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 上醫醫未病論盡紙本
中醫經典《千金要方》有云:「上醫醫未病之病,中醫醫欲病之病,下醫醫已病之病。」所謂「治未病」就是能先洞見問題,採取預防性措施,減低發病或病情轉變的風險。這話放在今次「武漢肺炎」疫情以及社會治理,似乎亦然。 社會對澳門政府的各項措施的實行力度有褒有貶:限制人流是否夠辣?是否及時?口罩質素是否達標?能否收預防之效?但普遍認同今屆政府的效率較上屆政府大有改善。同時亦見政府的安排不斷微調:例如在網上實時公開口罩存量、及後電視台直播例行記者會時加設手語翻譯等。雖非首日開始這些措施即已就緒,但亦見特區政府的意識中仍記得要照顧不同群體的需要,亦在這些方面具備條件與能力。

氣候災難,都市生態學者梁志文怎麼看?

082 上醫醫未病論盡紙本

文:大蔥

時間:2020年03月2日 10:10

Photo by Matt Howard on Unsplash

Photo by Matt Howard on Unsplash

剛剛過去的2019年是有史以來第二熱的一年,僅次於2016年所創下的紀錄。我們也可以明顯感覺到今年的冬天暖得不同尋常,而這樣的溫暖似乎在近年來非常常見,澳洲的山火也引起了世人關注。非同尋常的規模,讓幾億動物居民罹難,成為社交媒體上人們爭相表達擔憂的議題。我們知道第六次物種大滅絕正在發生。正在香港大學攻讀博士、發現了澳門細蟻等多個新物種的「蟻俠」梁志文就認為,澳門的生態、動物居民的情況亦正受全球暖化影響,又直言:「人類有責任維護生態平衡!」

氣候變化亦影響昆蟲 
牽連動物生態鏈

「根據資料,今年的冬天只有12天,少得很離譜,對昆蟲的影響是肯定的。」梁志文指,目前在政府支持下研究,發現山林的物種,特別是居住在泥土和落植層的昆蟲都不太耐熱。「根據目前數據了解,牠們最適合生存的溫度也是30度以下,所以當這些物種被波及,整個生態系統的食物鏈就會被崩解。」

志文認為,全球暖化影響的是所有的物種,除非這些物種能在短短的時間適應這個變化。「因為舉例來講,冬季來澳門過冬的候鳥,主要的食物就是昆蟲。而溫度影響昆蟲出沒的時間,也就是說夏天的昆蟲會在這一年的冬天出現。但是那些冬季的候鳥是不會吃夏季的昆蟲的,就會影響到冬季的候鳥能否吃飽,它們的生存度也會受到影響。」

市政署長期有野外的鳥類調查,並在網站上公佈部分數據。按資料顯示,候鳥數量也有下跌,而2017的遷徙鳥(包括冬候鳥、夏候鳥和遷徙過境鳥)有95種,2018年則下降到69種。不過,未見有就數據作進一步公開分析。

全球熱浪 澳門山火風險升

另外,氣溫上升除影響動物生態,也同時令山火的風險增加,外國如是,澳門亦然。「睇全球山火的情況(南美、澳洲),基本上全球都因為熱浪和乾燥導致山火時常發生。我有觀察到澳門的森林狀況,目前是在變差。你會看到目前澳門山林的乾燥情況和溫度都有所上升,易觸發山火。」

他表示,在全球暖化和熱浪衝擊的情況下,希望不要對森林系統作太多變更,否則可能會弄巧反拙。「依目前觀察,原本受樹木保育的地表很多都變得乾燥。雖然那些樹木可能是需要更換的樹種,但熱浪的沖擊是無法預計。我們可以減少更替樹種,要依照全球和氣候狀況治理澳門山林和自然區域。」

針對目前很多市民去山中取山水的現象,梁志文表示擔憂,他呼籲市民不要任意取用山水。「當水體消失,山火更易形成。」市政署發現的新物種溪蟹、鳯尾蘚也必然會受到影響,「澳門的生態都被城市所隔離和破碎化,一旦山火,生物多樣性就可能全滅。」

取山水人眾多,梁志文呼籲勿取。

取山水人眾多,梁志文呼籲勿取。

城市設計應兼顧綠化 
永續發展

而對於澳門的生態情況,志文認為是失衡:「全球人口密度最高,都市綠化面積甚少。」「都市的棲地因為人而出現。由於並非自然的生態,所以自然生物和地球的氣候平衡無法與這類棲地相容。我們都市生態學家就是提供建議,設計對地球最好和研究理想的都市設計。」

他舉例指,新加坡十分重視都市綠化面積,又表示都市綠化面積可以減少人類產生二氧化碳和汽車電器產熱的影響,可是澳門頂層綠化面積不到1%,增加頂層綠化,應當是澳門城市發展的一個方向。「澳門在發展的同時如果沒有考量可持續性,影響的不是只有澳門,而是作為全球人口密度最高的模範。」

「這是我們都市生態學家提的建議,希望澳門在設計生態城市方面多聽專家建議。」

「人類是當然有責任維護生態平衡。全球有超過一半以上的生態系統都被人類所改變。如果我們再不負起『平衡的責任』,我們也會受影響,甚至滅亡。氣候問題是必然存在,相信這問題也是各國各城市所存,希望他們會正視!」

澳門的都市生態學者,發現了澳門細蟻等多個新物種的梁志文。

澳門的都市生態學者,發現了澳門細蟻等多個新物種的梁志文。

後記:

澳洲政府射殺10000頭駱駝,生態學者梁志文覺得……

「其實很矛盾的,在人性和理性角度上看,我問問大家想不想樹熊和袋鼠能留下來,如果想的話就應該把原生地在西亞的駱駝移除。駱駝是澳洲被殖民時期帶來的物種,而這些駱駝可以說是適應乾旱能力十分強的物種,可以和袋鼠的食物都吃光光和影響樹熊的主食樹木的數量。

保育是以原生種為優先考量,而且不移除駱駝是不能保育樹熊和袋鼠。媒體應散佈相關生態知識,不要單單從駱駝的角度考量,也要理樹熊和袋鼠的感受。」

為何不把駱駝送回原生地?志文說,「我也有考慮過把駱駝送回原生地,但會造成基因污染問題,令物種掉進滅絕旋渦。澳洲的駱駝可以被視為非原生族群,所以澳洲政府之舉是有很多考量的。」

作為昆蟲學者,志文也有小小的自豪部份。「目前澳門做得最好是澳門研究中心的昆蟲資料,網上和實驗標本都是透明和可以檢視。」

作為昆蟲學者,志文也有小小的自豪部份。「目前澳門做得最好是澳門研究中心的昆蟲資料,網上和實驗標本都是透明和可以檢視。」