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論】在中美角力與香港危機隙縫中的澳門

來論

文:澳門大學政府與行政學系副教授 余永逸

時間:2020年06月4日 13:13

美國總統特朗普自2017年上任後,就開始對中國展開貿易戰,中美關係可以說從中美建交發展至戰策性伙伴關係後走回到美方圍堵中國的方向。另一方面,香港的反送中運動自去年展開後,情況並沒有改善,相反正在邁向「攬炒」的發展方向,當北京提出要為香港特區立國安法時,美國就指責香港已失去高度自治,並考慮取消香港的特殊關稅區的地位。

在珠江口西面中國的另一特別行政區澳門,就好像旁觀者般,看著東面一海之隔香港,看似中美在香港的角力和香港的抗爭運動完全與澳門社會無關一樣。
回看中國近年的發展和中美的貿易戰,實際上澳門社會不論是直接或間接都一定會受到很大的影響。眾所周知,澳門的博彩旅遊業都是以內地市場為主。今年兩會期間,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並沒有如過去般為今年中國的經濟增長定下目標,一般都相信在新冠病毒疫情及中美的緊張關係下,中國的經濟增長將無可避免放慢,甚或是負增長。加上近年中央政府正不斷收緊外滙的流出,在經濟下行的壓力下,可能會加大力度收緊外滙流出,這都影響內地旅客到澳門旅遊和賭博。短期而言,澳門的博彩旅遊業不依靠內地市場,還可以找什麼市場作替代呢?

訂閱每月紙本

另一方面,當香港的反送中運動演化為攬炒的情況,美國真的制裁中國和香港,澳門真的能獨善其身嗎?當美國取消香港的特殊關稅區地位時,澳門作為一個獨立於中國市場的關稅區地位會否受影響?更甚的是,若美國真的展開金融制裁香港,不讓港元自由對換美元,這對澳門有什麼影響呢?大家必須留意,澳門賭場和樓市都是用港元作交易,美國對香港的金融制裁對澳門的兩大經濟命脈有何影響呢?這又會對澳門居民的日常生活有何影響呢?

實際上,澳門並不是中美角力和香港機危的旁觀者,而是一個可能的受害者,用網民的術語作比喻,就是躺著也中槍。問題只是受影響的程度而已。從澳門特區政府的運作層面看,稅收很大可能會減少,尤是博彩收入方面。根據澳門政府2019財政年度的收支情況,實際收入為1335億(博彩稅收預算為982億),實際開支為821億,有514億盈餘。若未來澳門面對經濟衰退,政府的稅收減少,但若減少幅度不多於2019年收入的40%,理應不會對澳門政府的財政帶來太大的壓力。但值得留意的是,由於新冠病毒疫情對澳門經濟的影響,博彩收入大跌九成,政府還需要加大開資援助私人企業及居民的生活,並需要動用財政儲備。若未來大環境的改變真的如新冠病毒疫情所帶來的衝擊一樣大,並維持一段較長的時間,這將為澳門政府帶來更大的財政壓力。

更重要的是,面對經濟下行,澳門居民和商界更期望特區政府能提供財政援助,進一步加大澳門政府的財政壓力。若澳門政府在財政未能滿足社會的期望時,民眾會否對特區政府的施政表現有更高的要求,這會否為特區政府管治帶來問題。過去十多年,澳門社會已習慣要需求政府不斷增加社會福利派發,當特區政府財政能力無法回應社會需要的時候,群眾會否衝擊特區政府的管治呢? 過去筆者最擔心的就是這個情況,這亦是我一直反對單以現金分享和其他福利措施,以換取社會穩定。

網絡廣告套餐特惠中

另一方面,國內經濟走下坡及中美博奕走入白熱化階段的時候,美資賭場是否還會留在澳門呢?當2017年特朗普上台後向中國開打貿易戰,筆者就開始就澳門美資賭場去留問題提出疑問,擔心他們會成為中美談判的籌碼,到今天中美相方的角力加劇,使美資博場留澳的風險加大,加上博彩市場的萎縮,美資賭場的去留更值得關注。澳門社會不應單純認為澳門博彩市場是穩健的,賭場是一門必賺的生意,又忽視國際關係所延伸的企業風險問題。若在香港的美資真的準備撤離香港,澳門的美資賭場離開也不是出奇的事。更重要的是,若美資賭場真的要離用,那麼澳門的博彩市場會是一個什麼景象的環境呢?這裡我不是說美資的撤出會為澳門博彩業帶來巨大的影響,他們的離開可以是因為本地政治經濟環境變化而使企業風險上升到一個他們不能承受的程度而決定離開。值得留意的是,金沙集團已放棄競投日本的賭場計劃,而另一美資美高梅亦延遟提交其在大阪府的綜合博彩渡假村項目劃計,這都可能反映美資賭場對亞洲區內博彩市場的信心問題。

在個人層面方面,若美國對香港進行金融制裁,甚至是禁止港幣與美元自由對換,對澳門的經濟民生會帶來巨大的影響力,澳門居民的金融投資項目(如退休基金計劃)會否受到影響。大家必須要知道澳門幣是與港元掛鈎的,而澳門政府的儲備大多是港元。若港元不能自由對換外幣,澳門幣亦不能自由對換外幣,對澳門的對外貿易(這包括供應澳門的外國產品的輸入)以及澳門居民出外旅遊都會做成巨大影響。賭客還願意到澳門賭錢嗎?澳門的賭場是以澳門幣還是人民幣作為對換籌碼之用?

在此,筆者不是在危言聳聽,而是希望澳門社會不要視澳門只是中美角力與香港危機中的「花生友」,而要居安思危,危機已越來越近,澳門社會和政府必須要做好準備面對這場危機,也要有足夠的心理準備,在危機到來的時候,需要面對一段艱難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