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論
共築發聲平台,歡迎不同意見互相理性交鋒。此欄文章的觀點均來自作者,並不代表本網立場。編輯部保留對所有稿件的篩選權利。

【來函照登】一群教青局內部職員的公開心聲

來論

文:論盡編輯組

時間:2020年04月6日 15:15

(編按:本文不代表本媒立場)

審計署的審計報告除對教青局的《持續進修發展計劃》進行了跟進性審計外,同時也對《對私立學校財政資助的監察》作了跟進性審計。表面上,教青局已作出了改善,但實際上還存在諸多的問題!從當局回應審計報告上不難看到,當局只表示認同持續進修發展計劃的報告,但並沒有認同學校資助的審計結果,原因是局方「最高領導」是這份《對私立學校財政資助的監察》跟進性審計報告當中的主要利害人,讓外界的人士覺得已進行了「刮骨療傷」,其實是避重就輕,將問題隱藏得更深。基於有前同事的公開信得到市民的支持及鼓勵,激發了我們這群教青局在職的人員維護市民大眾利益的想法,因此,希望再透過這途徑能讓廣大的澳門市民進一步了解教青局更多的管理問題,同時也反映一下我們內部同事的實際心聲:

1.「教育發展基金」的利益錯綜複雜,容易造就「機會主義者」

局方某「最高領導」的履歷顯示:曾於回歸前起擔任高美士中葡中學教師和前教育暨青年司學校督導員及回歸後改稱的教育暨青年局的學校督導協調員,再被委任為社會文化司司長辦公室顧問,再調任教青局副局長及升任局長等職務。不難看出,他一直從事教育相關工作和參與學校資助的主管及監察工作。而2006年出台的《非高等教育制度綱要法》及翌年訂定的《教育發展基金制度》,相信他也十分清楚資助的各種利弊及存在的問題!如在2015年審計署對《對私立學校財政資助的監察》審計報告中已提出了多個資助和收費等問題,為何一直沒有解決,直至2017年才有改善,看似是時任的梁局長監管不力,但實為他這名徹徹底底的機會主義者,利用職務之便,為自己謀取最大的政治利益,為日後到達權力的頂端而所精心鋪設的道路。又如教青局回應本年度審計報告時説,表示認同持續進修發展計劃,並沒有認同學校督導方面的審計結果,正因為報告當中提及學校沒有退款資料提供的年份為2007/2008、2008/2009、2009/2010學年,這些都是他任學校督導協調員之年,即由他主力負責監管。為何學校這幾年沒有資料提供?箇中原因實在耐人尋味!

2.深諳「潛規則」,更善於待價而沽

是次教發基金的審計跟進報告指出「教青局進行了改善和優化學校會計賬目審查工作指引,並按工作指引對56間學校,262項收費等進行核賬」,同時也指出「2010/2011 至 2012/2013 學年中有 26 項應免除費用需要退款。就上述費用,教青局表示已要求學校退款,當中已完成處理 3 項退款, 而餘下 23 項個案未能完全退回的原因,是有關費用多為新生入學時的入學工本費、 考試工本費和報名費。」這般亮麗的政績為何不作大事宣揚?不符合「最高領導」的個性!事實是部分學校不可能嚴格配合該指引,「最高領導」更為他們開啟綠燈,核實相關情況只透過電話作口頭了解,一律均屬給予學校的意見及建議, 並沒有硬性規定學校必須遵從,大開方便之門。究其原因,他豈不知「水清則無魚」之理?!教發基金資助小組的每一位審計人員都深明這部分為灰色收入,留作學校不時之需,而該審計小組亦為教青局內部編制,直接對「最高領導」負責,目的是為方便他對學校的控制和「配合」他的各項工作。因此,內部審計小組的著力輕重就成為與學校作等價交換的最有效「枷鎖」,有關「不明單據」、「膳食費」、「書簿文具費」等增加學校「收入」的審計工作便順理成章地避重就輕,所以,除2010至2013學年外,就有了其餘學年一律既往不咎的「心領神會」。如果全按照審計建議來執行,恐怕只有少數學校經得起審核,那就等同於「揮刀自宮」,再沒有學校給予他半點支持。

3.生性好大喜功,不務正業,不斷搞分享會為自己做勢

2019年行政長官換屆選舉,大家都深知新一屆政府各司級部門負責人的任命將會有大變化。就在過去的一年時間裡,「最高領導」不斷利用其人脈關係高調透過內地有份量的媒體,為其製作多個個人專訪,更大鑼大鼓組織多場教師分享會,號召全澳教師出席他主持的講座,甚至邀請中聯辦、社文司轄下其他部門的主管人員出席,美其名為與教育同工分享教育的挑戰和使命,但其唯一目的是要向教師及相關人士展示自己為教育專家,以鞏固自己在教育工作方面的地位,除避免換屆後被「出局」的疑慮外,甚至癡想有機會被任命為司長之職。關於分享會方面,教青局的同事除忙著處理局內的日常工作外,還要為籌辦其個人展示活動進行各項事務的張羅及組織,導致常常超時工作,並需要費盡唇舌游說不同學校的老師積極參與,更要忍受多場乏味的演講。大部分曾出席分享會的教師表示主題及內容虛無,沒有重點,凸顯其專業能力不高,思考出現謬誤。其實教師分享會的出席者都不是自願出席,很多公校教師和教青局同事都被迫出席,凡不出席者都被上級問話。事實上,「最高領導」能花多些時間專注處理局內事務管理及盡職審查方面,一年的時間足以改善目前諸多不足,但整整一年裡卻浪費在個人的宣傳上,目的為何?相信這個不用言喻了吧!

我們是一群卑微弱勢的公務人員,希望能透過有關途徑再次發聲,詳細剖析教青局的各種內部問題及人事辛酸,更希望該局的監督實體能撥亂反正,讓教青局重回作育英才之正途 ,謝謝。

一群教青局在職同事
2020年04月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