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新聞檔案來論

【來論】助澳門抗疫,捨六大博企其誰嗎?

「武漢肺炎」新聞檔案來論

文:三點水

時間:2020年04月8日 11:11

用於隔離的京都酒店清空了,麗景灣藝術酒店也清空了。政府表示,兩間酒店完成消毒清潔後將不再作為醫學觀察指定酒店。也對。第12間醫學觀察指定酒店喜來登酒店有多達四千間客房。記得新聞稿提到,該區域「已經預留2,000個房間」(即一半),「政府先使用500個房間作隔離醫學觀察用途,之後,視乎需要再作調整。」。短時間內,估計夠用了。這個,澳門人也會「看在眼裡,記在心裡」嗎?

猶記得3月24日賀特首曾在記者會上直言,對於六大博企不願意租出酒店作醫學觀察,深感失望。3月28日政府便宣佈喜來登酒店成爲第12間醫學隔離的酒店,也是首間位處大型綜合體的醫觀酒店。特首金口一開,短短四日即有改變,澳門人對特首的表現當然拍爛手掌,但對博企大約只是嗤之以鼻:「唔畀人話下都唔自覺。」

社會責任無邊界?

澳門政府呼籲博企負起社會責任這一舉可謂是一呼百應——呼的是政府,應的是市民,負責的是博企。誠然,企業應該負起社會責任,猶如「助人為樂」一樣的真理,然而,「社會責任」一詞泛指企業為公衆利益而做出超越法律明確要求的舉動,定義廣泛,沒有明確界限。政府爲市民爭取福利,固然是好事,只是澳門政府要求私人企業的社會責任界限在何、澳門政府對市場干預的界限在何,手法在何,也有待各界討論。

隔離酒店標準跳動

是次事件上,政府是否前後標準不一也有被「看在眼裡」。猶記得政府在3月21日例行記者會表示,隔離酒店的基本條件包括酒店需要獨棟、不能與大型商場或娛樂場連接,也需要酒店同意。然而,賀特首於24日的記者會上表示,如果能找到一間擁有3,000間房的大型酒店,能更方便政府管理。賀特首提出的要求,只有大型綜合體酒店能符合,但大型綜合體酒店並非獨棟,且與娛樂場及大型商場相連,這與先前公開的標準相差甚遠。事實上,政府自己3月28日的新聞稿也提到:喜來登大酒店為群樓式的大型酒店,且與商場、餐廳及其他酒店等相連,故在選定其為指定酒店前,旅遊局與衛生局的代表及工程人員到場檢視各方面條件,包括通風系統等。

就此,究竟大型酒店是否適合用作醫觀,似乎只有「酒店是否願意」這一項。市民既不能用政府自己發佈的多項具體標準衡量,公眾也無法知曉博企早前一直未有首肯的理由:是與酒店品牌的合約問題?是通風不符政府之前的規定?怕影響之後入住率?一切現都只能猜測了。另邊廂,法律上政府可以徵用綜合體酒店,但賀特首一方面表示隔離酒店目前搵無可搵,另一方面又表示不想走到合法徵用綜合體酒店那一步;一方面表示「社會責任還社會責任、賭牌還賭牌」,另一方面表示不排除將社會責任列入賭牌的合約當中。這樣一手鬆一手緊的,表面上很尊重博彩私人企業的自由,但實際上,有哪個博彩企業敢拿賭牌作賭注呢?

「賭牌」作「底牌」?

助澳門抗疫,是捨博企其誰嗎?政府也會用同樣手腕要求其他企業嗎?從博企與政府簽定的合同屬性來看,因爲是「行政合同」,政府具有更多主導權。而對於其他企業,政府未必有此「工具」。但必須要指出的是,澳門的企業除了大型博企和小型私企,也有不少其他大企業。地產界、工程界、飲食界……立法議員中也有不少人從商。正如特首所言,什麼叫社會責任?不是在幾張報紙做做宣傳就是社會責任,不是送少少東西就是社會責任,而是當社會出現問題時,要共同面對和承擔。當前的社會問題,短期的有失業率急劇增高,長遠的社會人口超老齡化、垃圾量不斷增加等,恆常的則會恪守義務。政府有能耐要求民間非博彩行業的私人企業增加工作崗位、保證員工福利、支持環保嗎?民間還會一呼百應嗎?民間還會允許澳門政府插手自由市場嗎?私人企業社會責任的界限還會像今天一樣模糊嗎?這個,澳門人當然也會放長雙眼地「看在眼裡,記在心裡」。

論責任 政府更應盡職

在今次全球的疫情中,自由市場、政府權力與社會責任之間的關係亦有不少討論,上述角色之間的博弈顯然也不會止息,日後大約還會增生不少拉扯,需要公眾的留意與發聲。金句當然很吸睛,但在欣賞金句之餘也要把目光放在社會方方面面,是澳門人需要記在心裡的事,尤其是,相比起是私人企業的博企,身爲公共責任承擔者的政府更應盡職。這不單止防疫抗疫,還有社會治理。最近審計署提出多份《歷年審計報告的跟進》,政府如何跟進也是公眾關注之事。賀特首早在參選時的政綱倡議要强化官員問責。願這「有問有責」的澳門政府指日可待。

(來論照登,僅代表來稿人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