晰有關,而與市民就政策溝通過去多年來都是特區政府的弱點。傳新澳門協會副理事長甄慶悅亦認為,政府公布的數據要更細緻,讓公眾可更全面了解措施。

余永逸:措施原意溝通欠清晰 

在余永逸看來,政府在消費卡的進退失據源自其虛弱的政策論述。「從媒體訪問市民的報道,會發現市民對消費卡的着眼點是『紓解我的困境』。 但消費卡最主要的目的不是紓解市民的困境,因為如果是,我們應有針對性——哪些市民有困境才幫助。像我們這些,有三千元和沒有三千元分別不會很大。所以消費卡不完全是解決困境,它是用來解決中小企面對的困難,希望帶動本地的消費,幫助本地中小企。 」「當然紓解民困某部分是能做到,但重點在於:幫助中小企才能維持經濟發展的水平。我們要有這種論述,而澳門政府最弱的一環就是這個。 」

消費卡計劃作為紓困措施之一,實行以來出現的眾多爭議。公共行政學余永逸認為,原因之一與消費卡計劃的論述不夠清晰有關,而與市民就政策溝通過去多年來都是特區政府的弱點。

消費卡計劃作為紓困措施之一,實行以來出現的眾多爭議。公共行政學余永逸認為,原因之一與消費卡計劃的論述不夠清晰有關,而與市民就政策溝通過去多年來都是特區政府的弱點。

「我不是說這事錯,而是在技術層面不清晰。全世界做這措施是為幫助中小企度過困境——這才是重點,但這重點帶不出來。你見一般民眾還在說:幫唔到,一般超市還在加價。 」

他坦言,這種論述並非易事,亦是特區政府過去二十年的弱項。「澳門特區政府技術層面的工作做得不差,這是要肯定的,但問題是論述的部分做不來。政府的大腦沒有這部分的功能——抛一個政策出來,公眾會從自己的角度思考,而政府沒法連結公眾的想法,且有足夠的論述令公眾明白、知道這政策是重要的。我們最弱就是這一環。 」

公共行政學者余永逸。

公共行政學者余永逸。

余指,政策溝通並非「順應民意」就好,而是要看溝通的互動過程是否理性。「過去二十年澳門特區政府都是這樣。政府提出政策,而這政策會帶來政治上的討論,或甚至去到政治動員。在這過程中,多人支持政府、政府有足夠動員,政府就會做。但當政府發覺他沒法說服市民,或沒法有一個很強的政治動員去壓低反對聲音,他就不做。這不是真正的溝通,而是所謂政治的遊戲、政治的動員。如純粹從政策制度的過程看,這不是一個理性的過程,純粹是政治動員得出來的結果。 」而隨着網絡已成為市民生活重要的一部分,政府如何在網絡空間與網民互動溝通也成為一門學問。余永逸認為,如果政府不清晰自己想傳遞的訊息主軸,即使在網上有渠道與載體,這溝通也不會見效,而如果政府不改善,類似情況在未來將會持續。

「政府在處理技術問題上真的不差,但去到人與人之間的聯繫,那種溝通、互動,是弱的,這個我們必須要承認。所以要改。這是很難做的。一個政府官員要有這樣的能耐,起碼要五至十年的培訓。所以現在還在說服務承諾、還在說服務型政府,即我們政府的能力未來五至十年都還是這樣的水平。還看不出這問題,我們還會再蹉跎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